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30

【TFP】Logo(BDKO)



  「我不懂為什麼我們不帶上標誌。」Breakdown困惑地看著Knock Out把Starscream分配給他們的Decepticon標誌丟到他的雜物箱裡。前一個循環Knock Out才笑瞇瞇地化解所有Starscream頤指氣使的行為,下一個循環他就翻了個白眼,咒罵了聲That bitch。
  「第一、這醜東西會毀了我們的塗裝。」Primus!深紅色和灰藍色搭紫色能看嗎?能嗎?「第二、我們不需要。」
  「但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帶著那表明立場,」Breakdown不能理解軍醫所謂的『不需要』究竟是什麼意思,「我們是Decepticon不是嗎?」
  「我們暫時是Decepticon。」Knock Out慢慢地糾正Breakdown的用詞。
  Breakdown皺起眉頭。Knock Out微笑著朝他走了過來,他永遠喜歡看Breakdown的邏輯系統不聽使喚的樣子,那讓他覺得Breakdown十分可愛。
  「呃、這代表我們某天會加入Autobot?」Breakdown面有難色,他可不想和Bulkhead成為好友什麼的。
  Knock Out失笑,他戳戳Breakdown的面部裝甲,「Let me ask you something. Who do you work for?」
  「You.」Breakdown不假思索地回答。這讓Knock Out漾出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Correct answer.」Knock Out給他個吻以示獎勵,「You don’t work for Megatron or even that stupid Starscream. You work for ME. And I work for NO ONE.
  「所以我們不屬於任何一方?」
  「沒錯。」Knock Out環住Breakdown的脖子,「I belong to you. You belong to me. That’s all.」


---------------------------


就只是對他們身上沒有標誌這件事設法放個閃光而已XD

2011/08/25

【TFP】Family Problem(BD&KO)


上一篇後記說的KO的過去。
之所以用&而不直接寫CP,是因為他們還沒有在一起。


----------------------------


  「你明天要回家?」Knock Out靠在床頭,點著一根菸。Breakdown皺著眉看他,Knock Out甜甜地笑了,為自己的任性道歉。
  「難得的長假回去看看家人。」Breakdown放棄說教,繼續整理行李,「你呢?」
  Knock Out聳肩,「No one home. 我只能留在這。」
  Breakdown停頓了一拍。每每談論到家庭背景,Knock Out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Breakdown從未看過Knock Out的任何一個家人,甚至連通電話都沒有。他始終對此感到十分好奇,但從來就不敢問,他不確定Knock Out是否想說,更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想知道。
  Knock Out察覺室友的躊躇,端詳著他,「You can just ask, you know.」

  Knock Out一直都明白Breakdown的困惑,始終避而不談,是因為害怕。他害怕被了解,害怕那個自己都不願正視的過去會被嫌惡。但面對Breakdown時他覺得這份怯弱漸漸被時間的流逝所抵銷。他們認識了整整一年,這一年對Knock Out而言已經夠長,長到他徹底了解Breakdown,並愛上他。正因為如此,Knock Out極力地想維護與Breakdown的友誼,他無法想像這段關係被破壞,更不願是自己的私心所致。他希望Breakdown在他面前無所顧忌、希望他也能徹底了解自己。即便真正的自己可能無法被Breakdown所接受,他還是無法隱瞞。Breakdown對他毫無保留地付出,Knock Out必須以同等的態度回報,朋友之間就該是如此,更不用說Knock Out對他有著在這之上的感情,縱使他仍不清楚Breakdown是怎麼看待自己的。

  Breakdown放下手邊的工作,走到床邊坐下,一聲不吭。
  「你不問,我就沒有勇氣說。」Knock Out捻熄菸。知道自己正在逼迫Breakdown,彷彿把這件事推給Breakdown,他就能減輕壓力。
  Breakdown握住Knock Out的手,給了他一個毫無心機的微笑。Knock Out以一個甜美的笑容作為回報,深吸口氣。
  「I don’t know who’s my mom. And I was raped by my dad when I was a child.」
  Knock Out極力地穩住自己的語調,而他十分成功。他看了Breakdown一眼,確定Breakdown還無法做出任何反應時,他繼續說,「我爸是個CEO,我國中時他死於胃癌,大概是應酬太多、作息不良的關係,反正他也該死,死個一千萬次都不夠。
本來應該由我繼承遺產和公司,但我根本受不了待在那個爛家,更不用說接下他CEO的位置了。所以我偷了一大筆,大概一輩子可以不愁吃穿的可觀金額,逃了出去。」
  Knock Out迅速地把這些事情如垃圾一般傾倒而出,語畢後他勾起一個微笑看著Breakdown,掩飾自己的不安與緊張。沉默籠罩整個房間,一如Knock Out的預期。Breakdown正在斟酌字句,他不知該如何處理現在的心情,事實上,當他的大腦接收那衝擊性的開場白之後,那一大段Knock Out為了抹去尷尬的語句他根本一點也沒聽進去。
  他早有心理準備,殊不知事實更加殘忍。
  「I’m so sorry.」Breakdown望著Knock Out的深紅色瞳孔過了很久很久,才擠出這句話來。
  「為什麼道歉?」Knock Out苦笑。Breakdown眼神太過真誠,他必須逼迫自己才能夠不躲開,「只能怪我生在一個爛家庭。」
  「'cause I make you cry. I should never make you cry.」Breakdown心疼地說。
  「我沒哭啊。」Knock Out瞪著Breakdown,覺得他莫名其妙,自己分明控制得很好,分明是笑著說完那些話。
  Breakdown沒說什麼,只是迫切地上前抱住Knock Out,彷彿他不這麼做,Knock Out就會剝解成一片片散落在空氣中。Knock Out愣了幾秒,伸手抓住Breakdown的衣角,將臉埋進他的頸窩,Breakdown的體溫不可思議地溫暖,是他這輩子從來就沒有感受過的。
  「You can give a kiss.」Knock Out開玩笑地說,緩解氣氛,再不這麼做他真的會大哭一場。他可不在人前哭的。
  Breakdown卻乖乖地在Knock Out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並把Knock Out抱得更緊。



----------------------------


寫到後面的甜蜜場景莫名就尷尬起來的我XDDDDDDDD
我發現我沒辦法讓KO哭,我可以看別人寫他哭、畫他哭,但沒辦法在我筆下出現。他在我心中其實堅強過頭了,我覺得他病不是那種會允許自己顯露脆弱的人,或許他們交往很久之後他才會偶爾在BD面前哭吧,但到那個時候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可以讓他哭的了。因為甜蜜過頭(笑)。
加上,我覺得會哭的是BD喔,他會心疼KO然後替他哭XD唉他太可愛了。

這篇大概是上一篇愛情諮詢過後好幾個月了(時間什麼的請不要太在意我自己都很混亂←),之間當然發生很多事(我也不知道有哪些事(靠))。
不知道經過這篇多久之後他們才會交往,我自己都很好奇(欸)。明明在這篇就該交往了但我覺得就是不對!就是少了什麼!接下來就是想想他們要怎麼告白吧。

2011/08/24

【TFP】Love Consulting(KO&SS)



still in college,不過年紀設定已經被我亂用了,現在SS和KO應該是同年。
時間點大概是上一篇的幾天之後。
SS和KO的girls talk(笑)。


---------------------------


  Starscream正在學校餐廳裡獨自佔用一張圓桌讀著iPad,他的周遭形成一股令人無法接近的氛圍。他的課業表現是全校數一數二的,高傲自大的個性亦是如此,他不需要朋友,他樂於相處的對象通常只是對其人生有所幫助的墊腳石。例外固然有,但為數極少,Knock Out剛好是其中之一。他總是有辦法忽略Starscream的尖銳諷刺以及不苟言笑時的肅殺之氣。
  Knock Out一把拉開Starscream正對面的椅子,輕鬆地坐下,手支著頭沖著他微笑。此舉讓餐廳起了微妙的漣漪,學生們紛紛望了過來。全校最認真和最隨便的學生的組合,確實讓人好奇。尤其Knock Out又是校園裡出了名的同性戀者。

  「我很忙,你要幹嘛?」Starscream頭也不抬地問。
  「只是想找個人聊天嘛。」Knock Out俐落地扯下啤酒的拉環,啜了一口,「感情問題之類的。」
  「去找Breakdown。」依舊沒有望向對方,但Knock Out知道Starscream翻了個白眼,「我兩小時之後有個報告。況且,就算我很閒也沒興趣知道你的『感情問題』。」
  「就是跟Breakdown有關才找你的,」Knock Out無視Starscream不留情面的拒絕,自顧自地講了起來,「我覺得我喜歡上他了。」
  「哪個男人你不喜歡的?」
  「我跟別人上床又不代表我就喜歡他了。」Knock Out輕描淡寫地說,彷彿在談論天氣。
  Starscream嘖了一聲,終於把視線投到Knock Out身上。
  「Don't judge me.」Knock Out彎了個迷人的笑容,拿起啤酒,這次他灌了幾口,「本性難移囉。」
  「所以你現在的要告訴我的,是你想上Breakdown是嗎?」Starscream一把搶過酒瓶嫌惡地放到一旁去,他永遠無法忍受Knock Out以酒代水的習慣,「那就直接告訴Breakdown。還是你害羞到需要我當傳話筒嗎?」
  「問題在於,他是直男啊。」Knock Out嘟嘴看著被放到遠處的酒瓶,「而且我可不想嚇跑他。」
  「他什麼時候表明過他是直的了?」
  「Come on!EVERYONE knows he had a crush on Airachnid!天啊你真的是八卦絕緣體耶。」
  「那只是謠傳。」莫名地,Starscream替Breakdown辯護起來,也可能是他並不想讓Knock Out懊惱,畢竟他是自己十分少數的朋友之一。
  「既然你這麼說,好吧。」Knock Out難得如此迅速地被說服,更精準一點來說,是他逼迫自己被說服,「但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跟他做,或之類的。」
  Starscream揚眉,這種話出自Knock Out口中簡直是笑話。
  「我想你確實是愛上他了。」他用一種總結報告的語氣對Knock Out說。
  Knock Out懷春少女似地嘆了口氣,惹得Starscream瞪了一眼,對方卻怡然自得地笑了笑。

  Starscream從來就不討厭Knock Out,甚至可說是被他所吸引的,即便關於他私生活的傳聞已經聽得太多,而他們成為朋友後,也證明那些都是事實,Starscream卻覺得那些只是Knock Out的偽裝,真正的Knock Out其實脆弱且寂寞。當然,這只是他的臆測,他並不知道Knock Out過去是否有什麼創傷使得他變得如此放浪形骸,Knock Out不主動提起,他也不需麻煩自己去詢問。
  心的傷口既然無法痊癒,他所能做的,也只是確定Knock Out沒有被傷得更深罷了。現在Knock Out終於有個願意穩定下來的覺悟,而且對象是Breakdown,更加沒有什麼值得擔憂的。

  「我可以幫你,試探Breakdown之類的。」沉默許久後Starscream這麼說,「但重點在你。」
  Knock Out收起笑容眨了眨眼,一臉『天要下紅雨了』的驚訝表情,但他沒有像過去一樣針對Starscream難得的善意加以嘲弄。
  「你不能再像現在一樣隨便找個根本叫不出名字的人跟他上床,你必須收斂……我知道對你而言與登天差不多難。」Starscream看到Knock Out的表情後,白了一眼補上這句,「你繼續這樣下去,就算Breakdown對你有好感又怎麼樣?誰想要一個淫蕩的男友?」
  「Fine.」Knock Out癟嘴。一秒之後,他突然勾起一個充滿誘惑意味的微笑,並不是針對Starscream。Starscream困惑地轉頭一看,發現Optimus正好經過。
  「Whore.」他回過身來給Knock Out一個萬分責難的眼神。
  「幹嘛!他是全校最性感的教授耶!拋個媚眼也不行嗎?」
  Starscream無法有嘆氣以外的反應,他又讀起iPad,不再理會Knock Out。



---------------------------



把SS寫得個性很不錯吧XD由於大學設定中並沒有戰爭的問題,所以我覺得他們應該會變成好朋友,畢竟兩個都是學校的名人,雖然出名的點完全不同就是。
SS與未擬人前比較,並不那麼尖銳(畢竟沒有什麼權力爭奪的問題),而他的確有在關心KO。
是說結尾的KO雖然很不受教,但SS還是會幫他的,SS對KO的承諾絕對會說到做到的。而且SS早就覺得BD和KO該在一起了(何等紅娘)。

BTW,雖然文章裡沒有提到,SS和BD的感情也不錯,因為KO的介紹才熟稔起來,雖然他們兩個的聊天話題往往就是在KO上打轉(笑)。課業上也會互相幫助,SS是物理系,BD是生技工程,多少有重合之處,加上SS真的很聰明就是。聰明又努力的類型。

之後會鑽研一下KO的過去。他真的不是莫名其妙就變成現在這樣的個性,但我還要再多想想就是。

2011/08/23

【TFP】Complicated(BD→KO)

擬人,大學設定。
詳情參照噗浪XD


------------------------


  Knock Out醉得找不著自己的口袋,也幾乎沒有敲門的體力,但Breakdown還是聽到了極其微弱敲門聲。Knock Out沒回宿舍的一刻他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Breakdown一開門Knock Out立刻跌近他的懷裡。
  Knock Out瞇起眼恍惚地想了一下,「Two?」
  「Five.」Breakdown在把Knock Out丟到床上時重重地嘆了口氣,「你早上沒課嗎?」
  Breakdown語畢才驚覺自己根本是浪費唇舌,這傢伙永遠只出席考試。Knock Out將臉埋進枕頭裡,不理會Breakdown的疑問,過量的酒精和性愛讓他疲憊不堪,他現在需要的是好好睡上個一整天。
  「Knock Out.」
  「What?」Knock Out咕噥一聲。
  「Nothing.」
  Breakdown沉默地看著Knock Out迅速地睡去。他躺回自己的床,時間還早,還能趁現在補眠。然而他卻毫無睡意。
  他無法克制自己去想Knock Out昨晚可能做的任何事,PUB嘈雜的電音、一杯又一杯的烈酒、與陌生男子的調情,以及之後、之後、之後。
  Breakdown痛恨這些。他知道Knock Out最近因為一段感情的結束而變本加厲地放縱自己。Knock Out或許十分享受,可是在那種環境之中,他不懂自己正在一點一滴地被傷害著。Breakdown卻明白,遲早Knock Out的身心都會遍體鱗傷,而他不希望Knock Out直到那時才能醒悟。
  他喜歡Knock Out,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對方越跌越深。悲哀的是,他的勸戒向來都只是徒勞。他自暴自棄地認為自己之於Knock Out不過只是朋友,而在這種狀態下,他無法確定自己所謂的「喜歡」究竟到了何種程度。
  因為Knock Out太過複雜。

  鬧鐘響了,他下床拎起書包,走到Knock Out床邊俯下身說,「我去上課了。」
  Knock Out迷迷糊糊地偏過頭來送他一個微笑。

  Breakdown現在唯一確定的是自己不想失去Knock Out。


-------------------------


well,可能會寫篇KO視角的吧,just maybe.

2011/08/20

【TFP】Argue(BDKO)


寫來讓我對TFP22裡BD那句傷透我心的話舒緩一些,但其實,沒有什麼用。
我還是難過。


----------------


  他們很少起爭執,最多也不過拌嘴的程度。
  Knock Out給人的氣質看似尖銳好勝,但這部分的個性,往往僅顯露在他對於外貌的要求以及賽車的迷戀之上,除此之外,他大而化之,鮮少計較無關緊要的小事,甚至連面對Starscream那出了名狡詐自大惹人厭的個性,Knock Out還是能從善如流。而Breakdown在Knock Out面前永遠溫順,他們的摩擦通常是Knock Out偶一為之的任性使然,Breakdown並不介意,他通常是主動退讓的一方,深知自己在嘴巴上絕對贏不過Knock Out,況且他總認為爭吵只是浪費時間,他也不想讓Knock Out不開心。
  「你難過,我也會難過。」每當Breakdown這麼說並牽起對方的手,Knock Out就會忍不住微笑。


  現在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衝突。


  「那只是一個閒聊的話題!」Breakdown頹喪地捉住Knock Out的手,不到一毫秒就被用力地拍掉,「我不過隨口說笑而已,不用那麼認真看待啊!」
  Knock Out射來一道『小心我讓你那張嘴再也沒辦法說笑』的銳利視線,「喔我不知道原來感情是可以拿來說笑的呢。可以請你立刻滾出我的房間嗎,My dear Breakdown?」
  口吻諷刺,Knock Out逼迫自己露出一抹冷笑,強忍住眼淚。


  幾個循環前,他經過Nemesis的主機艙時聽到幾個Vehicons正在竊竊私語,難以抵抗八卦誘惑的Knock Out湊了過去,Vehicons卻馬上閉嘴。
  「幹嘛,我又不會吃了你們。」Knock Out對於這突如其來的靜默感到莫名其妙,「你們在聊什麼?」
  「沒有什麼,Knock Out長官。」其中一個Vehicon鼓起勇氣說,他甚至很想擠出個微笑,但礙於自己的長相是沒辦法產生表情的。
  Knock Out單手叉腰,歪著頭,眨了眨眼,「瞞不住我的,各位。我剛剛聽到Breakdown出現在你們這幾個小姑娘的話題裡了,他幹了什麼事我不能知道的?」
  微笑美麗且閃耀,卻令Vehicons感到一股恐怖。醫生和助手之間的關係並不匪淺,這是所有TF都知道的事情。因此,這則八卦被Knock Out知道的話,後果不堪設想。但同時,不讓醫生得到他想要的,Vehicons也自身難保。


  「你一定要聽我解釋。」Breakdown察覺Knock Out的神情透露著一絲轉圜的餘地,他靠近了幾步,「我沒有喜歡Airachnid。」
  「只有Primus才知道。」他撇過頭去。
  Knock Out無法再繼續看著Breakdown,後者的神情裡有強烈的抱歉及自責,Knock Out發現自己看著那張臉時,只有哭的衝動,對著Breakdown生氣是全天下最困難的一件事,他可是Breakdown啊。
  「拜託,Knock Out,」Breakdown幾乎要跪下了,再次牽起他的手,「就當我CPU燒壞了,原諒我。」
  Knock Out這次沒有甩開他的手,Breakdown輕輕將自己的另一隻手覆上,將對方的手裹在掌心之中。Knock Out依然沒有將頭轉過來。


  Breakdown覺得自己笨得可以,直到現在他也不太明白為什麼要對著一個Vehicon講出那種話來。Airachnid很怪、很神秘,不論外貌個性都是如此,女性TF數量向來十分少,除了Autobot的那個兩輪女之外,Airachnid是Breakdown第一個認識的女性Decepticon,而且或許是個比自己還要善於作戰的女性,Breakdown向來容易被強者所吸引。
  這並非迷戀,Breakdown至少清楚這點。Knock Out才是那個在他記憶體裡佔走最大部分的TF,Airachnid不過是個暫存記憶,但他仍然傷害了Knock Out,而且傷得很重,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白痴。」Knock Out打破沉默,聲音不太穩,「而且是眼光很差的白痴。」
  Breakdown憨直地點點頭,為了一個自己分明應該痛恨的女TF,差點失去Knock Out,事實上白痴還遠遠不足以形容自己的愚蠢。
  「你是真的迷上她嗎?那個八腳怪醜女。」Knock Out不放過任何一個能損Airachnid的機會,事實上他本來就認為   Airachnid的長相根本不符自己的審美觀。
  「我只是好奇。」Breakdown誠實地說,他天性撒不了謊,更枉論在善於察言觀色的Knock Out面前,「畢竟沒人比得上你。」
  Knock Out終於露出笑容。Breakdown永遠能在最恰當的時刻說出最浪漫的話,而且誠懇。Knock Out始終對此感到驚訝又開心。

  對他來說,Breakdown也是無可取代的。



----------------


「只有Primus才知道」是「天曉得」的意思XDDDDDDD

就不能讓他們一直這樣嗎製作組?不能嗎?有必要傷害少女的心嗎?

【TF—DOTM】After The End(OP→M)

電影結局的延伸。

----------------------



  他死在他的斧頭之下,用一種極端殘忍的方式。

  首先攻擊腰部,Megatron跪倒在地,橋上滿是閃著藍光的能量液,Optimus不假思索地緊接著攻擊頭部,最後他從後捉住他,狠狠地以斧頭刺穿火種艙,一把扯下Megatron的火種。
  Megatron的能量液濺滿自己的機身。Optimus幾乎不記得他是如何解決Sentinel的。在殺了Megatron之前,那個近似擁抱的動作,諷刺地深深烙在Optimus的記憶體裡,無法刪除、他也不願刪除。

  怒氣及報復的念頭佔據了他整個CPU。



  「當時你就像個Decepticon,你知道嗎?」事後Ratchet用一種哀傷且憤怒的口吻對他這麼說。
  「我是為了Ironhide。」他撒謊。
  「即使這樣他也不可能復活。」Ratchet拋下這句話轉身離去。
  
  Optimus知道Ratchet看透自己。得知Sentinel和Megatron早在戰爭開始之時就已聯手的事實,Optimus把Ironhide的死完全拋在腦後。他覺得被背叛,除了復仇他別無所求。但這個理由根本不足以支持他由於自私所犯下的罪行。
  Ratchet說得沒錯,自己與Decepticon根本沒有什麼不同。



  Optimus不只一次希望自己不是個Autobot首領。如果他不是首領,他不需要親手殺了Megatron;他不需要做任何違背心意的決定;他不需要以身作則;他甚至不需要引發這場戰爭。
  
  幾百萬年以來他所要的一直都只是與Megatron恢復從前的關係。簡單到可笑的地步,但永遠也做不到。
  即使戰爭結束了,也毫無改變。只是徒增傷悲。



  Optimus看著那把奪走Megatron火種的斧頭,渴望被刺穿的不是他而是自己。



----------------------

超短←
其實本來構想的OP是很病嬌,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結果把OP寫得很自私也很自責。
如果可以實在很想衝進電影好好揍他個幾下(喂)。

2011/08/08

【TF】Breakdown × Knockout

大半是自我腦補,請海涵~(?)


01

  Breakdown進入Decepticons後的第一個任務很成功,但免不了一些小傷口。那天是他第一次見到Knockout。
  Breakdown一踏進醫護室,翹腳坐在手術台上的Knockout轉過頭來給他一個甜甜的笑容,Breakdown突然覺得自己的CPU似乎有些運轉不良。
  「有什麼事嗎?」Knockout一躍而下,朝著Breakdown的方向走來。
  Breakdown被這麼一問才回過神來,「喔、呃,我的背被砍了幾刀。」
  他轉過身去讓Knockout檢查,Knockout用細長的手指觸碰著傷口,一道命令丟給Breakdown,「趴到手術台上。」
  Knockout的醫術並沒有如他的外表一般完美,Breakdown咬牙想著,他甚至認為Bulkhead的鐵球攻擊比起這個要來得輕鬆太多了。Breakdown斷斷續續地哀嚎著,但他覺得這個舉動只是讓Knockout更加樂在其中。
  「很痛嗎?」Knockout意思意思地問著。Breakdown雖然背對著他,但他完全猜得到Knockout現在的表情。
  「………有個漂亮醫生的目的難道是讓患者失去戒心嗎?」Breakdown硬是從牙縫擠出這句話來,他的痛感系統雖然快爆炸了,但邏輯系統還好得很。
  Knockout聞言停了一拍。然後把治療的動作放輕。

  在Breakdown道過謝並要離開醫護室時,Knockout叫住他。
  「你要不要,」他眨了個眼,又露出他那甜美的笑容,「作我的助手?」
  「我?但我對醫學一竅不通。」Breakdown樂於待在Knockout身邊工作,但自己對這個領域毫無概念也是事實,他可不想醫死同伴。
  「反正我也比較擅長解剖而不是組裝。」Knockout補上這句時看到Breakdown驚嚇的表情,他揮揮手表示那不重要,「重點是,『助手』只是一個名義。身為Decepticon,就算是醫官,也不可能一輩子待在醫護室裡;我很清楚自己不是戰鬥的料子,但你,看起來值得依靠。所以……」
  「我負責保護你的安全,對嗎?」Breakdown打斷他,露出一個誠懇的笑容。
  Knockout覺得自己或許已經喜歡上Breakdown也說不定。



02

  Breakdown作Knockout要求的任何事。
  當手術時,Breakdown包辦打雜的工作,他現在也漸漸地能獨自處理一些較為簡單的傷口。當戰鬥時,Breakdown行動前總會先徵詢Knockout的意見,且永遠會在Knockout陷入苦戰時接手他的敵人,並盡可能地替他擋下所有的子彈,在撤退時確認Knockout已經變形了才變成車型緊跟在後。
  以及,Breakdown認為或許是最重要的一項,替Knockout打理他的外表。

  Breakdown的生活被Knockout佔滿,但他並不介意。況且Knockout並不頤指氣使,相反地他的個性比Breakdown預期的還要隨和許多,當然這並不包含Knockout對外貌的要求在內;反正Breakdown偶爾也樂見Knockout的歇斯底里,這是他規律的生活中一點小小的樂趣。
  時間的流逝讓他們之間的關係一點一點地改變。外界對他們的認知依然是醫生和助手,但他們本來就有著比這還要更深一層的關係,而Breakdown對這層關係的解釋一直都是「朋友」。直到某次他又當了Knockout的盾牌,但換來的是自己的胸口中了好幾發子彈,裝甲強度一直是Breakdown最有自信的一點,他承受住無關緊要的疼痛並站在原地,就怕流彈掃到Knockout,但Knockout卻向他吼著要撤退。
  「我沒事!」在醫護室Breakdown抗議著,眼看任務可能會成功但他卻拗不過Knockout的堅持。
  Knockout一語不發地替他療傷。Breakdown知道Knockout在生氣,但他不懂他生氣的理由。他握住Knockout的手強迫他停下治療,然後跳下手術台。
  「我說沒事。」Breakdown快速地走動著以示自己安然無恙,「不需要擔心我,你只需要擔心任務……」
  「你有什麼毛病啊?」Knockout用著Breakdown從來沒聽過的音量吼了回去,「你的火種如果被毀掉要怎麼辦啊!」
  Breakdown愣在原地。他替Knockout擋子彈、解決敵人,讓Knockout專注於執行任務,一直以來他們的戰鬥方針都是如此,這次也沒有任何的不同。現在Knockout的憤怒讓他無所適從,邏輯的違背讓Breakdown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我只是要保護你……。」他唯唯諾諾地解釋著。
  「我又不是笨蛋!」Knockout立刻回嘴,「我會躲開啊!」
  Breakdown看著Knockout的表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回手術台上,讓Knockout療傷。
  Knockout叉腰瞪著Breakdown許久,嘆口氣,繼續剛才被打斷的動作。
  治療結束後,Breakdown才溫吞吞地傳來一聲,「抱歉。」
  「你想知道當你中彈時,我在想什麼嗎?」Knockout背對著他整理醫療器械,語氣平穩。
  「如果你想告訴我的話。」
  Knockout輕輕地笑了聲,像是在嘲笑自己。
  「我以為你要死掉了。」他轉過身來,卻沒有絲毫笑容,「然後發現我承受不了這個。」
  Breakdown走上前去抱住Knockout。一句話都沒說。



03

  Breakdown的對接技巧並不能稱得上好,他始終耿耿於懷。
  基本上,這件事情一直是由Knockout主導,他們每次的體驗也算是非常愉快。但Breakdown心靈上還是無法接受。雖然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有任何經驗,就算看過相關『資料』也無用武之地。Breakdown完全體會了所謂幻想和實際的差距。
  不過,Knockout顯然對於純情的另一半十分滿意。
  「技巧本來就是訓練出來的嘛。」他勾著Breakdown的脖子甜膩膩地說,「況且你已經很好了。」
  Breakdown用膝蓋裝甲想也知道Knockout只是為了安慰他。
  他可以不去在意Knockout交往過的每一任情人,但他依然會下意識地去想像他們的對接過程,最糟糕的是,他永遠認為自己在這方面完全無法滿足Knockout。要他不去嫉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為了Knockout,他必須把每件事都盡可能地做好。更枉論這件事。
  看著Breakdown每天為了這種事情鬱鬱寡歡,Knockout除了可愛之外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形容詞。一個TF這樣子重視自己,讓Knockout決定以等量的愛回應他。
  立刻。
  「Break~down~」拋個媚眼、勾勾細長的手指、彎起嘴角。
  「等等還有工作啊。」Breakdown嘴巴上這麼說,但卻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工具朝著Knockout走去。
  「去他的工作。」Knockout給了Breakdown一個吻後在他耳邊輕聲地說。



---

斷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