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0

對話

東西兄弟。
消失梗應用。精神脆弱路德有。
一點點的時間點無視。

---


路德維希用一隻手枕著頭,趴在桌上。

「小鳥啊,」他用另一隻手點點小鳥的頭,「為什麼,哥哥會消失呢?」
小鳥啾啾地叫了聲,歪頭看著路德維希。黑色的雙眼閃閃發亮。
「我也不明白。」他平靜地回覆。

在基爾伯特消失之後,路德維希時常會陷入此種狀態。
一個人鎖在房間內,與小鳥對話。
除此之外,他在其他人面前表現得極為平常;他仍是那個嚴肅、謹慎的路德維希,只是他需要一個談話的對象。

「哥哥明明曾經是那麼強大。」
小鳥開始輕啄路德維希的手指,路德維希伸手將不遠處的飼料罐拿過來,倒出一些讓小鳥啄食。
「不知道哥哥現在是不是很寂寞。」他又趴回桌上,輕撫著小鳥。
小鳥啁啾幾聲,開心地啄食飼料。
「是啊、我都忘了、還有腓特烈大帝在。」路德維希會心一笑。


但我卻格外寂寞。路德維希收起笑容。


「事情不該是這樣的啊,小鳥。」他仍非常平靜,「哥哥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地消失呢?」
小鳥抬頭看看他。
「我的意思是,我們是兄弟……怎麼能他在另一邊,而我卻在這裡?」
這次小鳥沒有回應他。路德維希望著小鳥的眼神就像小鳥是基爾伯特的化身。
在基爾伯特消失之後,路德維希恨不得每個出現在他眼前的人事物都是基爾伯特的偽裝。



「吶、哥哥,」他幾乎失了神,「如果我就此死去,是不是就能跟你永遠在一起了?」



小鳥狠狠地啄了路德維希一口。是小鳥真懂了他的話呢?還是這真是基爾伯特的責難?路德維希不知道。


他已經沒辦法弄懂任何有關基爾伯特的事情了。


「對不起。」道歉的同時他掉了一滴淚,「對不起。」
路德維希將頭埋進手臂之中。哭泣早已成為一種不可遏止的行為,他只能等待這過去。
小鳥吃完飼料後,用頭蹭蹭路德維希。
或許這是小鳥的貼心。


但更有可能是來自基爾伯特的安慰。

---


總覺得路德其實是個很脆弱的孩子,但他隱藏得很好。
真的隱藏得很好,但基爾消失了我想這艱難的時刻不會太快過去。
所以才寫寫看。不過路德還是很堅強的。

也幸好基爾並沒有真的消失(笑)。

2 則留言:

凌亞 提到...

不要用鳥來代替基爾啦,這樣讓我想到我昨天再另外一個M群裡討論的黑心同人誌......

提到...

喔你很煩你毀掉這個嚴肅的情境了XDDDDDDDDD
這比呆毛好多了好嗎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