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7

【戰國BASARA-三吉】

想不到題目呵呵。

---




  不幸啊,降臨吧。
  自從大谷吉繼確定自己得了「業病」之後,心心念念的就是這句話。

  「最好,」吉繼坐在書桌前自言自語,還未纏上繃帶的手支著頭,「降臨在任何人身上。」
  正值八月,花開了滿庭院,招來了不少粉蝶。一隻小巧的紋白蝶揚著翅膀晃進書房,停駐吉繼的膝上。
  吉繼凝視蝴蝶,又移開視線。
  「也只有你才會接近我吧。」
  生意盎然的庭院裡杳無人煙。自從吉繼患病一事傳開,就幾乎沒人願意接近他的居所。大谷家的奴僕也僅剩那些以前跟吉繼最親的幾個,其他人根本是掛著虛偽的笑容向吉繼謝罪然後以逃難的速度離開這地方。
  誰不知道那些蟲子是用怎麼樣的口氣在私下說長道短?吉繼淡然面對這些,反正跟蟲子計較是毫無意義的。



  不遠處的長廊上傳來腳步聲,紋白蝶因地板震動而飛離。
  「大谷大人。」奴僕跪在拉門之外,阻隔了與吉繼的視線接觸。
  是吉繼要奴僕這麼做的,他不願意這副自認難看的身軀被任何人看見。
  「怎麼了?」
  「石田大人求見。」


  也是時候了。吉繼心想。


  「請他等等。」
  奴僕應了聲後退下了。吉繼有些艱難地以身旁的柺杖支起身子,走向櫥櫃拿出繃帶,熟練地纏起雙手、雙腿、臉部,並戴上頭套,臉蒙上白布。正準備起身朝會客室走去,卻發現三成就站在書房外。
  「太慢了,刑部。」
  「抱歉。」吉繼揚揚手腕上垂下的繃帶。
  「早就說過我根本不在意你外貌變得如何。」三成不等吉繼反應就踏進書房,跪坐在吉繼面前。



  吉繼打量著眼前的男人。自從秀吉死後,三成拒絕任何人的拜訪,包含吉繼。因此吉繼已經好一段時間沒看到三成。



  「滿臉病容。」吉繼有些生氣,他知道三成從來不會好好照顧自己,「都沒吃飯吧。」
  三成一臉剛毅,「那種事情不重要。」
  「太閣殿下和竹中大人在天之靈會難過的喔。」
  「那種浪費時間的事情對我有什麼好處?」
  吉繼喚來奴僕要他們弄些簡單的料理,「不吃的話,你就請回吧,不管你想談什麼,我都不會理你喔。治部少輔。」
  感受到吉繼怒氣的三成為之語塞,只好順著吉繼的意。
  吉繼滿意地笑了笑。




  
  「你決定要跟家康開戰吧?」吉繼捧起茶杯,輕啜一口。
  「絕對要。」三成夾起烤得恰到好處的鯖魚,「不能饒恕那個背叛秀吉大人的傢伙。」
  「這樣啊。」

  「所以要請你當我的軍師,刑部。」
  吉繼嘆了口氣,滿臉都是『我就知道』的無奈。

  「我這種隨時都可能會死掉的身體,你能放心把軍隊交給我嗎?」吉繼無力地看著三成。
  「胡說什麼!」三成憤慨地放下碗筷,「我不許你死!」

  這孩子在說什麼呢。吉繼有些想笑。

  「況且也沒有士兵敢接近我喔。」
  「誰敢違抗你命令,格殺勿論。」
  吉繼眨眨眼,「你是認真的?」
  「你何時看過我開玩笑了,刑部。」三成又拿起碗筷,夾了一個醃蘿蔔。

  確實沒有。




  這個男人,石田三成,是至今唯一一個在知道自己患了傳染性的不治之症還能以相同態度面對自己的人。
  而且也毫不在乎自己逐漸崩毀的外貌。

  為什麼呢?



  庭院的陽光灑進書房中,映在三成身上。
  吉繼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光芒耀人。



  沉默溢滿整個空間,三成用完餐,放下碗筷。
  「三成啊。」吉繼打破寂靜。他拄著柺杖起身,向庭院走去。


  三成的視線始終向著吉繼。

  
  「如果我死在戰場上,你要……」紋白蝶又飛舞而來,停落在吉繼肩上。
  話語到了喉頭,卻說不出口。


  吉繼並不希望三成死,卻覺得獨自死去太過孤單。

  真是自私啊。吉繼失笑。



  「不是說了不許你死嗎。」三成捉住吉繼的手,逼迫他轉過身來面對自己。


  紋白蝶飛向青空。




  「我會保護你的,紀之介。」



  
  感受到三成的手傳來的溫度。
  吉繼突然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這種心情。


  
  「這樣啊。」吉繼朝著三成微笑,「沒辦法,只好答應你了。」


  
  或許我會因為保護三成而死也說不定。吉繼心想。



---

三吉寫起來是最開心也最可愛的一篇XD
基本上目前腦中構思跟吉繼有關的文章幾乎都偏向輕鬆愉快,果然還是想讓吉繼開開心心。
最喜歡吉繼了齁。

這篇的三成雖然很不害臊(笑),但是基本上還是搞不懂愛是怎麼一回事。三成只是順著自己的意思對吉繼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並沒有已經置身戀愛中的感覺,至於什麼時候才會領悟愛的真諦(XD)也是很久之後的事了,或許要到吉繼擋下忠勝的攻擊後吧。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吉繼愛得很辛苦XD所以下一篇大概會讓他愉快地S官兵衛吧XD

2010/12/05

【戰國BASARA-家三】終結(R-15)

其實應該是家→→→→→→→→→→→→→三才對。

---



  豐臣軍大勢已去。總大將石田三成逃進深山仍被德川軍發現,活捉關入大牢。
  德川家康下令三日之後,將之斬首示眾。





  家康步入地牢。身著白色單衣的三成跪坐在牢籠的中央。
  他看見家康,卻毫無反應。

  「解開手銬腳鐐。」家康下令,「然後所有人退下。」
  「但是家康大人……!」
  「沒關係的。」
  士兵們行了禮,帶著不安的神情離去。


  家康走進牢籠之中,在三成的面前坐下。
  「聽說你不吃不喝。」家康苦笑,「身體會壞掉喔。」
  「與你何干?」三成迎上家康的視線。


  還是那種冷冽懾人的眼神。家康心想。



  他一直心醉於這雙眼眸。
  但三日之後,它就要失去那淡金色的炫目光澤。


  
  家康的面容蒙上一層陰影。



  「我很擔心你,三成。」
  三成冷笑一聲,「擔心我會死在牢裡,無法讓你用來殺雞儆猴嗎?」
  「你知道我根本不願意那麼做。」家康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為了天下太平,我不得不如此。」
  「啊、是了,」三成始終維持著跪坐的姿勢,他將背脊挺得更直了些,「天下太平嘛。」



  
  眼神中滿是譏諷。


  家康慌了起來。




  「為什麼三成你至始至終都不相信我?」
  「背叛了秀吉大人的你還敢跟我談什麼信任!」
  「我無法認同秀吉公的治理方式!」
  「所以殺人是你解決這件事的方法嗎!?」三成怒吼,「這樣難道就有道義可言嗎!?」
  「這是權宜之計!」家康再也掩飾不住眼神中的驚慌失措,「我從沒有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但你內心這麼認為!」


  家康無言以對。
  三成斂起怒容。
  一切歸於闃靜,方才的爭吵彷彿只是湖面上的陣陣漣漪。


  他們望著彼此。


  家康覺得那雙金色的瞳孔寫滿了三成內心的怨懟,那樣澄澈又堅定地指責著他。



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



  幾十次幾百次幾千次幾萬次。




  對方輕蔑的神情使家康幾乎無法忍耐。並且因為這種挑釁,使他失心瘋般地想在此時此刻將三成以實際的方式據為己有。
  他必須讓石田三成知道,他到底是以何等程度愛著他的。






  家康將三成壓倒在地,粗暴地吻著他,輕易地探入口腔,唾液相融一起。三成感到驚恐不已,他試著掙扎,但雙手被家康箝制以及湧現而上的嘔心感讓他使不上力。
  家康吻遍三成的臉、移到耳朵、接著是脖頸,觸感就如家康想像一般骨感卻又光滑。手循著單衣的交疊處狂暴卻又輕柔地愛撫著三成白皙的大腿根部。家康放開對方的雙手,開始解去三成的衣物。
  「不要碰我!」三成尖叫,並使盡全力設法推開家康,「滾開!去死!」
  家康無視於三成的反抗,他再次吻住三成的唇,右手則開始套弄三成的下體。三成變本加厲的怒吼吶喊推打抓咬,但生理反應背叛了自己,聲音逐漸混雜了斷續的喘息。


  最終三成不再抵抗。


  家康因為這極大的轉變而回過神來。他低頭望著三成。
  





  眼淚就這樣橫著三成的雙頰滴落。





  
  家康猛然一震。

  這不是他預期得到的結果。
  為什麼給予愛,收回的卻是純粹的憎恨?
  




  家康退開,伸手想幫三成將單衣穿好,但三成用力地揣緊衣物慌張地往角落退去。
  「三成我…」話語未落。
  「你再碰我一次。」眼淚仍繼續掉落,聲音顫抖,「我會自殺。」






  家康赫然徹悟自己犯了錯。






  打從他計畫著要從豐臣秀吉的手中將天下奪走時,他就錯得離譜。
  他構思的太平盛世,三成永遠身在其中。現在卻根本背道而馳。




  家康覺得自己太過自私。
  然而道歉也只是徒然。


  他加害於三成身體上、心靈上的傷口,早就大到無從修補的境界,一點一滴地將石田三成這個人吞噬殆盡。


  德川家康一手造成的。
  深愛著石田三成的德川家康是這一切的元凶,而他渾然不知。



  多麼可笑。
  






  家康沒有再看三成一眼。



  他落荒而逃。




---

為了滿足寫悲劇和床戲的慾望產生的一篇!(靠)
一直認為三成不可能在家康殺了秀吉之後還會對家康有任何正面的感情,所以他們真的要發生什麼關係的話也只有可能在傘下時期吧。沒有打算把家康寫得這麼狠心,所以讓他停手了。其實要轉成三成心甘情願也是毫無問題(差點就要下手這麼寫),只是論心態而言那樣太不合理了。
所以我認為很多家三衍生都太不顧三成的心情了啊啊啊啊。但我還是很愛看(毆)。
這只是我內心的家三。

至於時間設定什麼的就不要追究了反正BASARA自己的時間背景也亂七八糟嘛~

2010/12/03

【衍生文】起始--《物理屬於相愛的人》

超超超久沒更新!

---




  這個世界的Sebastian娶了Maile、有了Liam。那個世界的Sebastian卻與Oscar擁有彼此。




  Sebastian結婚的那天,Oskar憤然離去,驅車返家,將櫥櫃上的銀色相框摔進抽屜裡。


  Oskar要的是那個世界的Sebastian。
  那個專屬於他的、那個能與他合證物理屬於相愛的人的Sebastian。
  Oskar痛恨Sebastian的多重世界觀。它讓Oskar抱持著對Sebastian終有一天會回到他身邊的期待,然後又硬生生地被現實打醒。



  他又撿起相框,將身體埋進柔軟的咖啡色扶手椅中。用指腹輕撫著相片中仍十分年輕的Sebastian。


  「雙重思想不能留。」Oskar低語。


  他的內心開始構築一個能打碎Sebastian一切信仰的事件,而Oskar將在其中扮演救贖Sebastian的角色。



  Oskar將會奪回那個他所需要的Sebastian。
  並且他有強烈的自信心。





---

唉唷超喜歡Oskar!

2010/01/28

《初識德國》展覽感想

半條列式,我最近的腦子有點難以把心得組織成一篇文章(喂)。

*德國人的幽默
嘛,基本上就是只有他們自己才會懂得幽默,講個笑話,笑點還要解釋給別人聽,這樣已經不算笑話了喔XD
有一句話超諷刺也超好笑:「世界上最精短的一本書是?——《德國人的幽默之千年紀錄》
還有另一個笑話是談論英、法、德國人在退休之後,做些什麼事。

  英國人退休了做什麼? 他們九點起床,喝一杯Scotch,然後去打高爾夫球。
  法國人退休了做什麼? 他們十點起床,喝一杯Bordeaux紅葡萄酒,然後去女友家做客。
  德國人退休了做什麼? 他們七點起床,帶上自己的安心劑,然後去工作


不是已經退休了嗎喂!!!!!!(哭笑*?*)路德你這個工作狂!身為自宅警衛隊的哥哥都要哭了!
另外,Scotch是一種蘇格蘭威士忌。老了不要太愛喝酒啊兩位XD

*德國人都是工作狂
雖然上面是則笑話,但實際上德國人就是工作狂沒錯(哀)。德國有十幾句諺語都是在勉人能者多勞,我光看都累了(是的當個尼特族是我的野望^q^)。
比方「工作帶來麵包,懶惰帶來飢餓。」(唉唷我剛怎麼打成基爾b),可是我覺得工作也帶來飢餓(掩面),而且基爾沒工作他也是有麵包吃,不公平啦他是小白臉(基爾:干你屁事!)。
赫德說:「工作是止血的膏藥,工作是道德的泉源。」講成這樣,不工作真是比米蟲還不如,因為沒道德orz
馬丁˙路德更說:「人為了工作而出生,就像鳥兒為了飛行。」不工作就等於失去作為人的意義了^q^對不起!我以後會好好找工作的!對不起!找不到我也沒辦法(被路德打爆)。

*德國人的偶像
不太訝異、但又覺得妙,德國多數人第一名的偶像是——自己的媽媽
好可愛喔XD(萌)
包括我在內,很多人或許會猜第二名大概是爸爸,但錯了,第二名是泰瑞莎修女,第三名才是爸爸(笑)(爸爸淚目),總有一種基爾絕對會聲稱自己是「兄兼母職」的感覺XDDDD
BTW,第六名是一個叫做阿爾伯特的人,害我笑好大XDDD(毆)

*德國女性的身高
雖然義呆總是說德國女孩子都很大一隻,但意外的,女性的平均身高在165~169之間,是我覺得美麗性感的大姐姐都應該要有的身高,但又剛剛好,不過太超過的程度。
而且根本沒有比義呆高大嘛XD

*德國人的旅遊地
第一名不意外,就是義大利(笑);第二名也很正常,是奧地利;第三名有點神奇,是西班牙。
第三名之後比例就大幅縮減,依次是荷蘭→法國→土耳其。我想土耳其居第六名大概有土耳其人是德國比例最高的移民的因素在。
但在旅遊開銷方面,前三名剛好顛倒過來,西班牙這比較貴嗎?還是說義大利人因為害怕德國人都會免費送很多贈品?XD(應該不是)在旅遊次數排不上名的美國,在旅遊開銷上卻排了第七,應該是距離因素吧?

*德國人的愛情定義
人生的意義主要在於找到一個幸福和諧的伴侶。欸我以為是工作?(靠)
這項指數,男性比女性還要更相信這個說法v
而且,德國人高達82%相信真愛的存在,啊啊真是純情少年啊路德vv(開小花)

*十樣讓德國人最引以為豪的東西
1。詩人和思想家
2。戰後重建
3。古典音樂和作曲家
4。科學研究
5。科技成就
6。中世紀的歷史古蹟和教堂
7。民主
8。個人自由
9。兩德統一(竟然弄成粉紅色)
10。體育方面的成就
第二、九名讓我好感動唷(笑),感覺第三名是路德會跟貴族吵起來的話題XD

DSC00028
這是柏林圍牆的一部分,超想偷回家(喂)。



---

這樣也寫了一千多字,好累(攤)。(竟然這樣就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