2012/10/28

回阿色

對啊實際上KO就個……………自我中心的小廢物,但至少我知道他在意Breaky,至少知道他有關心best friend的能力,這樣就夠了。
他之於其他人我也不能強求什麼,本來反派陣營在動畫裡,角色間的感情向來就不會刻畫太深,KO在The Human Factor裡的反應說實話我是挺出乎意料,他希望BD回來、真的會想替BD報仇什麼的,不過不能否認我一直期待有這類的描寫出現。畢竟這就是shipping發展出來的腦補能力what can I say。XD
我的情緒本來就大起大落,對於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也一樣,很容易開心也很容易傷心,只要把煩燥的事講出來就會好很多。
謝謝阿色QvQ

回覆

泥到底是誰?我也愛泥!♥

2012/10/27

【TFP】Counseling(KO&DW)

  「噢、你醒了。」
  Dreadwing睜開眼,看見Knock Out坐在一旁笑著看他。
  「你傷得太重,還得經過兩三次手術才能完全修復傷口,但你的身體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
  「你不該醫治我的。」
  Dreadwing想把生命維持器拔掉,Knock Out把他的手輕輕地拍開。前者瞪他一眼,突然發現Knock Out的表情變得很嚴肅,但眼神帶著安撫。
  「別讓我白費功夫喔,我可是拼了命才把你救回來的。」
  「……Megatron命令你這麼做的嗎?」
  「我要求的。」Knock Out坐回椅子上,看見Dreadwing一副了然於心的神情,「但他並沒反對。」
  「你沒必要這麼做。」Dreadwing倔強地看他。
  「怎麼會?」Knock Out不以為然地挑眉,「我們畢竟是朋友吧。而且我不希望你連點反省的機會都沒有。」
  「反省什麼?」Dreadwing嗤笑,「對Megatron的背叛舉動嗎?」
  「反省你試圖自殺的行為。」
  Dreadwing有些吃驚地看向Knock Out,幾秒後他蹙起眉頭,「我沒--」
  「I’ve been there, Dreadwing. 你會去挑釁Starscream,是因為你深知Megatron會攻擊你,是因為你希望用死亡來解決一切。」
  Dreadwing不發一語,他只是望著Knock OutKnock Out也凝視著他。
  「我試過,或許是運氣好,沒死成。」Knock Out低頭笑了笑,「當下覺得很痛苦,過了一陣子後才意識到自己有多荒唐。」
  「…………哪裡荒唐。」Dreadwing小聲地說,幾乎是喃喃自語,「漫無目的地活著才是荒唐。」
  「怎麼會沒有目的。」Knock Out微笑,「你和我都不希望最重要的人離開這個世界,同樣地,他們也絕不會希望我們放棄自己的生命。
  「所以我們必須好好活著,Dreadwing。我們不能讓他們失望。」


***

事到如今才在哭。This will never happen.

2012/10/19

回覆

>泥
應該跟湯上是同一位?XD
謝謝!>w<

【TFP】Courses of Treatment(KO/BD)

題目出自tumblr上的30 days of writing challenge,我怎麼可能有耐心寫30天呢哈哈XD


Beginning
  Breakdown died.

Accusation
  Knock Out連個能指責的對象也沒有。

Restless
  他甚至無法確定他是否真的死了。

Snowflake
  疾駛中,雪花打在他身上,化作細細小小的水珠,流逝。

Haze
  在濃霧裡他也不減慢速度,毅然決然的直行。

Flame
  他開始氣憤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Breakdown身上,
  氣憤自己為什麼不能乾脆地把這些拋諸腦後,
  氣憤自己的軟弱。

Formal
  Breakdown總習慣把工具整齊地擺好。
  Knock Out盯著那些東西,猛地打散推開揮下地板。
  兩三天後,他才一一撿回來,放回原來的位置,與原來毫無二致。

Companion
  他不要新的助手。
  他不要。

Move
  Knock Out started working alone.

Silver
  獨自修整機身和塗裝。

Prepared
  獨自準備治療必須的病歷及工具。

Knowledge
  他漸漸明白忙碌能使自己遺忘。

Denial
  曾有幾個人希望能與他談談。
  但他知道不會有什麼幫助。

Wind
  他依然維持兜風的習慣。打在身上的風似乎不再像之前那般刺骨。

Winter
  但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訊號在某日,卻突然開始閃爍。

Look
  可是Breakdown卻不是記憶中的模樣了。

Mad
  血跡、肉塊佈滿醫護室的解剖台及地板。
  除了痛苦的叫喊之外,詳細的過程他已經記不清了。

Tremble
  Breakdown失去光澤的光學鏡頭讓他不禁打了個哆嗦。
  他已經沒有理由說服自己Breakdown或許還在宇宙裡的某個角落活著。

Transformation
  Knock Out was all alone. Literally.

Order
  他主動要求Megatron外派他出任務,任何事。

Outside
  無法冷靜地待在Nemesis工作,他一心只想離開戰艦,離開擺放著Breakdown的地方。

Thousand
  看著那具機體他總是在CPU內構築太多太多喚回他的方法,即便他知道那全都是徒勞。

Diamond
  但他怎麼可能捨得把他扔掉。

Promise
  They once promised to each other that they would be together forever.

Letters
  就像字母構成單字構成句子般理所當然,說出誓言的當下Knock Out認為他們真的能在一起一輩子。毫無疑慮。

Thanks
  或許,他能找回Breakdown的機體就該感到些許慶幸。

Summer
  畢竟他們已經共渡了這麼多日子。
  一起快樂過、一起痛苦過。
  爭吵後和好、分手後復合。

Sunset
  Breakdown沒有離開,只是不是以原來的形式陪伴著他。

Simple
  愛是不會消逝的。

Future
  He will move on eventually.


***

寫到Summer時就開始哭。
標題的「療程」是對KO而言、也是對我而言。
什麼時候才能move on啊我?已經有點太久了。

2012/10/17

!!

新篇章的拍手感謝>_<
其實自己寫完覺得那篇並不討喜,但衝著最後那句話我還是必須po出來…
好想知道拍手的你或你們感想如何,害羞的話用anon模式也無所謂,Please?(小狗眼神)

2012/10/16

【TFP】Devastated(KO/BD with SS)


  很少人知道Breakdown已經恢復意識這件事。
  除了Knock Out之外,就只有Simon,以及幾天前才剛回到Nemesis上的Starscream
  Knock Out本來猶豫著是否該告訴Dreadwing,因為他始終對於Breakdown的遭遇頗為自責,但鑒於他對Megatron的高度忠誠,Knock Out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
  MegatronKnock Out最不願意讓他知道這件事的人。

  Breakdown最近幾天開始請求Knock Out讓他到艦上的其他地方透透氣,但Knock Out總是以他身體還沒完全康復這點作為理由搪塞,把Breakdown鎖在寢室內,連醫護室也不准去,三餐則由Simon去餐廳替他領取。
  Starscream本來不以為意,那兩個人對彼此的依賴性本來就到了有些異常的地步,至少在他眼裡看來是這樣。
  但這一兩天來,他開始覺得不太對勁。
  
  「有事嗎,Starscream?」Knock Out正在替Breakdown的右光學鏡頭做例行檢查,「你已經呆站在那裡十分鐘以上了。」
  「你要把Breakdown關在這裡多久?」
  Knock Out放下診斷儀,對於Starscream的用詞感到不以為然,「我不是說過了嗎?直到他機能完全恢復啊。」
  Starscream鬆開抱胸的手臂,朝Knock Out走了過來,「Come on. We all know he's perfectly fine.
  Knock Out什麼也沒說。Breakdown看著他,然後開口,「Commander Starscream, maybe you should leave--」
  「你知道你的行為有多不正常嗎?」Starscream忽視Breakdown,「你不可能把他關在這裡一輩子你知道嘛?」
  Breakdown蹙起眉困惑地望著Starscream,「What're you talking about?一旦我恢復健康,他就會讓我離開這裡了,對吧Knock Out?」
  「I--」
  「啊、當然啦!」Starscream刻意地打斷Knock Out,「你怎麼可能告訴Breakdown你要永遠把他跟小狗一樣拴在你身邊呢。」
  Knock Out猛地伸手掐住Starscream的脖子,手指的尖端陷進柔軟的管線壁。
  「Shut your mouth, Starscream, or I'll shut it for you.
  Starscream掙扎著把Knock Out掐著自己的手抓出了括痕,他硬是扯開一個扭曲的笑,「看看Breakdown現在的表情,他被你嚇壞了。」
  Knock Out聞言更是使勁,幾條管線被刺破,鮮藍色的能量液淌了出來。他終於放開他,Starscream往後退了兩三步,喘著氣看Knock Out,猖狂的笑容仍在。
  「I can't afford to lose him again, Scream.
  過了很久,Knock Out才緊咬著唇擠出這幾個字。
  然後Breakdown握住他的手。


***

我只是想讓KO講那句話結果這摸長。
而且比我想像中難寫,衝突感表現不出來
orz

2012/10/07

【TFP】Sad, Sad, Simon(Simon→BD,KO/BD?)

  今天Breakdown先生沒有出現。

  過去Simon總習慣在早晨六點鐘到餐廳領取能量塊,他會坐在靠近門邊的固定位置上,慢慢地、小口小口地吃。七點鐘一到,眼前的門就會刷地打開,Breakdown先生大步地踏進來,他總先看向Simon並爽朗地主動說聲「Morning」,Simon則會敬個禮,接著Breakdown先生才開始回應來自其他小兵們此起彼落的問候。

  Breakdown先生的笑容總能讓Simon開心上一整天。
  可是他今天卻沒有出現。
  「是任務的關係嗎?」Simon喃喃自語,把能量塊吃完,上工。
  
  第二天,Breakdown先生仍然沒有出現。
  第三天,還是沒有。
  第四天,沒有。
  第五天。
  第六天。
  一個星期過去了。
  Simon覺得不太對勁。他決定鼓起勇氣去問問Knock Out先生。

  「Breakdown?」
  Knock Out先生用困惑的眼神看著Simon誰啊,他想。Breakdown怎麼老是認識些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雜兵,嘛,他也沒記得任何一個就是了。
  「是的。」Simon盡可能地表達自己的迫切,無法做出表情實在是挺困擾的,「好久沒有見到Breakdown先生了,其他礦工和戰鬥兵似乎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實在是非不得已才來打擾您。」

  「他殉職了。」Knock Out先生簡短地說。

  Simon愣了一秒,才發現自己該快些離開。他混亂地道謝行禮,幾乎是跑著離開醫護室的。
  所以,以後再也看不到Breakdown先生了。Simon一面敲打著石塊,一面慢慢意識到這件事。

  Simon依然維持過去的習慣,六點向餐廳報到、緩慢地進食至七點,然後抬起頭,看著那扇再也不會於這個時間點敞開的門。
  失去了生命的重心,Simon考慮過自己是否該做個了結什麼的,反正沒有任何人會替他感到惋惜的。
  但他想起Breakdown先生在那個Autobot醫官闖進Decepticon礦坑時,立刻伸手護住Simon的動作,他知道自己不能輕易放棄生命。
  他絕不會辜負Breakdown先生的一番好意。


***

偶爾也要照顧一下我家Simon。

2012/10/05

回覆

>貝貝

嗚QQQQQQQ謝謝貝貝,愛妳Q///Q
我自己也覺得最後有點太催淚(掩面),本來是希望整篇都能溫馨可愛的。

2012/10/04

【TFP】Scrapes(BD/KO)


很久沒動的大學擬人。


  Breakdown忍著痛,牽著前輪撞得歪七扭八、外胎因此脫落的單車走在校園裡。三分鐘前,這輛車還完好無缺,突然鍊條毫無預警地鬆了,正好騎在下坡上的他煞車不及,就這麼撞到路旁的大花盆飛了出去,跌在草地上。幸好反應迅速,即時用手護住臉,但手臂也成了最嚴重的部位。
  跌出去的當下,四、五個女孩子突然湧了過來說要扶他去醫護室,Breakdown一面困惑地回想自己究竟認不認識這幾位女孩,一面站起身去牽車,勾出一個苦笑向女孩們婉拒。雖然讓女孩們露出失望的神情有點不好意思,但男人的尊嚴更重要些。
  總之,他現在正往宿舍的方向走去,膝蓋的擦傷上還卡著一些小石子讓他感到異常疼痛,只能緩慢地前進,同時得忍受眾多路人好奇或同情的眼神。
  籃球場映入眼簾時,Breakdown內心一陣歡欣,這代表宿舍不遠了。疼痛越發激烈,四肢都是,雙手已經快要牽不住單車了。他停下來,嘆口氣低下頭,覺得鼻子有點酸酸的。
  男人的尊嚴啊。見鬼。
  「嘿。」
  熟悉的聲音讓他起頭來,方才小小愉快的心情立刻灰飛湮滅。
  「Bulkhead。」他瞇起眼。所謂狹路相逢就是這樣吧該死。
  「哇、看看你。」Bulkhead咧嘴笑了起來,「沒見你這麼好看過。」
  「…………我沒有心情跟你鬧。」Breakdown白了個眼,牽著車繞過對方。
  「需不需要我幫你包紮啊?」Bulkhead不死心地繼續用幸災樂禍的語氣調侃他,「我可以打個漂亮的蝴蝶結,一定很襯你那副娘娘腔的嘴臉──」
  「閉上你他媽的狗嘴我說我沒有心情你沒長耳朵嗎!」
  這麼一吼倒真的讓Bulkhead說不出話了,他看著Breakdown的背影,重重嘆了口氣,追到他身旁搶過單車俐落地扛到肩上。
  「你吃錯藥喔。」Breakdown以一種說不清是尷尬或者害羞或者疑惑的神情盯著對方看。
  「吵死了。」Bulkhead不好意思地將臉撇向另一頭。
  他就這麼替他把單車扛回宿舍,一路上兩人半句話也沒說,只有最後的道謝和含糊不清的應聲。Breakdown看著Bulkhead離開的身影,決定明天再來煩惱之後該怎麼面對他。
  把單車丟回車庫後,他走進宿舍,踏上階梯。可是他越是接近房間就越是猶豫,他實在不想讓Knock Out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樣子,不過他現在也不可能有力氣去找校醫。Breakdown佇立在房門外,盯著門牌上的塗鴉看。他們開始交往後,Knock Out心血來潮在空白處畫了手牽著手的小熊和小貓。
  不想給他看到啊。唉。
  他就這麼呆站在那兒,直到門喀地打開。Starscream走了出來,看到滿身傷的Breakdown他瞪大眼睛。
  「你沒事吧!?」
  Knock Out從門邊探出頭來,露出和Starscream相同的表情。
  「摔車。」Breakdown簡略地解釋,不知道該看著Knock Out還是該看著Starscream還是該如何是好,只好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
  Knock Out突然噗嗤一笑,Starscream難以置信地瞪他一眼後,回過頭來拍拍Breakdown的肩,說了句保重就走掉了。
  Knock Out牽起Breakdown的手要他坐到床上,然後從床底抱出急救箱,替Breakdown清理傷口、上藥,動作迅速且溫柔,只是他依然止不住自己的笑意。
  「有這麼好笑嗎?」Breakdown終於忍不住抱怨,上了碘酒後,傷口傳來的刺痛令他不禁皺起眉頭。
  Knock Out沒有回話。他拿起繃帶繞啊繞,手臂、膝蓋、小腿,把Breakdown所有傷處都妥當地包紮好。
  「好了。」
  「謝謝。」
  Knock Out低下頭把急救箱塞回床下,然後他就這麼蹲在那。Breakdown歪頭看他,試圖找個能看見他臉的角度,Knock Out卻不停把臉別開。
  「你怎麼了?」Breakdown伸手拍拍Knock Out的頭,輕輕揉著他的髮絲。
  「…………………你以後要小心。」過了好久,Knock Out才抹抹眼睛,小聲地擠出這句話。
  所以說不想讓你看到啊。
  Breakdown彎下身子親親Knock Out的臉頰,向他保證自己絕不會再讓他擔心。


***

寫到最後不知怎麼的有點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