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8

【PD】Transforminator。變形終結者。

Perry the Platypus×Dr.Doofenshmirtz
歡樂向(大概)。

---

  一如往常,鴨嘴獸Perry必須阻止邪惡科學家Doofenshmirtz的邪惡計畫。

  Perry將降落傘扔掉並用雙腿一踢,從破碎的窗戶一躍而進Doofenshmirtz的邪惡企業實驗室,卻馬上被Doofenshmirtz用手銬腳鐐困在實驗台上。
  接著Doofenshmirtz就要開始講解他的新發明並搭配一段(自稱)令人泫然欲泣的故事。
  「哼哈哈哈!這就是『變形終結者』!」Doofenshmirtz雙手一張展示他口中的變形終結者,「至於為什麼要發明變形終結者,其實是……」
  Perry瞪了Doofenshmirtz一眼,完全不想認真聽他的悲慘童年。他開始搜尋任何能幫助自己逃脫的物品,恰巧他的腳下就有一塊小鐵片;他算計著要將那塊鐵片用尾巴掃到Doofenshmirtz臉上,再彈回來打壞右手的手銬。
  「……好吧我來看看。」Doofenshmirtz終於脫離悲傷的情緒,他換上一副興奮無比的神情,轉動變形終結者的控制鈕,「就選『石頭』好了!把你變成石頭再丟進河裡!」
  Doofenshmirtz開心地將變形終結者的砲口對準Perry,Perry抓準時機在此時將鐵片掃出。

  但他失手了。

  鐵片並沒有按計畫般打到Doofenshmirtz,而是彈到控制鈕上。Doofenshmirtz只顧著想像Perry被變成石頭的模樣而沒有特別注意。
  Perry瞥到控制鈕的箭頭已不指在『石頭』上。他只希望不是將控制鈕轉向更糟糕的選擇。

  Perry被正面射中,實驗室裡瀰漫著濃煙。Doofenshmirtz興高采烈地衝上前去準備撿起在自己腦內已經變成石頭(在他的想像中大概是藍綠色的。)的Perry往Doofenshmirtz的邪惡企業外頭的小河扔去。
  「咦奇怪這摸起來的感覺不太像石頭……」Doofenshmirtz摸索了老半天,「軟軟的,而且你怎麼感覺變大了啊,鴨嘴獸Perry?」
  「這遠比我所期望的要來得好太多了。」
  「什什什什什什什麼?!你會講話?!」Doofenshmirtz嚇得倒退三步。
  Perry伸手將Doofenshmirtz拉回面前並把他壓制在原本困住自己的實驗台上。
  「我想人類會說話是應該的。」Perry靠近Doofenshmirtz耳邊用磁性的低沉嗓音說。
  Doofenshmirtz傻傻地瞪大眼看著眼前的『人類』。比自己還高上不少,穿著黑色大衣,亂中有型的頭髮和瞳孔是相同的藍綠色,頭上戴的帽子與先前完全相同只不過是放大版。
  Perry看著Doofenshmirtz,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滿足感。他淺淺地露出笑容。   Doofenshmirtz必須承認人型的Perry實在是蠻帥的,而且聲音很性感。
  「可、可是我確定我剛剛明明是選『石頭』的啊!」Doofenshmirtz驚慌地搖搖頭。
  「我換了個選項,有意見嗎?」
  「……我幹嘛把『人類』放進去?」Doofenshmirtz憂傷地喃喃自語,「好吧,接下來的發展大概就跟平常一樣,你揍飛我,然後我說『我恨你,鴨嘴獸Perry』之類的巴拉巴拉巴拉。不對,應該是『人類特務Perry』?還是『鴨嘴獸Perry』好了,已經習慣了沒辦法。」
  Perry挑眉,這種變成人類的難得機會不適當使用就太愚蠢了。
  「我想我們可以做一點更有趣的事。」Perry帶著些許邪惡氣質微笑著,他摘下他的特務帽。


  「我恨你,鴨嘴獸Perry!」不久之後,Doofenshmirtz的邪惡企業實驗室內傳來這樣的高聲尖叫。
  其實跟以往沒什麼太大的不同。

---

這也能擠到一千多字(噴)。
而且標題好白癡,為了配合杜芬舒斯沒辦法XD

把小孩子不能看的地方省略掉了,內容請自由心證XD
杜芬舒斯你好難寫喔,寫你都很想笑XD(好壞)
Perry的部分真的私心放很多ˊˇˋ

2009/08/25

PE~RRY~♫

Terry
是的就是飛哥與小佛裡的鴨嘴獸Perry(27)v

這是特務型態,平時就是一個呆呆笨笨時常微笑的大哥哥ˊˇˋ
髮色是藍綠色的,眼睛也是同樣顏色。

目前正在思考要不要把杜芬舒斯美化成弱氣大叔…(慢著)
Perry是年下攻喔ˊˇˋ

2009/08/12

HTF日和


這東西好神XD
Flippy覺醒的瞬間太萌(鼻血)。


這超可愛的XDDDDD
出乎意料之外的內容XD

2009/08/11

【二十字微小說挑戰】Transformers-BBB×Wasp

沒人點只是自己想寫w

---

First Time(第一次)
「可惡的Bumble Bot到底要對Wasp做什麼?!」
「……能量交換?」

Horror(驚慄)
那隻機械巨蜂與自己毫無相似之處。

Hurt/Comfort(受傷/安慰)
「嘿、對不起。」他說,「認真的。」
Wasp只是沉默。

Episode Related(劇透)
「Waspy…」
「別這樣叫我,Bumble Bot。」他毫不領情。

Adventure(冒險)
「跟有機體結合,有意義嗎?」
「為了殺你怎樣都好。」

Fantasy(幻想)
Bumblebee和Wasp終有言歸於好的一天。

Suspense(懸念)
他唯一的願望就是向他復仇。

Tragedy(悲劇)
他們早在幾百萬個循環以前就已愛上對方。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Wasp瞪著音訊系統損壞的黃色Autobot喃喃自語,「Bumble Bot……」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Wasp或許可以原諒Bumble Bot。」

---

大致上挺虐心的這對……也是難寫的原因囧。
AU那題是自己的私心,總覺得實寫BBB和Wasp湊在一起會很可愛XD
私認為Fantasy實在太虐了點…XDrz(←很愛)

2009/08/09

Alan Dean Foster的王道CP絕對是IR

  Ratchet stepped back and contemplated his handiwork. As he did so, Ironhide leaned forward to point.
  "I think you missed a seam there, just below…"

  Ratchet往後站凝視自己的作品。當他這麼做時,Ironhide傾身向前。
  「我想你漏了個裂痕,就在那下面…」


喔喔喔喔這段讓我興奮得睡不著覺!!!!!!!
這段話是Ratchet幫OP裝好外掛之後發生的,Alan你幹得好!(拇指)(不要裝熟)
鐵皮講了那句話之後絕對會招來白眼+扳手攻擊,好萌喔喔喔vvvvv
完全是老夫老妻的對話模式啊ˊ/////ˋ
光想到接下來鐵皮會被S就覺得無比歡欣!(幹)


  Optimus shooed away a gull that sought to perch on his shoulder.
  Optimus噓聲趕走一隻試圖棲息在他肩膀上的海鷗。

這段好可愛XDDD原文比我翻譯的可愛很多,我喜歡shoo這個字XD
但不過就是一隻小小的海鷗OP你有必要把他趕走嗎,讓他停一下也不礙事啊XDDD

2009/08/07

其實我愛狗血

  "Only a Prime can defeat The Fallen. That is why he returned to Cybertron to wage war. All direct descendents of The Prime Dynasty were slaughtered. Except for one who was hidden away, an orphan, forever unaware of his destiny."
  Sam looked up in recognition. "Optimus Prime."

  「只有Prime能夠打倒Fallen,那就是為什麼他回到Cybertron引起這場戰爭。所有的Prime世代的直系血親都已經被屠殺,除了某個被藏了起來的人、一個孤兒、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命運。」
  Sam抬頭說,「Optimus Prime。」



∑O口O


爺爺您真是會爆料,知道這種程度的八卦!
這麼說來Prime其實應該是一個姓氏……


如此狗血的超展開讓我忍不住就用台灣的連續劇模式補完(掩面):

  Prime世家的兄弟們合作經營Autobot企業,那是Cybertron上的最大企業。但兄弟之一的Fallen卻無法接受其他Prime們的經營手段,他無法滿足於現狀,Fallen的野心是想將Cybertron上的所有公司都加以併吞。他開始與其他兄弟們作對,派手下將Prime們一個一個殺掉,甚至將兄弟們的孩子斬草除根。他曾短暫地當上Autobot企業的總裁,但卻沒想到一個他始終不知道的Prime世家的後代仍活在這個世界上。
  Optimus Prime在Prime兄弟內鬨的當時被他的父親送至一個平凡的家庭中成長,直到他成年,他的養父母才告訴他,他是Autobot企業總裁的唯一接班人的事實。Optimus為了替親生父親報仇,成功應徵到了Autobot企業的某個職位,努力工作並得到多次升遷,最終擔任了公司的總經理。在一次Fallen召開董事會時,他在所有董事面前拿出了自己的身分證明,成功將Fallen逼下台。Optimus成功地坐上了總裁的位置。
  以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的Optimus,發現在Fallen離開公司之後,一家新的企業其營業額突飛猛進,甚至超過了Autobot企業的總營業額。Optimus知道這件事不太對勁,派人去調查之後發現那家企業叫做Decepticon企業,表面上的總裁是Megatron,而暗地裡實際操弄公司內部營運的其實正是Fallen。
  究竟(盛○如調)Fallen的目的是什麼?Optimus又該如何面對這場鬥爭?兩大總裁之間又會激盪出什麼火花來呢?而兩個企業的職員之間又會有什麼情愛糾葛?請按時收看《Transformers:Revenge of the Optimus Prime》(!?)

---

噗這什麼跟什麼wwwwwwwwwwwwww
我真正想寫的是最後一句XDDDDD

2009/08/06

【二十字微小說挑戰】Transformers-OPM

D君點,題目出處

Fandom:Transformers
CP:Optimus Prime/Megatron

標點符號不算XD英文一個字就算一個字XD(這傢伙犯規犯很大)
何種版本自由心證(喂)。

---

Angst(焦慮)
Optimus Prime死在自己的刀下,Megatron卻無法感到快樂。

AU(架空)
「我相信你在人類中肯定算是絕世美人。」Optimus笑說。

Fluff(輕鬆)
Optimus永遠有辦法安撫盛怒中的Megatron。

Smut(色情)
「你知道拆卸裝甲是多麼容易的事嗎,Megatron?」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我想bound。」Megatron斜睨Optimus,「馬上。」
「……你是認真的嗎?」

Death(死亡)
構成自己生存意義的最大要素就是對方的死。

OOC(角色有捏)
「原來你喜歡幼生體。」
「閉嘴。」

PWP(上床)
他在Optimus的背部裝甲留下爪痕,抵抗著不讓CPU過載。

Suspense(懸念)
他瞪視汪洋,思緒飄進深不見底的海溝之中。

Tragedy(悲劇)
他們互相砍殺,卻不願接受對方的死。


點名:不好意思我朋友太少,找不到點名者XDrz

---

好難寫XDrz二十字太少啦XDrz
我對OPM生疏了!靈感之神救救我!!(←牽拖)

2009/08/02

Mind Reading

Drift×Perceptor。清水文。

---

  Perceptor在冷凍修護艙裡睜開眼,第一時間就看到那一身白色塗裝的人坐在修護艙的一側。那人顯然發現自己從昏迷中清醒,露出一個開心卻又包含些許憂心的笑容。
  「需要我叫醫官過來嗎?」Drift按個鈕開啟修護艙。
  Perceptor搖搖頭,感覺胸口被轟穿一個大洞的位置隱隱作痛,但至少洞已經被完好的修補。
  「你現在感覺還好嗎?」Drift看似擔憂地注視著傷口的位置,卻仍保持著笑容。
  「還好吧,我想。」
  接著兩人沉默,Drift不知該對Perceptor說些什麼安慰的話,他幾乎不認識他,只從Kup的口中知道他是個技術人員而不是戰士;而Perceptor則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是你把我從那艘飛船上救回來的嗎?」Perceptor的光學鏡頭直勾勾地看進Drift的,表情嚴肅。
  「是的。」
  「謝謝你。」Perceptor仍沒有笑容,他將視線轉向天花板,「所以你是個Autobot?」
  Drift笑了一下,「現在是了。」
  Perceptor再次望向Drift,拋給他一個看似在問『難道以前就不是嗎?』的眼神。Drift無奈地搖搖頭。
  「過去式不重要。」Perceptor一派學者口吻,「不過我想你要真正被所有Autobots接受需要一番努力,某些人是滿偏激的。」
  「我不是那麼容易就放棄的人。」Drift充滿信心地說,「至少Kup已經接受我了。」
  「那倒是一大進步,Kup是個有地位的人。」Perceptor深吸口氣,嘗試坐起身,Drift馬上前去攙扶。
  「這麼大的動作不影響傷口嗎?」Drift擔憂地問,「還是去叫醫官……」
  「不要麻煩Ratchet了。」Perceptor打斷他,「雖然我不是醫療專長的,但還算懂,這點傷不礙事。」
  「呃、」Drift坐回椅子上,「但那一擊差點毀了你的火種艙。」
  Perceptor的光學鏡頭突然顯得有些黯淡,「每次任務幾乎出問題的都是我,其他人總得負責掩護我。」
  「這個…每個人專長的事情不同嘛。」Drift尷尬地笑笑。
  「果然還是該學點戰鬥方面的技能……」Perceptor輕撫著胸前的傷口,喃喃自語。
  「我可以教你。」Drift急急地說,「你想學什麼都行。」
  Perceptor偏頭,終於露出小小的微笑,「你還真熱心。」
  「我就最擅長這些!」
  「你不是用雙刀嗎?」Perceptor思索著,「可是我體能方面不太行,狙擊或許比較適合我。」
  Drift閃著一個自信滿點的笑容,「刀是偏好,狙擊我也沒問題的。」
  那笑容燦爛得讓Perceptor也笑了開來。
  「那就拜託你了……嗯?」
  「Drift。」他連忙回答。
  「Drift。」Perceptor復述,把這名字好好地存進記憶體中。
  「我期待你傷好的那天。」Drift起身,溫柔地說,「現在請你好好休息。」
  當Drift打開醫護室的門時,Perceptor喚住他,他回過頭來。光學鏡頭閃爍著。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當然。」
  「在我昏迷之前,我看到你著急地舉起雙刀,朝Decepticons砍去;同時也是你救我離開飛船的。」Perceptor停頓一陣,「為什麼做到這種地步?救我只是減少你逃脫的機率,況且我們素昧平生。」
  Drift直視Perceptor的雙眼,隨之而來是一個人思考、一個人等待的沉默。
  「其實我也不清楚……」Drift面帶微笑,「只是,如果就讓你被Decepticons殺了、或是隨著那艘飛船爆炸,我會感到非常遺憾。」
  Perceptor輕微地點頭,彎起的嘴角代表無可言喻的謝意。

  他們以後能相處得很愉快。當Drift走回自己的艙室、Perceptor躺回修護艙時,兩人不約而同地這麼想著。

---

這對不好寫b兩個人的個性都非常難抓b

私設定是Drift為年下,對博士一見鍾情XD
博士不好追喔請加油呀Drift君(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