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6

All Alone

  你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個純白的空間。
  並非實質意義上的白,而是光芒太過強烈,超越刺眼的程度,以致一切看起來成了一片白色的那種白。
  所以Allspark裡就長這樣?你想。一直以來你都覺得這地方應該像座工廠,有著無數生產線的工廠。

  突然一股詭異的感覺在你本該空空如也的火種艙中蔓延。
  痛覺,但不是生理上的。
  那份疼痛就像是把全宇宙的悲傷壓縮成一個火種大小的球體,硬生生塞進你的身體裡,逼得你瑟縮。
  「Knock Out?」你問。理所當然沒有人回應。

  你不希望他難過、不。你不要他獨自承受這種痛。

  「Don’t feel sad, please.」你盡可能大聲地說,強忍痛楚,「Promise me, Knock Out!」
  依舊沒有回答。
  你感覺到音波引起的漣漪漸漸擴散、遠去。
  而火種艙裡的痛也慢慢消逝。
  感到舒坦的同時孤寂卻隨之而來。強烈的、巨大的。

  令你想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