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30

【青驅】長廊(志摩勝呂)




  長廊上,勝呂手拿著念珠,闔眼暗誦著經文。志摩躺在一旁。風徐徐吹來。

  「為什麼少爺,」志摩伸了個懶腰,「就是不叫我的名字?」
  勝呂輕微地顫了一下,但沒有回應。
  「回答我嘛,少爺~」翻身支著頭望向勝呂,「不要老是避開這個話題。」
  「…………不知道。」沒有張開眼。

  志摩細細地觀察著勝呂,他發現後者的耳根稍稍地發紅。
  真可愛

  「以前就算了,現在我們明明在交往嘛,戀人之間叫名字再正常不過了,對吧,龍士?」

  勝呂的臉唰地通紅。
  
  「白、白痴啊不要這樣叫我!!」他急急地用念珠給了志摩頭頂一記,「很奇怪啦!!」
  志摩突然玩心大起地朝勝呂爬過去一把抱住,臉頰蹭著他的腰。
  「你走開啦──────!」勝呂推著志摩的臉,「會被別人看到!」
  「才不要~~而且被看到有什麼關係,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
  勝呂說不過志摩,伸手掩住紅透了的臉。
  志摩抱得更緊。
  「叫我名字我才放手。」
  「……………」
  「再不叫要施以搔癢之刑喔。」志摩的手在勝呂的腰間游移著。
  「不──」話還沒說完勝呂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深知腰際是他最大的弱點,志摩手指的力道施得恰到好處,一面很不安分地往下移動。
  少爺的大腿啊!

  雖然仍止不住笑,但勝呂逐漸察覺志摩的動作越來越詭異,在他正要出聲阻止的時候志摩卻突然猛地把他壓倒,木地板發出一陣嘎吱聲。
  志摩雙手支在勝呂頭的兩旁,居高臨下地看著後者。

  「真的,不叫我名字嗎,少爺?」一臉認真地問著,志摩的語氣裡沒有平日的玩世不恭,「我也是會嫉妒的喔。」
  「我……」他幾乎不能直視志摩那雙眼睛,腦中一片混亂。羞赧、害怕、情慾、怒氣,種種情緒混雜成一團,勝呂只能閉上他的眼睛。
  接下來是一個悠長又溫柔的吻,同時也充滿性的暗示。然後志摩的唇逐漸移動到勝呂的脖頸上。後者的呼吸因為親吻而紊亂。
  志摩一手探進勝呂的T恤裡,時而快時而慢地愛撫著。勝呂下意識地將手環上志摩。

  「不、不能……在這裡……」勝呂克制著想喘息的衝動,在志摩耳邊以氣音勉強地說著。
  「我忍不住了,少爺。」志摩央求著,「不會有人過來的。」
  「不行……拜託了……」皺起眉頭,彷彿鼓起很大的勇氣,
  
  「…………廉造。」
  
  志摩一驚,停下所有的動作。
  「少爺……!」
  
  他不知道哪裡生來的力氣,俐落地打橫抱起勝呂,飛也似地朝最近的房間移動。
  志摩覺得自己高興得快要死掉了。



---------------------------



我本來沒有預計會寫到親親摸摸的XD本來只是想寫嫉妒的廉造和害羞的少爺,結果一不小心就。
寫sex場面感覺好退步又寫又刪的,不過這兩隻要寫床戲超好image的,果然還是應該要來練習一下……吧!←

2011/06/18

【青驅】暑苦しい(志勝)



  勝呂焦躁地用手將落下來的瀏海往後梳。他正在背誦明天魔藥學課的測驗範圍。天氣很熱,穿著短袖短褲開了窗子吹著電扇都沒什麼用處。

  太熱了。

  習慣於打坐的勝呂,往往不會因為天氣這種小事就影響自己的學習,但今天他就是沒辦法靜下心來。

  子貓丸去了合作社。寢室裡剩下勝呂和志摩,後者躺在床上看著色情書刊。
  「啊啊這女孩子超級可愛~~!」志摩投入地翻著書偶爾發出這類的稱讚。

  勝呂覺得很煩。
  他揉亂頭髮,把筆丟下,趴在桌上。

  「你怎麼了,少爺?」志摩察覺勝呂的異樣,「身體不舒服嗎?」
  勝呂沒有理他,只是覺得更加煩躁。
  「少爺?」志摩下了床,手指夾著正好看到的那一頁,走向勝呂,拍拍他的肩膀。
  「走開。」勝呂輕微地移動,對志摩的碰觸予以抵抗,「很熱啦,你不要碰我。」
  被拒絕好意的志摩露出苦笑,彎下身靠近勝呂,「少爺你太用功了啦。」
  「囉唆。」勝呂始終沒有看向志摩的臉。
  「看看A書休息一下咩~」志摩露出惡作劇般的表情,將色情書刊往桌上一攤,「你看,這女生我超推的喔!」

  受不了了。

  「我說了不要碰我!」勝呂猛地抬起頭來,對志摩吼了一聲,使盡全力抓起色情書刊砸到志摩身上。
  志摩完全愣住了。

  「啊!!真是的!!」勝呂近似崩潰地站起身,逃出寢室。
  被留在原地的志摩完全摸不著頭緒,他看著地上那本封面被抓得幾乎要破掉的色情書刊,整理腦子十秒之後,才驚覺剛剛奪門而出的勝呂眼眶稍稍泛著淚。

  「笨蛋啊我!」志摩哀嚎一聲,追了出去。




----------------------------------

第一篇青驅寫嫉妒的勝呂小天使~
一方面也是反映最近令人難以承受之熱orz

BTW寫到子貓丸的時候想過要不要改成「三輪」,不然勝呂和志摩都是姓氏……但覺得三輪聽起來超生疏的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