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6

學園黑塔其之一

主線普德,附帶超少許普奧普西匈奧。
キモイセン出沒注意XD

---

  「現在開始發考卷。」羅德里希推推眼鏡,開始一排一排地發下紙張。
  基爾伯特坐在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他閒散地伸直了腿,將椅子向後靠,用後椅腳支撐著。有種想吹口哨的衝動,但礙於場合問題忍了下來。
  羅德里希終於發到最後一排來,透過眼鏡瞪了基爾伯特一眼,基爾伯特邪邪地朝他壞笑了一陣。考卷依序傳下,直到基爾伯特前方的安東尼奧接了考卷並轉過身來,基爾伯特坐正向前接過考卷,但安東尼奧卻苦笑著聳聳肩。
  「沒有考卷了耶,基爾。」安東尼奧的笑容閃耀無比,基爾伯特平時雖然覺得很可愛,但此時卻感到刺眼無比。
  Arschloch!每次發東西本大爺從來沒拿到過!基爾伯特憤怒地拍桌站起,大步走向羅德里希,緊揣他的衣領。
  「你是故意的還是怎樣?講義就算了,模擬考卷也出這種亂子!」基爾伯特不顧全班同學正盯著他看,尤其右後方的伊莉莎白一臉『你再不放下羅德里希就嚐嚐老娘平底鍋的滋味』的表情。
  「這是老師印好吩咐我發的,並不是我負責印的。」羅德里希冷靜地回答,「你有意見的話請直接告訴老師。」
  基爾伯特正想回嘴,但教室的門卻唰地打開,全班不約而同地向門口望去。
  「We、West?」基爾伯特詫異且欣喜地叫了出聲。不論何時何地何種心情之下看到West的感覺總是這麼愉快!
  「哥、」路德維希有些驚訝卻又不是那麼驚訝地問著,「請問你現在在幹什麼?」
  基爾伯特聞言,慌張地放掉羅德里希的衣領,迅速地朝著路德維希的方向小跑步過去,一臉…‥該說是歡欣呢?或者根本是淫穢?
  「太寂寞所以來找哥哥了嗎?」他伸手想抱住弟弟,卻被路德維希一手冷酷地推開。
  「大庭廣眾之下如此寡廉鮮恥。」路德維希語氣嚴正,臉上卻浮起一陣紅暈。他咳了聲嗽,走向羅德里希,「其實我是來送少印的考卷。」
  「原來考卷是你West印的?!」基爾伯特驚訝地倒退三步。那本大爺剛剛不就是罵到West了嗎!?本、本大爺竟然對West……
  「並不是。」路德維希瞥了看似腦中一片混亂的兄長一眼,「是菲利西亞諾印的,直到剛剛他才想起來自己少印了一張,因為怕被羅德里希學長責罵,所以哭著求我幫他送過來。」
  這一番話令羅德里希感到心情複雜,而基爾伯特則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
  「事情就是這樣,打擾學長姐們考試了,不好意思。」路德維希彬彬有禮地退出教室,關上門。
  基爾伯特一臉愉悅地拿著考卷走回座位上。啊啊啊West摸過的考卷,West真是好可愛~
  終於能夠安安靜靜地考試了。除了基爾伯特之外的學生們不約而同地這麼想著。
  對於基爾伯特和路德維希這對兄弟師生們早已見怪不怪,人人都都非常慶幸路德維希一、點、都、不、像基爾伯特。而這或許也是為什麼路德維希會如此受到全校歡迎的原因。

---

本義只是想寫基爾被少發考卷超不憫而已,結果不小心對路德投注太多愛了XDD
而且基爾變成變態了啊XDDDrz

p.s.其之一並不代表接下來的其之二會跟這篇接續。(毆)

1 則留言:

提到...

我喜翻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