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9

【惡魔奶爸】生日前奏(姬神)




  「生日想要什麼?」姬川翻著某名牌的型錄,iPhone按個不停。

  吸了口優格路奇,神崎想個三秒,「……哪知。」



  「我大樓的鑰匙?一樓的手紋辨識也幫你記憶起來如何。」

  「你少自戀誰要跟你住。」



  「那買座小島給你?」以後婚禮辦在那裡。

  「我又沒有郵輪或直昇機。」

  「一起送你啊傻瓜。」

  「重點不是這個吧?」小島什麼的老子用不上。



  「不如給張空白支票,金額隨你填?」

  「沒誠意。」



  「……」姬川哀嚎一聲,儼然山窮水盡,「乾脆你後半輩子的優格路奇就交給我負責吧。」

  「……不需要啦。」那個城山已經包辦了




  兩人一陣沉默。




  「禮物什麼的不用啦麻煩死了,」神崎捏扁優格路奇空盒,別過頭去,「我又不缺什麼。」

  姬川將視線由型錄移向神崎,後者耳朵微微發紅。

  「因為有我就夠了嗎?」姬川壞心的笑了笑,神崎害羞的樣子真是百看不膩。

  歪七扭八的空盒砸向姬川的臉,「去死啦白痴!」



----------------


還不是正式的賀文,但,如果6/1前我寫不出來那他就是正式的了!(靠)
結婚去啦你們。

2011/05/27

【惡魔奶爸】嫉妒了嘛(姬神)



  「話說你,」神崎跪在姬川床邊,翻著幾本色情書刊,同時發出哇啊之類的嘆詞,「喜歡巨乳喔?這幾本都是欸。」
  姬川看著這畫面,沉默個十秒,「……你幹嘛偷看我床底?」
  「身為你的戀人,我想我有權力這麼做吧。」他斜眼看了姬川一眼,翻書的動作則一直持續,「倒是你把A書藏在床底下幹嘛,又沒大人。」
  不想讓你看到啊!姬川在內心叫苦。尷尬得受不了,他決定要打斷神崎,於是湊到神崎旁邊環住他的腰,異常溫柔地說:「我們來做點有趣的事嘛。」
  「你不是比較喜歡巨乳嗎?」神崎白了姬川一眼,「跟我這種毫無曲線的男人做一定很沒意思吧?」
  姬川的雙手不安分地由腰際往下移動,「怎麼會?我覺得你的屁股比起胸部,觸感好上一百萬倍。」
  「所以你碰過女人嘛!大變態!」神崎掙脫開來,踢了姬川一腳。
  「開個玩笑親愛的不要生氣~」甜膩膩地撒嬌,姬川俐落地抓住神崎的衣角,「我明天就把這些書拿去回收。」
  神崎朝姬川胸膛揍了輕輕一拳,「現在、馬上。不然就別想做。」
  「好好~」


----------------------------------------------


試試看沒那麼害羞的神崎和妻管嚴的姬川XD
矮由閃瞎我了嘛。

2011/05/18

【惡魔奶爸】十年之後(姬神)

嗯就是假想一下十年之後的兩人。


---------------------------------------------------


  城山跪坐在神崎面前,遞出一紙信封。
  「這什麼?」
  「姬川家派人送來的…」
  話語斷在城山的嘴裡。神崎的眼神稍稍變了,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城山觀察入微。
  「丟掉。」神崎冷淡地望向窗外。
  城山身子傾前想再說些什麼,但被打斷。
  「派人送個禮金過去,金額你決定。」神崎始終沒看城山一眼,他起身走向房門,「不要再拿這種小事煩我。」
  紙門沒拉上他就走了。


  城山嘆了口氣,早知道這件事會惹得他不開心,但正因為如此,城山才更得把這信封親自交給他。通常,神崎命令他丟掉燒掉甚至逼城山吃掉他都在所不惜,神崎要他做什麼,他就照做,唯讀這件事不行。
  因為十年過去了,神崎從沒有振作起來過。他掩飾得很好,但城山很清楚。
  城山只能祈求這件事能讓神崎作出選擇,不論他是要徹底遺忘,或是其他選擇,他都不會有任何意見。城山希望的,只是神崎的幸福。
  所以他把信封留在矮几上。



  晚上回到房間,神崎差點要隨便叫個人去教訓城山。他真的一丁點都不想看到那信封和裡面的內容。他早就知道是什麼,媒體大肆報導,想忽略也難,畢竟姬川財團的小開兼總經理,下個月就要辦個世紀婚禮這種新聞,根本是媒體最喜歡的題材。
  但他只是咒罵幾聲,並踢翻矮几。信封本來就沒黏上,一張照片滑了出來。
  照片上穿著合身西裝的姬川,十年前的銀色長髮如今已經變為黑色短髮,長相則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多了種成熟的氣質。他身邊的女性氣質甜美,正統的大家閨秀。
  神崎低頭看著許久,然後拾起照片,把它揉爛。
  

  嫉妒?
  懊悔?

  他不知道。
  



  十年前的他脾氣很衝,跟姬川交往的幾年內,很多時間他們都在爭吵,幾乎都是姬川的包容終止爭吵。神崎就是無法放低姿態向姬川道歉,但錯往往都在神崎身上。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就是嘴太壞,但卻執拗不改。
  某次大吵,神崎氣頭上一出口就是他想分手。他以為姬川會再像過去每一次爭吵一樣,把自己當做小孩哄,忘記所有不快。
  但姬川沒有。
  神崎親手把姬川從他生命中推開。可笑的是,他到此時才知道自己有多喜歡姬川。
  

  就這樣到了現在。




  神崎坐下攤開那張照片,凝視著姬川的臉。
  「白痴。」他罵姬川,也罵自己。


  這些年來他始終認為,即便他們當時沒有分開,終究還是有結束的一天;礙於家庭、身分,更礙於性別。幾次他想聯絡姬川,卻又闔上電話,因為他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未來可言。後來他輾轉得知姬川跟某企業的千金相親,也就是他現在的未婚妻,神崎從此強迫自己再也不去想姬川。


  他撿起地上的信封,想連著照片一起扔了,卻發現信封裡除了喜帖之外,還有張信紙。




  我還沒有放棄。你呢?




  神崎腦子裡一片混亂。
  (姬川龍也你到底要我怎樣?你把未婚妻踢走,我原諒你後給你一個吻,然後皆大歡喜?白痴嗎?)
  他嗚咽一聲躺到榻榻米上,覺得身心俱疲,同時又有種興奮的心情。
  



  (我呢?)
  



  他決定打個電話。




---------------------------------------------------


我本來想要痛到底的但,還是沒有辦法!想到難過的神崎我就受不了我無法!
後面沒寫但想也知道是嗯嗯啊啊矮由就這樣複合了(靠),做完就私奔!
其實應該是兩人建立地下情之類的關係,但我生理上無法接受,我理想中的他們兩個都是很專情的啊orz(尤其神崎,他和姬川分手後就沒有再跟其他人交往過了,姬川也是因為被逼著去相親。)
可是私奔……想想身分怎麼可能說私奔就私奔……公司怎麼辦?幫派怎麼辦?所以只好斷在那裡。
結論大人很難寫,還是寫高中生就好。

2011/05/04

【惡魔奶爸】高一左右發生的事情(城神)

私設定:
小城和神崎國中就同班,而夏目是到了高中才漸漸熟稔。國中到高一左右的神崎因為零哥離家的關係受到很大的打擊,個性大概是這時開始出現偏差,變得逞兇鬥狠,明明實力不好卻愛惹事生非,家裡也管不動(雖然老爸很可怕但因為老爸當下最重視的是把零哥綁回家,因此忽略了一(←也太親密)。),基本上只有小城的話偶爾聽一聽。這篇設定是高一發生的事,因為關係夠深入了,小城才敢對神崎說說自己的感受。(國中時是不敢這樣的XD)


---------------------------------------


  神崎滿是疤痕的身上這幾天又多了幾個新的傷口。多半是大塊紫色的瘀青,也有一些被刀割傷的痕跡。
  他就這樣遍體鱗傷來上學,表情滿不在乎。
  城山看到神崎踱進教室時,露出一副驚訝又苦澀的表情。彷彿那些傷是他造成的。

  自他第一次見到神崎至今,這種情形已經無數次,但他從未習慣。他也不想習慣。


  「為什麼又一個人亂來呢,神崎哥?」城山正在替神崎包紮,他小心翼翼就怕弄痛神崎。
  「囉唆什麼,閉嘴啦。」
  「至少也請人上藥,傷口會發炎啊。」
  「就叫你閉嘴是聽不懂人話嗎?」
  
  嘴巴上罵著城山,但神崎並沒有露出特別不愉快的神情。當對象是城山時,他一向不會有太大的反抗動作,雖然老是口出惡言。

  城山沒有繼續勸戒的意思,這些話已經說了不下幾百次,神崎就是不聽。即便他傷得很重,他也不會主動尋求幫助。除了城山之外,任何人對他伸出援手,他從來就不願接受。
  雖然身為神崎的部下,但城山一直把神崎當作是弟弟對待。神崎的蠻橫、任性、暴躁、頤指氣使,所有的缺點他都概括承受。神崎對城山時好時壞,他的脾氣向來都難以捉摸,他時常因為一些小事就大發雷霆。
  城山永遠都無所謂。
  
  其實就連城山也說不出神崎到底有什麼優點。但這不重要。
  他必須作為一個保護者,不讓神崎受到傷害。
  遭遇兄長的離家;身為神崎家繼承人,又時常受到各幫派的威脅。城山從來就不認為神崎像外表那樣堅強且不可一世,是他所受過的「傷」讓他拒所有人於千里之外。
  

  處理好所有的傷口,城山看著神崎,後者一臉的疲憊。
  他能治好神崎身體的傷,卻治不了心裡的傷。
  
  他自責起來。
  

  城山喚了神崎一聲,神崎回望。
  「……請您,一定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或許您覺得這不重要,但您對我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神崎沒有任何回應。他起身離開,城山隨後。


---------------------------------------


恐怕台灣只有我萌城神?(←欸)
城神請多多增加吧我真的覺得這對治癒到不行阿。與姬神是完全不同的萌點XD
加上小城是五兄弟長子這種設定真是太萌惹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