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7

【戰國BASARA-三吉】

想不到題目呵呵。

---




  不幸啊,降臨吧。
  自從大谷吉繼確定自己得了「業病」之後,心心念念的就是這句話。

  「最好,」吉繼坐在書桌前自言自語,還未纏上繃帶的手支著頭,「降臨在任何人身上。」
  正值八月,花開了滿庭院,招來了不少粉蝶。一隻小巧的紋白蝶揚著翅膀晃進書房,停駐吉繼的膝上。
  吉繼凝視蝴蝶,又移開視線。
  「也只有你才會接近我吧。」
  生意盎然的庭院裡杳無人煙。自從吉繼患病一事傳開,就幾乎沒人願意接近他的居所。大谷家的奴僕也僅剩那些以前跟吉繼最親的幾個,其他人根本是掛著虛偽的笑容向吉繼謝罪然後以逃難的速度離開這地方。
  誰不知道那些蟲子是用怎麼樣的口氣在私下說長道短?吉繼淡然面對這些,反正跟蟲子計較是毫無意義的。



  不遠處的長廊上傳來腳步聲,紋白蝶因地板震動而飛離。
  「大谷大人。」奴僕跪在拉門之外,阻隔了與吉繼的視線接觸。
  是吉繼要奴僕這麼做的,他不願意這副自認難看的身軀被任何人看見。
  「怎麼了?」
  「石田大人求見。」


  也是時候了。吉繼心想。


  「請他等等。」
  奴僕應了聲後退下了。吉繼有些艱難地以身旁的柺杖支起身子,走向櫥櫃拿出繃帶,熟練地纏起雙手、雙腿、臉部,並戴上頭套,臉蒙上白布。正準備起身朝會客室走去,卻發現三成就站在書房外。
  「太慢了,刑部。」
  「抱歉。」吉繼揚揚手腕上垂下的繃帶。
  「早就說過我根本不在意你外貌變得如何。」三成不等吉繼反應就踏進書房,跪坐在吉繼面前。



  吉繼打量著眼前的男人。自從秀吉死後,三成拒絕任何人的拜訪,包含吉繼。因此吉繼已經好一段時間沒看到三成。



  「滿臉病容。」吉繼有些生氣,他知道三成從來不會好好照顧自己,「都沒吃飯吧。」
  三成一臉剛毅,「那種事情不重要。」
  「太閣殿下和竹中大人在天之靈會難過的喔。」
  「那種浪費時間的事情對我有什麼好處?」
  吉繼喚來奴僕要他們弄些簡單的料理,「不吃的話,你就請回吧,不管你想談什麼,我都不會理你喔。治部少輔。」
  感受到吉繼怒氣的三成為之語塞,只好順著吉繼的意。
  吉繼滿意地笑了笑。




  
  「你決定要跟家康開戰吧?」吉繼捧起茶杯,輕啜一口。
  「絕對要。」三成夾起烤得恰到好處的鯖魚,「不能饒恕那個背叛秀吉大人的傢伙。」
  「這樣啊。」

  「所以要請你當我的軍師,刑部。」
  吉繼嘆了口氣,滿臉都是『我就知道』的無奈。

  「我這種隨時都可能會死掉的身體,你能放心把軍隊交給我嗎?」吉繼無力地看著三成。
  「胡說什麼!」三成憤慨地放下碗筷,「我不許你死!」

  這孩子在說什麼呢。吉繼有些想笑。

  「況且也沒有士兵敢接近我喔。」
  「誰敢違抗你命令,格殺勿論。」
  吉繼眨眨眼,「你是認真的?」
  「你何時看過我開玩笑了,刑部。」三成又拿起碗筷,夾了一個醃蘿蔔。

  確實沒有。




  這個男人,石田三成,是至今唯一一個在知道自己患了傳染性的不治之症還能以相同態度面對自己的人。
  而且也毫不在乎自己逐漸崩毀的外貌。

  為什麼呢?



  庭院的陽光灑進書房中,映在三成身上。
  吉繼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光芒耀人。



  沉默溢滿整個空間,三成用完餐,放下碗筷。
  「三成啊。」吉繼打破寂靜。他拄著柺杖起身,向庭院走去。


  三成的視線始終向著吉繼。

  
  「如果我死在戰場上,你要……」紋白蝶又飛舞而來,停落在吉繼肩上。
  話語到了喉頭,卻說不出口。


  吉繼並不希望三成死,卻覺得獨自死去太過孤單。

  真是自私啊。吉繼失笑。



  「不是說了不許你死嗎。」三成捉住吉繼的手,逼迫他轉過身來面對自己。


  紋白蝶飛向青空。




  「我會保護你的,紀之介。」



  
  感受到三成的手傳來的溫度。
  吉繼突然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這種心情。


  
  「這樣啊。」吉繼朝著三成微笑,「沒辦法,只好答應你了。」


  
  或許我會因為保護三成而死也說不定。吉繼心想。



---

三吉寫起來是最開心也最可愛的一篇XD
基本上目前腦中構思跟吉繼有關的文章幾乎都偏向輕鬆愉快,果然還是想讓吉繼開開心心。
最喜歡吉繼了齁。

這篇的三成雖然很不害臊(笑),但是基本上還是搞不懂愛是怎麼一回事。三成只是順著自己的意思對吉繼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並沒有已經置身戀愛中的感覺,至於什麼時候才會領悟愛的真諦(XD)也是很久之後的事了,或許要到吉繼擋下忠勝的攻擊後吧。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吉繼愛得很辛苦XD所以下一篇大概會讓他愉快地S官兵衛吧X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