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7

Élysée:食色,性也。

德法德。R-15。

---

  路德維希的手藝並不差。只不過比起法蘭西斯,仍是有段天差地遠的距離。法蘭西斯的料理是美味到讓路德維希即使冒著生命危險喬裝自己也想吃到的程度,雖然路德維希並不承認這點。法蘭西斯是唯一認得出路德維希的變裝的人,他老是拿這點調侃路德維希。不過在自己的餐廳裡看到路德維希其實是令人高興的。
  畢竟法蘭西斯並沒有討厭路德維希,仇恨啊什麼的,就算歷史上的痕跡難以抹滅,不過凡事都有個起頭,從現在開始將它淡忘並沒有什麼不好的。
  『否則也太老古板了。』法蘭西斯漾起笑容。他正用著上頭有富麗雕花的銀製叉子插起一口帶血的牛排送進路德維希口中。
  現在並非營業時間,餐廳裡空無一人,不需在意旁人的眼光;不過害羞的路德維希仍嘆口氣將叉子拿回。相處這麼久了,他依舊難以習慣法蘭西斯那種豪放的浪漫個性,雖然從抗拒到接受已經是個極大的改善。
  『用古板來形容世仇這件事有點奇怪吧?』路德維希喝了口紅酒。這傢伙釀的酒不管品嘗幾次都很順口。
  『有錯嗎?』法蘭西斯調情式的微笑牽動著路德維希的心,他很擅長這種事情,尤其當對方是個處男時就更加得心應手了,『現在還有多少人真正清楚我們之間的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呢?我自己都記不清了,真正介意的那些人早就不存在於這世界上了。不是嗎?』
  仇恨這種東西都是這樣的。上一代用自己的好惡教育下一代,下一代再用同樣的好惡教育下一代,一代傳給另一代。事實會扭曲,最後留存的永遠是仇恨而非引發仇恨的事物。
  『還是,其實你是討厭我的?』法蘭西斯拋出問句後,指指自己張開的嘴。
  『⋯⋯不。』路德維希將一口牛排送進對方的嘴裡,隨後又嘆了口氣。
  法蘭西斯燦爛的笑了,幾乎要笑出聲來。當法蘭西斯將臉湊過來時,路德維希感到自己臉上一陣熱。
  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種關係的?路德維希在回應法蘭西斯的吻時苦惱地想著。相較於法蘭西斯的熟練,路德維希只是被動地任由法蘭西斯將舌頭探入他的嘴。
  『唔、唔嗯。』
  『喘不過氣了、純情少年?』法蘭西斯舔著上唇,路德維希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滿足我還得加把勁喔。』
  『滿、滿足什麼啊!?』路德維希羞紅著臉抗議。
  『原來你不想嘗試看看嗎?』法蘭西斯啜了口紅酒,他用更加性感的嗓音補了一句,『Faire l'amour?』
  方才的吻已有些挑起路德維希的性慾,這個字眼更令他忍不住起了反應,他痛恨起自己竟恰巧懂這句法文。
  『你、你在開什麼玩笑啊!?』路德維希有些喘不過氣。
  法蘭西斯見狀感到莫名開心。捉弄純情無比的路德維希真是太有趣了。他用食指挑起路德維希的下頷,臉近到令路德維希忍不住瑟縮起肩膀。
  『真的不想試試看嗎?感覺很美好的喔。』語畢,法蘭西斯起身走至路德維希身旁,在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撫摸起路德維希的褲檔,『況且,這裡都已經硬了呢。』
  路德維希羞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他並沒有推開法蘭西斯,他不想,雖然這情形令自己十分尷尬,但他真的不想。就他閱讀過的五本戀愛小說來看,自己若是不做些什麼就太煞風景了。
  於是他第一次主動地吻了法蘭西斯。

---

不知道該寫德法還是法德於是強制終止XD
愛麗舍組真的好難寫,超難寫的。這篇寫了好久XDrz
不過最近還滿萌愛麗舍的v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