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18

【惡魔奶爸】十年之後(姬神)

嗯就是假想一下十年之後的兩人。


---------------------------------------------------


  城山跪坐在神崎面前,遞出一紙信封。
  「這什麼?」
  「姬川家派人送來的…」
  話語斷在城山的嘴裡。神崎的眼神稍稍變了,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城山觀察入微。
  「丟掉。」神崎冷淡地望向窗外。
  城山身子傾前想再說些什麼,但被打斷。
  「派人送個禮金過去,金額你決定。」神崎始終沒看城山一眼,他起身走向房門,「不要再拿這種小事煩我。」
  紙門沒拉上他就走了。


  城山嘆了口氣,早知道這件事會惹得他不開心,但正因為如此,城山才更得把這信封親自交給他。通常,神崎命令他丟掉燒掉甚至逼城山吃掉他都在所不惜,神崎要他做什麼,他就照做,唯讀這件事不行。
  因為十年過去了,神崎從沒有振作起來過。他掩飾得很好,但城山很清楚。
  城山只能祈求這件事能讓神崎作出選擇,不論他是要徹底遺忘,或是其他選擇,他都不會有任何意見。城山希望的,只是神崎的幸福。
  所以他把信封留在矮几上。



  晚上回到房間,神崎差點要隨便叫個人去教訓城山。他真的一丁點都不想看到那信封和裡面的內容。他早就知道是什麼,媒體大肆報導,想忽略也難,畢竟姬川財團的小開兼總經理,下個月就要辦個世紀婚禮這種新聞,根本是媒體最喜歡的題材。
  但他只是咒罵幾聲,並踢翻矮几。信封本來就沒黏上,一張照片滑了出來。
  照片上穿著合身西裝的姬川,十年前的銀色長髮如今已經變為黑色短髮,長相則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多了種成熟的氣質。他身邊的女性氣質甜美,正統的大家閨秀。
  神崎低頭看著許久,然後拾起照片,把它揉爛。
  

  嫉妒?
  懊悔?

  他不知道。
  



  十年前的他脾氣很衝,跟姬川交往的幾年內,很多時間他們都在爭吵,幾乎都是姬川的包容終止爭吵。神崎就是無法放低姿態向姬川道歉,但錯往往都在神崎身上。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就是嘴太壞,但卻執拗不改。
  某次大吵,神崎氣頭上一出口就是他想分手。他以為姬川會再像過去每一次爭吵一樣,把自己當做小孩哄,忘記所有不快。
  但姬川沒有。
  神崎親手把姬川從他生命中推開。可笑的是,他到此時才知道自己有多喜歡姬川。
  

  就這樣到了現在。




  神崎坐下攤開那張照片,凝視著姬川的臉。
  「白痴。」他罵姬川,也罵自己。


  這些年來他始終認為,即便他們當時沒有分開,終究還是有結束的一天;礙於家庭、身分,更礙於性別。幾次他想聯絡姬川,卻又闔上電話,因為他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未來可言。後來他輾轉得知姬川跟某企業的千金相親,也就是他現在的未婚妻,神崎從此強迫自己再也不去想姬川。


  他撿起地上的信封,想連著照片一起扔了,卻發現信封裡除了喜帖之外,還有張信紙。




  我還沒有放棄。你呢?




  神崎腦子裡一片混亂。
  (姬川龍也你到底要我怎樣?你把未婚妻踢走,我原諒你後給你一個吻,然後皆大歡喜?白痴嗎?)
  他嗚咽一聲躺到榻榻米上,覺得身心俱疲,同時又有種興奮的心情。
  



  (我呢?)
  



  他決定打個電話。




---------------------------------------------------


我本來想要痛到底的但,還是沒有辦法!想到難過的神崎我就受不了我無法!
後面沒寫但想也知道是嗯嗯啊啊矮由就這樣複合了(靠),做完就私奔!
其實應該是兩人建立地下情之類的關係,但我生理上無法接受,我理想中的他們兩個都是很專情的啊orz(尤其神崎,他和姬川分手後就沒有再跟其他人交往過了,姬川也是因為被逼著去相親。)
可是私奔……想想身分怎麼可能說私奔就私奔……公司怎麼辦?幫派怎麼辦?所以只好斷在那裡。
結論大人很難寫,還是寫高中生就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