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5

【APH】構築之;然而崩毀 其之一

架空。主東西兄弟。

---

  普/魯/士望著鏡中的自己,長相原來就很好看的他,將瀏海往後梳看來更是幹練,一身俐落的黑色西裝搭上恰到好處的領結在今晚已經收到無數的稱讚。為了在社交圈內讓眾人留下深刻印象,普/魯/士的外貌、談吐、行為舉止永遠是無可挑剔的,這麼做都是為了能順利繼承父親的財團,總裁的位置對年僅二十三歲即是總經理的普/魯/士來說,業已是囊中之物。

  不住地打了個呵欠,他厭倦這種偽裝,但掩飾野心是必須的;同時,他也是為了讓德/意/志更加地依賴身為家中長子的自己,當他證明自己有擔任企業負責人的那天,父親也會放心地將年幼的德/意/志交給自己保護。德/意/志是父親與第二任妻子生下的孩子。當德/意/志來到這個家的那天,普/魯/士漸漸對他產生一種偏執的佔有慾;即便他是同父異母弟弟,那份不正常的情感仍如藤蔓般滋生。德/意/志自然是沒有察覺,他敬愛普/魯/士、將他視為模範。

  普/魯/士並不急著讓德/意/志知道自己的情感,現狀是完美的。他朝鏡中的自己一笑,走出洗手間。


  過了九點,父親的演講已完畢。普/魯/士正與一些其他財團千金們攀談,雖然認為跟花痴一般盯著自己巧笑倩兮的女人們實在很愚蠢,但普/魯/士仍得讓小姐們感到心情愉快。他趁著啜飲香檳時將眼神轉開,瞥見德/意/志端正地坐在角落的一座沙發上看書,臉上帶著些許倦容。普/魯/士心情好了起來。

  「小姐們,容許我失陪。」他臉上的苦笑看似煞有其事。

  千金們不約而同露出失望的表情,此起彼落地叫普/魯/士等會兒一定得再來跟他們聊天,普/魯/士露出笑容賠了個不是,往德/意/志的方向走去。

  走到沙發前,德/意/志因光線被擋住而抬頭看了看,發現是普/魯/士,他露出開心的笑容。

  「哥哥!」他將書闔上,本想牽起兄長的手,往寢室走去。一想到場合隨即怯怯地說,「宴會還沒結束,我自己會乖乖上床的。」

  普/魯/士一笑,毫不介意地一把抱起德/意/志,「我怎麼可能為了這種無聊的宴會就拋下你不管?」

  「啊、快放我下來!」德/意/志害羞地抗議,「會被其他人看到!」

  「看到也沒關係。」

  德/意/志本想堅持自己的意見,卻發現宴會的表演節目正要開始,舞台以外的燈光昏暗下來,所有人的視線都是向著與他們兩人恰巧相反的方向。於是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仍感到一絲羞赧。他伸手環住普/魯/士的頸項,因為兄長的體貼感到高興。


  確實賓客們都沒有看到兄弟倆的離去,但薩/克/森並沒有遺漏。他離開宴會,尾隨著普/魯/士和德/意/志。

---

四月多設定的架空現代文終於開始動筆,寫點正經黑暗的文也不錯。本來想設定日/耳/曼先生、巴/伐/利/亞和薩/克/森的名字,最後還是用了國名。
年齡小小地修正過了,但是只有基爾的部分,路德依舊是十二、三歲左右。也把義呆的角色拿掉了XDz
總之要好好地填這個坑X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