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5

【惡魔奶爸】關於哥哥(姬神)



  神崎正在姬川家用他那六十吋的3D電視玩電動。
  「我昨天看到你哥。」姬川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把玩iPhone,突然冒出這句話,「他來我爸公司談案子。」
  「喔。」
  從背影看上去,神崎沒什麼反應,操控搖桿的手也沒停下。
  
  姬川停下手邊的動作。
  
  「跟你長的一點都不像嘛,看了名片才知道。」
  神崎依舊沒有要暫停電動跟姬川好好聊這件事的意思,他刷刷刷刷地一連砍了幾十個雜兵。
  「是說,你哥竟然知道我和你是同學……」姬川沒有放棄的意思,他自顧自地說,「還問我你過得如何。」
  「喔。」神崎又是胡亂應了一聲,他操縱的角色被敵方砍了幾刀。他嘖了聲。
  「我跟他說你根本是打不死的蟑螂。」
  姬川面對神崎零時當然不是這種談吐,但意思上差不了多少。
  「隨便你。」
  
  姬川登時不耐煩起來。


  每次姬川試著要和神崎談神崎零的事情時,神崎永遠是顧左右而言他。除了是父親事業上的合作夥伴之外,姬川對神崎零的了解幾乎是零。某個角度而言真是諷刺。
  以他的能力和財力當然有辦法把神崎兄弟的過去調查得一清二楚,他只要動動手指就夠了。但他不想。基於某種堅持之上,他想聽神崎親口解釋。
  解釋他為何總是迴避話題、解釋他為何如此疏遠自己的兄長。
 

  沉默塞滿巨大的客廳,電動的音效聽來格外刺耳。

  
  姬川摘下墨鏡。
 
  「你一直掛他電話,他很擔心。」姬川湊到神崎身旁,拍拍他的頭,試著來點軟性攻勢,「雖然不干我的事,但我答應他要轉告你。」
  
  背景音樂赫然變得悽楚,螢幕上寫著大大的「YOU LOSE!」。
  神崎丟下搖桿。
  「我要走了。」他推開姬川,隨手一抓運動外套就要離開。眼神始終沒有對上姬川。
  姬川捉住他的手,神崎轉過頭來想要罵他,他卻強硬地把神崎拉近懷裡。
    
  「要走可以,先解釋為什麼你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姬川低聲地說。


-----------------------


本來重點要擺在哥哥身上,想寫的是姬川的嫉妒,最後卻變成姬川好帥(????????)。
應該要是姬→神→零哥之類的,殊不知………沒辦法我根本姬神重症了XD
下次一定好好寫哥哥,不過一方面又擔心寫一寫完全變自創去…

2011/04/04

【惡魔奶爸】動畫11話的補完~(姬神)



  (為什麼我現在會蹲在這裡看著一個礙眼的死飛機頭呢?)
  
  三十分鐘前神崎領著城山和夏目踏上返家的道路。實際上,與其說是「領著」,不如說是城山堅持要護送神崎回家,而夏目只是單純地希望遇到什麼有趣的突發狀況。不論怎樣,三個人總是一起上下學。
  就當神崎吸著優格路奇時,他瞥到平時經過永遠空空如也的工地裡躺著一個不屬於工地裡應該出現的東西。
  呃、應該是人。而且是個他認識,並且討厭到不能再討厭的人。



  接下來的行動連他自己都嚇非常大一跳。
 

  「……你們先回去。」神崎瞥了城山一眼。(題外話,城山一直很好操控,雖然神崎不是很清楚城山這麼忠心原因,不過身邊有隻訓練有素的狗並沒什麼好嫌棄的。)他搖搖手中的優格路奇,緊張到根本沒發現其實液體流動的聲音很明顯,「喝完了,我去個便利商店。」
  正當城山要開口闡明一堆他對神崎哥有多忠心有多崇敬他可以買個一百瓶優格路奇獻給他不求回報時,夏目內心的雷達敏銳地察覺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大概非同小可,這次錯過他大概會後悔個一世紀。
  「那我們就先走囉,神崎君。」夏目掛著滿面春風的笑容神速抓走城山。

  

  神崎時常覺得夏目很恐怖,外表纖細卻力氣很大很會打架什麼的。但打死他都不會承認。
  
  不過,夏目真正恐怖的地方神崎根本一點都不懂。



  神崎當然不知道夏目只是拖著城山躲到工地的轉角等著看好戲。他張望四周確定沒人後走進工地。
  (我來這裡到底要幹嘛?)
  他厭惡地瞪了呈大字型昏死在地上的姬川。神崎並不在意姬川發生什麼事。
  況且知道了又能怎樣?
  (才不會幫他報仇咧。)
  
  有點想對他補個兩拳,但看他昏得很徹底,神崎覺得不能趁人之危。
  他突然覺得自己很蠢。

  (唉。)


  他瞪著姬川一分鐘之久,一種名為好奇心的東西在這段時間內悄悄蔓延開來。神崎蹲到姬川旁邊,伸手摘掉他的墨鏡。動作輕到他自己都佩服自己。

  他的臉突然一陣發熱。

  「靠。」
  神崎第一次覺得世界很不公平。又帥又高又多金的人竟然出現在現實生活之中,而且跟他同校。
  (討厭鬼!)
  他決定要一直討厭姬川。然後把持續發熱的臉怪罪給怒氣。

  他憤憤地把姬川的墨鏡架回他臉上,動作重到他覺得自己太智障。姬川醒了。神崎以驚人的速度從姬川身邊彈開並搜索腦中任何可用的理由來解釋他為什麼隻身一人待在姬川旁邊。
  他在姬川要發問之前故作冷靜遞出喝了一半的優格路奇,謊稱販賣機掉出兩罐找不到人只好大發慈悲送給他喝。
  這理由爛到連神崎自己都聽不下去。但話已經脫口而出。
  精明的姬川一反常態紳士地沒有深究,只是數落個幾句接過優格路奇大口吸了起來。

  (天啊他喝了…我用過的吸管……)
  神崎突然想揍自己和姬川各一拳。

  「這真好喝欸。」姬川不知道神崎有沒有聽出他話裡的意思,他唯一知道的事就算在夕陽之下神崎的臉還是紅得明顯。


  城山在隔天早晨來神崎家接他時看起來像掉到水溝裡可憐兮兮的小狗,而夏目的笑容簡直像朵盛開的蓮花。
  (搞什麼鬼啊這兩個人!)
  神崎覺得毛毛的。事有奚翹,但那兩個人口風該死的緊。


  姬川開始追神崎是不久之後的事,等到他們開始交往,神崎才知道這兩個人目擊一切。
  他真想挖個十公尺深的地洞把這兩個人埋進去,但他不能,所以他口出惡言後滿臉通紅地逃走了。
  
  「神崎君真的很可愛呢。」夏目笑出眼淚。
  「廢話。」姬川闔上手機,他一秒不差的把剛剛的畫面全錄了下來,「你可別對他動歪腦筋。」
  「我才不會唷,小姬。」夏目看了眼一旁的城山,「你該擔心的是小城吧~」
  
  城山完全是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的表情。

-----------------

純情萬歲!
小城加油!我不是刻意要把你寫得這麼可憐!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