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7

TFP S02E02之我的BD小親親


「我知道下面那裡的工作吃力不討好,繼續加油喔大家♥」

必須把這段po在網誌上才行,他可愛到我說不出……
以及一段小小的私心希望有的對話:

  「Knock Out,今天某個eradicon向我問好喔。」Breakdown的光學鏡頭笑成一條弧線,「等他們換班後我要去問他的名字。」
  「太好了,Breaky。」Knock Out摸著助手的頭,不知道第幾次覺得他是全宇宙最可愛的TF。

是的BD就是全宇宙最可愛的TF(挺)。對上司乖巧又聽話,對部下整個是貼心溫柔,在D軍裡屬於治癒系的存在!難怪Simon這麼全心全意默默暗戀BD!(自己腦補還在那邊)
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他成為Decepticon的唯一理由就是KO啊………否則各種角度來看他都是A軍人。但KO在哪他就會在哪,愛的力量無限大!♥

2012/02/17

【TFP】You Will Never Know.(OPR)

  比起Decepticons的數量,Autobots永遠戰力不足。向來謹慎的你,在出於善意的心態下注入了合成能量。
  成效十分良好,好過你的預期,好過太多太多,你甚至沒發現在劑量不多的情形下,合成能量已影響了你的人格。若是原來的你,應該明白繼續使用的危險。你卻依舊用戰力需求當作藉口,增加劑量。然而實情是你對這份力量強烈地渴求。你很清楚有了它,你能夠做到原本的你絕對做不到的事。
  比如,摧毀Megatron。

  合成能量掌控了你的處理器,你所說、所做的一切,當下很朦朧,直到Megatron毫不費力地在你的腰際上打穿一個洞,記憶頃刻之間才鮮明了起來。你清楚地想起當你指責Optimus無法狠下心來殺了Megatron時,Optimus的神情。
  悲傷。
  你從未想過自己竟會傷害Optimus。任何人都可能,但絕不是自己,怎麼可以是自己?事實卻擺在眼前。深切地自我責備後,抵制身體傳來的劇烈疼痛,你拼命讓自己活下去,處理器中只有一個念頭。
  向Optimus道歉。

  醒來之後你發現自己已躺在基地裡,身邊正是你急於想見的那個人。
  「我並不想傷害任何人。」你虛弱、但迫切地解釋,「我只是想要……太想要……」
  「『幫助我們。』」他貼心地替你接上,擔心你因過度活動而影響傷口的復原,「我知道。」
  他露出淺淺的微笑,你看著他什麼也沒說。
  真正想表達的究竟是什麼?真的是像Optimus所說的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嗎?或者,是強烈到令自己慚愧的嫉妒心作祟?
  你始終清楚,Megatron在Optimus心中佔了很大的分量。而要改變這種情形,除了讓Megatron從這世界上消失以外,你想不到其他解決的方法。

  牽涉太多,一切都太複雜,你已經無法釐清使用合成能量的真正理由了。
  但至少,你知道接下來你所能做的,是無論如何都要站在Optimus的身旁,全心全意地支持他。
  直到這場戰爭結束。


***

永遠是個賢內助的Ratch。OP請珍惜他~XD

2012/02/16

【TFP】Poet(KO/BD)

  Breakdown喜歡寫詩。
  
  太陽閃亮,
  天空晴朗,
  花兒芬芳,
  這些事物令人嚮往,
  但都不及你始終在我身旁。


  「為什麼寫?」大家總是吃驚地問。
  「說不出的甜言蜜語,只能寫給他看。」
  Breakdown羞澀地笑,把詩送給那個始終在他身旁的人。

2012/02/14

【TFP】Happy Valentine(KO/BD)

  情人節快到了。
  Breakdown在寢室裡踱過來、晃過去,最後萎靡地趴倒在床上。
  當然可以隨便找個看似體面的禮物就送出去,但自尊不允許他這麼做。


【Common Senses】

  「可以從他的興趣中找靈感呀。」
  「但他拋光器啊車臘什麼的早就多到倉庫快塞不下了……」Breakdown還想著哪天要替他扔掉一些,舊的還沒用完老要買新的、明明早就有的工具一出了新款又硬要立刻下手。對於這種浪費至極的狀況,Breakdown根本看不下去,更別提助紂為虐。
  「我記得醫生喜歡賽車,對嗎?」眼見Breakdown的CPU似乎陷入某種困擾的迴圈,Orion立刻提出另一個點子。
  「賽車啊………」
  Knock Out依然時常溜出去賽車,這對他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太普通了、太沒特色了。Breakdown想送的是能讓Knock Out印象深刻的禮物。
  「我再想想好了。」Breakdown露出微笑,「Thanks.」
  Orion對於自己無法幫上忙感到十分失望,「我如果有想到更好的再告訴你!」
  Breakdown點點頭,轉身離開。Orion望著他的背影,想到什麼似的,往Megatron的寢室移動。


【Eyes and Ears of The Decepticon】

  Soundwave的面部螢幕發出嗶聲並顯現出一張圖片。
  「這是……?」
  (──玫瑰,在二月十四日情人節這天,人們互相贈送玫瑰以表示自己的愛慕之情,而不同數量及顏色的玫瑰,又各有不同的涵義──)Soundwave一面播送著簡介,一面在螢幕上閃現『Recommendation-Color: Red; Number: 999.』的建議。
  「………花。」Breakdown不太確定,對於地球上的植物和動物Knock Out一向沒有太多好感。雖然比起Cybertron上的植物而言,他個人認為玫瑰花滿漂亮的。
  Soundwave歪頭,感覺到對方的猶豫,他突兀地停下播送,換上另一張圖片。
  「但我去年才送過手製能量塊。」他還特地做成好幾個小小的心型,Knock Out愛不釋手。
  面部螢幕變回一片深紫,Soundwave只能聳肩。Breakdown嘆口氣後道謝,正要轉身時,對方竟伸手輕拍自己的肩,似乎表示自己的支持。
  Breakdown不知怎麼著感覺有些受寵若驚。


【Spider Web】

  「你何不在身上纏個緞帶把自己當作禮物送出去?」Airachnid調侃地說,「我可以幫你弄得好看些。這樣省事的多嘛。」
  這提議讓Breakdown的CPU高速運轉、差點過熱,「妳妳妳妳妳別亂講些有的沒的!」
  他羞赧地快步離去,Airachnid不禁興味盎然地笑了。


【Nothing but A Listener】

  「我永遠也想不出該送什麼了。」Breakdown頹喪地趴在桌上,瞪著眼前的能量液,「Forever.」
  Simon同情地看著上司,遺憾自己只能拍拍他的背,無法提供什麼更好的意見。
  「算了,先放一邊吧。」Breakdown癟嘴,「倒是你,你有對象了嗎?」
  「欸!?怎、怎麼可能嘛,哈哈……」
  「是喔。」
  Breakdown一副惋惜的神情。Simon只得搔搔頭,尷尬地笑,一面為自己的萬年單戀感到黯然神傷。


【Irritable Concern】

  「你應該很清楚不論送什麼他都會很開心吧。」Starscream終於看不下去,他邊靠近邊指著Breakdown的臉罵,「我已經對你那張愁雲慘霧的表情很厭煩了!」
  「I understand, Commander Starscream.」Breakdown試圖鬆開眉頭,雖然不怎麼成功,「But I……」
  Starscream以怒目瞪視把Breakdown的辯解堵了回去,掉頭就走。


【Unexpected Kindness】
  
  「您傳喚我有什麼事嗎?」
  「放你和Knock Out三十個循環的假,從明天開始。」
  Breakdown對於首領沒頭沒腦拋給他的命令感到十分莫名其妙,而且這種事情往往會直接告知Knock Out而不是身為助手的他。
  「呃、謝謝您。但我不明白……」Breakdown抬頭望向Megatron時看到一旁的Orion笑吟吟的,才理解整個狀況。
  他對Orion露出一個小小的笑容。
  「員工福利。」Megatorn一本正經地回答。
  Breakdown從來沒聽說過Decepticons有什麼福利制度,他想這大概是Orion編出來的理由。無論如何,首領的一番好意怎麼可以辜負,而且情人節連假會讓Knock Out很開心。
  Breakdown不禁對Megatron露出微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鬆懈後,卻又立刻收起笑容怯怯地行禮。出乎意料之外的是,Megatron伸手拍了拍Breakdown的頭。
  從頭到尾都沒開口Orion默默地錄下這個畫面。


§

  Knock Out在荒漠上奔馳,Breakdown跟在後頭,稍微有些吃力。時間已經是二月十四日的黃昏,他們幾乎一整天都在兜風。能夠正正當當外出賽車顯然讓Knock Out很興奮。
  超前不少的Knock Out突然一個甩尾煞停,變形,手抱在胸前望著Breakdown。
  「你怎麼了?」Knock Out的語氣帶著困惑和些許不滿,「出來玩怎麼還心情不好?今天是情人節啊。」
  Breakdown連變形都看似有氣無力,「我……」
  「過來。」
  助手乖乖地朝軍醫走去,Knock Out指著自己的嘴,什麼也沒說,Breakdown歪頭疑惑了幾毫秒,最後吻了對方一下。
  「好啦~我收到你的情人節禮物了!」Knock Out笑得開懷,伸手撫平Breakdown緊皺的眉間,「不要再煩惱了,傻瓜。」
  Knock Out怎麼會知道?Breakdown驚訝又不解。他一直不敢告訴Knock Out自己沒有準備禮物的事實,至少在今天結束之前他不想告訴他,同時期待在路途中他會想到什麼好點子。
  「你以為我沒發現這幾天以來你的行為有多詭異嗎?」Knock Out看著對方的表情感到有趣又可愛,「加上你又一直悶悶不樂,實在太明顯了。」
  除了這些原因之外,實際上Orion曾私下告訴他Breakdown的狀況。不過,這個部份還是對Breakdown保密吧。
  「我只是想送個夠特別的禮物……」Breakdown依然不太快樂,「你喜歡特別的東西。」
  「特別與否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啊。如果是其他任何人所送的禮物,就算再怎麼特殊,對我而言都沒有意義。重要的是你,一直都是你,有沒有禮物根本就無所謂,只要你在就好。」
  Knock Out說完,親吻Breakdown的臉頰,環住他的脖子。
  「Happy Valentine’s Day.」
  Breakdown終於露出笑容,緊緊地抱著對方。


***

熱心助人的Orion~///
補充:這篇的前半段是幾個星期前寫的了,當時的設定是OP還留在Nemesis上時SS就哭著飛回來了(才不是)。所以SS也在XD

2012/02/12

【TFP】Misbehavior(KOBD)

十五禁也許?當然對我而言這根本還在普遍級啦XD



  Knock Out走動時,身後的兩個輪子會不經意地輕微轉動。他自己一開始並不知道這個情形,直到Breakdown不知道從哪天開始一直好奇地瞅著那兩個輪子時,一問之下才恍然大悟。
  這本來不過是件枝微末節的小事,但卻莫名讓Breakdown染上個壞習慣:當他待在Knock Out身邊時,總忍不住伸出手指滑動對方的輪胎。這舉動一開始是挺可愛的,Knock Out覺得有些像貓咪逗弄毛球的樣子;但Breakdown越來越放肆,甚至連會議、工作之類的場合他也克制不了自己的行為。Knock Out不禁對此情形感到有些煩躁。
  就像現在,Knock Out正在修整即將要替Starscream裝上的新手臂,而身為助手的Breakdown竟然在一旁興味盎然地轉著他的輪子,節奏還越發輕快。
  「Breakdown,」Knock Out語氣嚴肅,「把螺絲給我好嗎,」
  「好。」
  「不、我要一字的。」
  「喔。」
  「是螺絲,不是釘子!」
  「Sorry.」
  可Knock Out感受不到助手的抱歉,因為他立刻又開始玩起輪子了。軍醫忿忿地轉過身瞪著對方,Breakdown愣愣地歪頭看他,顯然根本沒察覺到Knock Out的怒氣。
  「你對輪子很著迷是吧?」Breakdown的呆然對Knock Out而言根本是火上加油,「我可以陪你玩玩。」
  他拿出能量刺針毫不費力地往Breakdown的腿部一掃,讓他失去平衡跌坐在地。居高臨下地勾起一抹微笑後,彎下腰來跪在Breakdown的雙腿之間,指尖安放在左小腿後的輪胎上。
  「What’re you going to do?」Breakdown困惑地望著對方。
  Knock Out的笑意更深了。他轉動那個輪子,很慢,Breakdown最初還不明白這舉動究竟意味著什麼,但當輪子轉動的速度逐漸增快後,似乎有股電流從小腿經由大腿內側最後傳送到──
  那個部位。
  Breakdown整個身子顫了一下。
  「那什麼!」Knock Out滿足的表情令Breakdown恐慌地追問。他以前碰自己輪胎時可從來沒有這種、呃、反應,「為什麼會那樣!」
  「Well, I did a little experiment.」軍醫含糊地解釋。無視於Breakdown的失措他繼續剛才的行為,而這次連右邊的也一併轉動。
  同時進行顯然效果更好。Breakdown必須摀住自己的嘴才有辦法阻止呻吟的衝動,Knock Out終於停下動作時,他尷尬又恥辱地發現下半身的傳輸接口竟然已經淌出些許能量液。
  「你對我做了什麼?」他虛弱地問,試圖坐起身。Knock Out卻伸手把他按回地上。天啊還沒完。Breakdown默默地崩潰了一會兒。
  「記得幾天前我幫你做的全身檢查嗎?」Knock Out的手指輕撫著Breakdown的胸部裝甲,指尖滑入中央的凹槽,「我稍微『整理』了一下你小腿部分的電路。現在只要輪子一轉,就會觸發電流,在你的處理器中形成一種類似過載的反應。感覺還不錯對吧,Breakdown?」
  「把它改回來!Please!我以後不會再玩你的輪子了我保證,請你──嗯啊、」突如其來的電流刺激Breakdown已經十分敏感的神經,他急忙再次掩住嘴,並用混雜了憤怒羞赧和求饒的眼神瞪著始作俑者。Knock Out強硬地將Breakdown的手撥開。
  「我還沒盡興呢………」他露出充滿惡意的笑容,「放心吧我不會太快讓你過載的,遊戲才正要開始。」


***

BTW,KO在完事(←)之後聲稱替BD把電路弄回原來的樣子了,但其實沒有。
所以出任務時他變成車型後………嘛大家都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幹)
最後BD哭著說他要跟KO分手,這才真的把電路復原。←

2012/02/11

【G1】Delirious(Motormaster×Breakdowm)(簡稱MMBD)

  他做的一切又一切,
  試圖克服敏感不已的思緒、試圖壓抑席捲神經的恐慌,
  都是為了得到那個人的認同。
  
  「你在折磨自己。」Dead End拋下這句話,諷刺的語氣和眼神透露出的擔憂形成詭異的矛盾。
  他不清楚Dead End明不明白自己的心態究竟如何。但至少他不覺得這是自我傷害。

  他懼怕、同時也深深崇拜著那個人。

  每當那個人喚著他的名字並暴虐地將他扯進懷裡時,這兩種情緒總複雜地在他處理器中生根、蔓延、糾纏,最後化作一種叫做迷戀的感情。

  激烈的吻在唇上烙下新的傷痕,不是愛撫而是粗魯的啃咬及碰觸,胡亂被拆卸裝甲終於逼得他吃痛地哭喊,而這些卻更加激起那個人的欲望,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之中傳遞了許多事物但從來就沒有溫柔。
  疼痛和性欲的加乘效果幾乎令他失去意識。

  「I need you, Breakdown.」那個人在他的音訊接收器旁如此低喃。
  他因為這句話過載。
  不論那是歡愉之中流露的玩笑話、或是虛情假意的哄騙,他都無所謂。
  
  因為Motormaster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

寫一下病態面的MMBD,很好我真的開始ship這對XDrz
並沒有預期會寫到H………但因為太想看這種粗暴式的於是自給自足←

2012/02/09

【TFP】It just won't work(Airachnid/BD、BD/KO)

  她正在侃侃而談著些什麼而他試圖專注卻一個字也聽不清。
  Breakdown正躊躇著是否該吻Airachnid。他好不容易才得到她與自己約會的首肯,過程比想像中要順利許多、浪漫許多。他沒預料到Airachnid其實挺好相處。他不想因為自己的莽撞舉動破壞了這些。
  「你有在聽嗎?」
  Breakdown猛地回神,發現那雙紫紅色的光學鏡頭不滿地瞪著自己。
  「呃。」
  他尷尬地想辯解些什麼但Airachnid突然蠻橫地一把將他拉近自己吻住。
  這吻實在不怎麼樣。
  Breakdown以為是自己過度僵硬的緣故,他在處理器中咒罵自己迫使自己放鬆。
  然而,確實是,不怎麼樣。
  他期望中的他與她之間的吻,應該輕柔、契合,彷彿置身夢中。事實卻是平淡無奇。
  Breakdown頓時想念起Knock Out來。蠢啊。他從Airachnid身旁退開時這麼想著。
  「你知道我們之間不可能了吧。」Airachnid叉著腰看他。
  Breakdown幾乎不敢望向Airachnid。事實上他覺得自己大概永遠沒辦法正眼看她了。
  「快去找醫生治療你受傷的心吧,silly boy.」


***

其實蜘蛛會答應BD的邀約就是因為要逼這孩子打消念頭啊XD他們就是不可能~
而BD跟KO道歉又是另一個故事了。XD。

2012/02/07

【TFP】Drive(KO/BD)

擬人。覺得他們兩個的駕駛行為應該天差地別而寫的一篇。就設在大學畢業之後吧!(隨性←)
其實應該算無CP吧。或是想成KOBD或BDKO都無所謂XD




【Breakdown driving】

  「民謠?交響樂?」Knock Out翻找著副駕駛座前方的一疊CD,「Seriously?聽這你開得了車?」
  「聽這我開得了車。」Breakdown熟練地拿起其中一張CD推進播放器,大提琴的樂音悠揚地流瀉而出。
  「Oh god.」

§

  「你怎麼能開得這麼慢啊。」
  「已經是最高限速了。」
  Knock Out給Breakdown翻了個白眼彷彿在說老子才不管什麼他媽的限速

§

  「剛剛黃燈你幹嘛不加速!」Knock Out惡狠狠地揚手指著紅燈。
  「黃燈的目的是警告駕駛減速啊!」Breakdown覺得Knock Out不可理喻。
  「黃燈的目的是警告駕駛加速好嗎!」Knock Out覺得Breakdown才不可理喻。


【Knock Out driving】

  「太大聲了吧!」
  電音舞曲塞滿了整個車廂,Breakdown必須用吼的才能聽見自己的聲音。
  「What!?」
  「音樂!太-大-聲-了-!」
  「WHAT!!??」
  「…………Never mind.」說這句話時倒不怎麼費力。

§

  Breakdown雖然雙手死命抓著門上的把手,仍覺得生命受到很大的威脅。
  恐慌之中或許不怎麼準確,但按照他的計算,Knock Out已經闖了三個紅燈、五個黃燈,車速快到Breakdown認為大概有限速的兩倍。是的,他絕對沒有誇大。
  儘管Breakdown已經被嚇掉半條命,他並沒有出聲阻止,反正Knock Out也聽不見。
  就算他聽見了也絕不會乖乖照作的。

§

  在高速公路上Breakdown才意識到Knock Out的開車技術實際上非常好。
  他能夠在不斷超車的情況下同時保持極高的穩定度,而且車流再大他似乎都有辦法找到空間切進去。這令Breakdown佩服不已。
  即使如此他還是無法克制自己在Knock Out興高采烈地把油門踩得更深時大喊看路啊看路!


§§§

  「請你以後不要再超速了。」Breakdown把Knock Out趕到副駕駛座上時這麼哀求著。
  「膽小鬼。」
  「這才不是膽小!」他義正辭嚴,「是擔心你的安危!」
  「哈哈。」Knock Out可沒有錯過Breakdown把安全帶拉個死緊的畫面。
  「Knock Out!」
  Knock Out斜眼偷瞄Breakdown,發現自己把對方逼得氣急敗壞的,不禁咬住下唇忍著笑。沒辦法,他總覺得Breakdown生氣的樣子特別可愛。
  「好啦我知道了。」他戳戳Breakdown的臉頰,後者終於鬆了眉頭,「By the way, you’re a very good driver.」
  「……So are you.」Breakdown掙扎了一秒決定說出真心話,但看到Knock Out得意洋洋的表情後立刻補上,「假如不超速的話。」
  「呿。」


***

話說KO的罰單都是跟BD借錢繳的←

2012/02/04

拍手回覆

>魚人同學(?)
感謝!不過我必須承認我已經離開八撒拉圈好久了,基本上連要再寫出他們都已經不太可能,更別說出本了(掩面)(毆)。
但還是很高興你喜歡這篇文章XD

2012/02/01

【TFP】Dependence(KOBD)

  牆壁上的警示燈邊閃著刺眼的紅光邊嗡嗡作響。
  Breakdown瞪著它。

  Bulkhead的出現給他帶來各種複雜的情緒。但最主要的,還是恐懼。
  他嚇壞了。

  面對人群、面對危機,對他而言在平時就已經構成心理上的障礙,更枉論在這種孤立無援的情況下,
  在這種,他唯一信任的人不在他身邊的情況下。

  紅光銳利地射進他僅剩的一隻光學鏡頭,他眨眨眼。澀澀地。

  “Can you run?”
  Breakdown聽見Bulkhead這麼問。
  他確實很想逃離這個地方,回到Nemesis、回到他習慣的處所,
  回到那個他可以全心全意依賴的人的身邊。

  “Never run when you can fight.”
  他說,用一種自己聽了也覺得好笑的逞強語氣。



***

始終覺得"Fight?"、"Mmm...drive"的對話以及KO說走BD就跟著逃離的情節,與16集裡他的逞強十分矛盾,於是決定用BD對KO強烈的依賴性來解釋,只有在KO面前才會表現出脆弱面的BD萌死我了。
但,當然16集裡他的行為被我解釋作逞強是個人私心啦XD
以BDKO來說,把這行為解釋作勇敢,而對KO的態度解釋作順從也毫無問題就是……但我還是喜歡逞強的說法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