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9

感謝

最近這一兩個星期以來陸陸續續在各篇文章收到不少拍手,
謝謝拍手的你或你們,大家的支持是我的動力之一!
(其他部分的動力來源就是我發瘋管不住雙手的時候XD)

無足輕重

你意識到自己的個性徹底改變了,

過去你極力討好所有對你有利的人,如今你卻視他們為敝屣,
你很清楚自己已經令人厭惡。

But you didn't care. 

The truth was, after all these, you didn't care about anything anymore.
'Cause everything you cared about had gone with him.

2012/05/27

【TFP】Another Chance(KO/BD)

  「你在發光耶。」
  「嗯?」Breakdown低頭看看自己的雙手,其輪廓因為微弱的光亮而稍稍模糊,「真的耶。」
  Knock Out伸手想碰觸Breakdown的手,卻撲了個空。
  「在天堂待了很久的天使告訴我,實體化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辦到。」
  Knock Out看著垂頭喪氣的Breakdown,作勢擁抱他。碰不到又怎麼樣?這點小事根本不構成任何障礙。
  「能再看到Breakdown已經是,」他抬起頭對著Breakdown笑,他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發自內心地笑了,「全宇宙最令我開心的事。」
  Breakdown鬆了眉頭,恢復開懷的神情。Knock Out立刻把這個畫面存到永久記憶體裡。

  在Breakdown死後,Knock Out才意識到自己能夠犧牲一切只為了再次看到他的笑容;如今他根本什麼都還沒付出,Breakdown卻已拍拍翅膀來到自己面前。
  就像過去的每個時刻,當Knock Out呼喚Breakdown的名字,Breakdown一定會出現,不需要任何理由。

  「我必須回去了。」Breakdown望向天空,「我沒辦法在這裡待太久。」
  Knock Out任性地抓住Breakdown的手,當然又撲了個空,「你不能一直留在這裡嗎?I need you here.
  「上面有工作。大家都有工作。」Breakdown傷心地眨眨完好的雙眼,「但是只要Knock Out叫我,我就會下來。」
  「Really?
  「You have my word.


***

試著讓一切人事物都幸福快樂。
是說很百合吼?(欸)

2012/05/17

It's not healthy thinking about you every single day.
Not at all.
NO.

However, it's also not easy letting go.
Idiotic.

2012/05/12

【TFP】Make Him Proud(SQ/DW)


  SkyquakeDreadwing
  除了塗裝,在外貌上毫無二致的雙生兄弟,個性卻南轅北轍。
  前者急躁易怒、後者謹慎沉著。
  人們總對於這對兄弟的兩極化感到詫異及不解。
  外人不懂。
  外人無法理解離開Allspark的那刻起,就與對方共享火種的感受。
  事實上,巨大的反差讓他們意外地契合。

  內戰爆發後,Skyquake立刻宣誓效忠Megatron
  Dreadwing則感到困惑。
  「Lord Megatron會帶領我們建築嶄新的Cybertron,我相信他。」
  雙肩被Skyquake用力一拍,Dreadwing看見兄長眼中充滿喜悅和希望。
  於是他隨著兄長加入了Decepticon。毫不猶豫地。
  對Dreadwing來說,Skyquake的選擇永遠是正確的。

  Skyquake向來是積極、自主、領導型的角色,無論多麼危險的任務,他總是頭一個表示自己出征的意願。
  Dreadwing崇敬這樣的兄長,卻同時也,
  不由自主地討厭這樣的兄長。
  Decepticon的目標以及未來固然重要,犧牲小我在所難免。這些Dreadwing都明白。
  但不要是Skyquake,不可以是Skyquake
  好幾次他在Skyquake離開之前伸手拉住對方的臂膀,可「別去」二字卻怎樣也說不出口。
  他怎麼能讓兄長看到怯懦的自己?Skyquake向來厭惡軟弱之人。
  「我很快回來。」Skyquake總是拍拍Dreadwing的頭,開懷地笑。
  Dreadwing只能點頭,回以微笑。
  同時作好最壞的心理準備。

  戰火的蔓延讓Cybertron的能量所剩無幾,為了發掘更多可用資源,Skyquake被外派至某個十分偏僻的星球。
  簡單的任務,不過是搜尋能量,只是距離遙遠。
  Skyquake一派輕鬆,而Dreadwing也並不擔心,他甚至認為要求兄長負責這個任務實在有些大材小用。
  簡短地告別後,Skyquake領著他的小隊離去。
  殊不知這是兄弟倆的最後一次見面。

  流言說Skyquake的小隊全員喪生。
  他不信。
  Decepticon的許多人都勸Dreadwing別抱持無謂的冀望。
  他不理會。
  兄長的火種並沒有熄滅,Dreadwing很清楚,不論Skyquake身在何方,他絕對還活著。

  Dreadwing壓抑自己迫切地想去尋找Skyquake的衝動。
  一定沒有問題。他說服自己,哥哥是如此強悍。
  並開始依循兄長的腳步,
  扛下最艱難的任務、
  不久後哥哥就會回來,
  全心全意效力於Megatron
  必須讓他知道自己的能力,
  為了Decepticon能夠不顧一切、
  讓他知道即使沒有他在身邊,我也能有一番作為。
  無所畏懼。
  讓他感到驕傲。

  直到某日,Dreadwing突然再也感知不到Skyquake的火種。
  彷彿身子被鋸成兩半,卻還苟延殘喘。
  他望著荒蕪一片的Cybertron,感到驚慌,
  以及恐懼。
  一直以來支撐他堅持下去的力量就此消失得一乾二淨,然而他強迫自己尋找另一個生存的目的。
  不能軟弱、不能。
  即使事實如此,也一定要隱藏起來。
  永遠不能讓哥哥失望。
  Dreadwing決心要毀了Autobot


***

說說兄弟的故事。
I love them so much──
哥哥你怎麼不回來QQ

2012/05/11

回覆

>過激拍手的同學
謝謝你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2012/05/09

回覆

>ㄏㄏ
別哭喔喔喔喔寶貝QQQQQQQQQ(亂抱

2012/05/08

【TFP】Smile(BD/KO with DW)


  「失去Sparkmate的感覺是什麼?」
  Breakdown猶豫了許久,才對Dreadwing這麼問。Dreadwing聞言並沒有什麼反應,Breakdown歪頭看他,油然而生一股抱歉的情緒。
  「抱歉、當我沒──」
  「Empty.
  就在Breakdown想要收回問題時,Dreadwing用答案打斷了他。
  「以及傷心、痛苦、絕望。」他繼續說,輕描淡寫地,彷彿朗誦著某本心理學教科書,「但那些會過去,可是空虛始終存在。」
  Dreadwing依舊沒有太多外顯的情緒,一貫的平靜,然而Breakdown莫名感受得到Dreadwing正以他那被硬生生奪去半邊的火種哀悼著早已死去的兄長。
  那再也不可能完整的火種。
  「對不起。」Breakdown難過地說。後悔自己的輕率。
  Dreadwing只是搖搖頭回以一個微笑、一個看在Breakdown眼中乘載了滿滿的寂寞的微笑。
  令Breakdown明白一件事。
  我不能死。
  下定決心,反覆告誡自己。
  他不能讓Knock Out的臉上出現這種比淚水還令人痛心的笑容。


***

I dunno what I’m doing.

回覆

>Yihbey
嗚喔謝謝貝貝的安慰QQQQQQQQQQQQQQ
冒犯什麼的怎麼可能,開心都來不及!我會快快振作起來的,畢竟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笑)。
愛妳~

澈悟


從噗浪移來這裡,因為這個理解對我有很重要的意義。

過去我對「KO對BD的愛遠遠不及BD對KO的重視」的這個觀感,其實是對KO很大的誤會。
有BD陪在身旁的KO,其實已經盡了很大的力量讓自己表現得隨和、好相處。在BD面前,他始終保持微笑,因為他不想讓BD看到自己壞脾氣的一面。(至於對BD的任性則是一種撒嬌的表現)
他希望BD從自己身上得到快樂、幸福、以及所有正面的情緒。
他要BD知道,有他陪在一旁是令自己多麼開心的事。
所以KO其實很愛BD,而BD也很清楚這點。

但BD走了之後,KO就沒有理由繼續保持笑容了。

2012/05/07

【TFP】Without You(KO/BD)


  任務失敗的Knock Out經過Megatron的責備之後默默走回房間,拿出拋光和修補坑洞的工具開始整理儀容,從手腳等能夠輕易碰到的地方開始處理。最初這項工作是很簡單的,看到自己漸漸恢復漂亮的樣子,Knock Out心情終於平復了些。
  最後剩下背部。
  他拼命地試著搆到所有受傷的部位,但有道刮痕卻在他怎樣努力也碰不到的位置。他一氣之下將拋光機用力扔了出去,砸在牆壁上碎成了兩三塊最後落到地上。
  他瞪著那些碎片,終於理解一件事,

  沒有Breakdown,他什麼也辦不到。



 After being blaming by Megatron, Knock Out walked back to his room silently. He sat on the berth, picked up his polishing machine, and started buffering himself. As Knock Out saw his paint jobs gradually became as perfect as usual, he felt better a little bit.
 It was quite a simple job in the first place; however, the back was not so easy to reach.
 He attempted to get to every injured area, yet there was still one scratch he couldn’t even touch. No matter how hard he tried. In a rage, Knock Out threw the polishing machine into the wall. It broke into pieces and fell to the floor.
 He stared at those fragments and finally figured out one thing.

 Without Breakdown, there’s nothing he can do.


***

中翻英練習作。

2012/05/06

【TFP】Angel Is Watching You(BD/KO)

補個前因。


  變成天使的Breakdown拍拍翅膀回來,看到Knock Out隻身一人站在走廊上嚎啕大哭,他伸手想要將Knock Out抱住,但雙手卻穿過他,撲了個空。
  於是Breakdown慌張地試著呼喚Knock OutKnock Out卻根本聽不見。
  不知所措。
  Breakdown所能做的一切,只是責備再也無法安慰他的自己。


***

出自一個很私心的腦補。
BD是天使,偶爾會回來看KO但這個時間點下KO還看不見他。
BD需要經過一番努力才有辦法讓KO知道他的存在。

希望能成個系列。

【TFP】Please Don’t Be Mad(KO&Insecticon)

這噗算是前因。非CP,完全是主人寵物的相處模式。
另外蟲蟲的文法錯得很離譜是因為,他是蟲蟲嘛(毆)。由於他們不太講話的所以文法錯光也是在所難免XD



  Knock Out癱坐在椅子上,感覺背上那個還未修補起來的刮痕正在隱隱作痛。他試圖逼迫自己別去在意它,雖然成效並不怎麼樣;加上任務失敗的挫折感令他十分不愉快。過去他從來不在意這些的。
  思緒逐漸飄遠,恍惚之中他隱約聽見自動門開啟的聲響,但並無多心。直到某個物體輕碰了他的頭盔,他才回過身。
  結果被眼前的Insecticon嚇了一跳。
  「出去!」Knock Out尖銳地命令著,儘可能擺出他最憤怒的表情,「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巨大的Insecticon聞言瑟縮起來,發出嗚咽聲,但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Knock Out厭惡地打量著Insecticon,碎唸著『這些蟲子根本就不該上船來』之類云云,並揮揮手要Insecticon快點離開。
  Insecticon再次嗚咽了聲,嘗試靠近Knock Out,卻被避開。他喪氣地垂下頭,不知所措地看著Knock OutKnock Out更撇過頭去,不再理會對方。
  「Doctor……」
  Insecticon以懇求的語氣呼喚Knock Out,這令Knock Out稍稍地驚訝了一下,因為他們鮮少使用語言能力。
  可他依舊沒有回頭。
  「Me is sorry let Doctor get hurt in the mission.」費了很長的時間,Insecticon才組織出這整個句子,「Please don’t be mad.
  該死。Knock Out感到一陣強烈的自責,而他痛恨這種感覺,好像他成了不講情理的壞人,對可憐的小蟲頤指氣使。他抱起胸來,彷彿這樣做能夠壓抑自己的同情心。
  同時,Insecticon又傷心地嗚咽起來了。
  Knock Out突然覺得忍無可忍。
  「你哭什麼哭!」他拍桌起身,往Insecticon的方向走去,指著對方的臉怒吼,「如果不要我生氣的話,那下次任務就好好保護我啊!我不需要沒用的助手!」
  InsecticonKnock Out的舉動驚得發出微弱的叫聲,然後思考了好一陣子才明白Knock Out想表達的真正涵義。
  「Thank you, Doctor.
  他露出笑容,歡快地拍拍翅膀,然後給Knock Out一個大大的擁抱。
  「………………………No hug.


***

蟲蟲超可愛的QQQQQQQQQQQQQQ
KO不要再兇他了QQ

2012/05/01

【TFP】First Kiss(KODW)


  「總覺得,你對我的關心似乎太過頭了?」Knock Out偏頭,「即使以朋友的角度來看。」
  Dreadwing不明白。困惑地眨眨眼。認為自己的一切行為都很合理。
  「你喜歡我嗎?」
  「………你所謂的喜歡,定義是?」
  「你知道的,」Knock Out擺手,「愛情。」
  Dreadwing歪頭思考,「你是說,對哥哥抱持的那種心情?」
  Knock Out挑眉看著他,不太確定究竟該怎麼回應。他哪知道Dreadwing到底對他的兄長有沒有親人以上的感情,況且,真有的話還挺引人遐想的。
  只得相對無言。
  Knock Out糾結著是否該繼續這個話題,得不到答案的Dreadwing依然誠懇地望著對方。
  「那只好--」
  Knock Out示意Dreadwing傾身靠近,伸手輕挑他的下頜,親吻他。
  他猜想副官大概嚇傻了所以毫無反應,於是他退開。
  「你、呃?」
  「一個測試。」Knock Out淡淡地笑,「你感覺怎麼樣?」
  「………………不討厭?」Dreadwing突然覺得無法直視Knock Out的雙眼,一股微妙的害羞情緒在他的CPU中蔓延,「我不知道--」
  Knock Out看著對方慌張地把眼神別開,不禁會心一笑。
  「這種感覺,」他牽起Dreadwing的手,「就叫做喜歡。」


***

DW萌死人也。
順道一提他對哥哥確實是這種感情。但人死不能復生,否則我是純純正正的雙子派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