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4

10題文字meme挑戰

據說每題都只能寫一句話,我完全犯規XD
使用CP當然是普德ˇ

1.Angst - 恐懼/焦慮

他用拳頭重重地搥著那道牆,乾涸的血跡一層又一層的堆疊,即使會因此搥斷手骨他也決不退縮。路德維希真正畏懼的是他再怎麼努力或許那牆永遠也不會倒塌。

老梗了,Sorry~(毫無悔改之意)

2.AU - 架空

「不行!我也要向老師請假!!」基爾伯特坐在床邊無理取鬧地說,「West生病了,身為哥哥的我怎麼能讓他一個人在家呢!?萬一West昏過去沒人能送他到醫院怎麼辦!?」

好弱喔這段(掩面)。

3.Crackfic - 囧內容

「哥哥,」路德維希舔了舔上唇,眼神中帶著一絲戲謔。他的手不安份地探入基爾伯特的褲子,「這樣,舒服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羞奔)

4.Crossover - 穿越

「注意你的行為,基爾伯特。」腓特烈二世的語氣嚴肅中挾帶著寵溺,「即使路德維希並不是你的親弟弟,你也別太過分。」

其實這是想不到,於是隨便填(靠)。

5.First time - 第一次

路德維希現在下半身痛得令他想不顧形象地大罵髒話,即使所有書上的技巧和建議都一一照作了,第一次果然還是天殺的痛。

我自己還滿愛的(住口)。

6.Fluff - 砂糖

他第一次吻了他,路德維希發現原來親吻的滋味跟甜點比較起來一點也不遜色,於是他意猶未盡地主動回吻。

主動路德萌ˇ

7.Hurt/comfort - 虐與安慰

「成為帝國吧。」基爾伯特輕描淡寫地說,眼神飄向翱翔於高空中的鷹,「而我就能夠懷著光榮死去。」

我自己都淚目囧。

8.Humour - KUSO向

「雖然哥哥我和小鳥一樣帥氣,」基爾伯特語氣低級,「不過下半身可是和大鳥一樣雄偉喔~」

幹XDDDDDDDDDDDDDD
對不起我真的越來越不會寫惡搞XDDDDDDDDDDDDD


9.Smut - ERO

路德維希看著陷入深沉睡眠的兄長。『不會被發現的。』他嚥了口唾液潤滑乾澀不已的喉嚨,視線方向是基爾伯特頸部的美好線條。
他這輩子從沒這麼想要基爾伯特。

哎,我害羞了/////

10.UST - unsolved sexual tension

不行,這可是犯罪。基爾伯特反駁自已。但自己還真他媽的無法按捺那股想上路德維希的衝動。

是文眼(你給我滾)。

2009/05/17

Élysée:食色,性也。

德法德。R-15。

---

  路德維希的手藝並不差。只不過比起法蘭西斯,仍是有段天差地遠的距離。法蘭西斯的料理是美味到讓路德維希即使冒著生命危險喬裝自己也想吃到的程度,雖然路德維希並不承認這點。法蘭西斯是唯一認得出路德維希的變裝的人,他老是拿這點調侃路德維希。不過在自己的餐廳裡看到路德維希其實是令人高興的。
  畢竟法蘭西斯並沒有討厭路德維希,仇恨啊什麼的,就算歷史上的痕跡難以抹滅,不過凡事都有個起頭,從現在開始將它淡忘並沒有什麼不好的。
  『否則也太老古板了。』法蘭西斯漾起笑容。他正用著上頭有富麗雕花的銀製叉子插起一口帶血的牛排送進路德維希口中。
  現在並非營業時間,餐廳裡空無一人,不需在意旁人的眼光;不過害羞的路德維希仍嘆口氣將叉子拿回。相處這麼久了,他依舊難以習慣法蘭西斯那種豪放的浪漫個性,雖然從抗拒到接受已經是個極大的改善。
  『用古板來形容世仇這件事有點奇怪吧?』路德維希喝了口紅酒。這傢伙釀的酒不管品嘗幾次都很順口。
  『有錯嗎?』法蘭西斯調情式的微笑牽動著路德維希的心,他很擅長這種事情,尤其當對方是個處男時就更加得心應手了,『現在還有多少人真正清楚我們之間的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呢?我自己都記不清了,真正介意的那些人早就不存在於這世界上了。不是嗎?』
  仇恨這種東西都是這樣的。上一代用自己的好惡教育下一代,下一代再用同樣的好惡教育下一代,一代傳給另一代。事實會扭曲,最後留存的永遠是仇恨而非引發仇恨的事物。
  『還是,其實你是討厭我的?』法蘭西斯拋出問句後,指指自己張開的嘴。
  『⋯⋯不。』路德維希將一口牛排送進對方的嘴裡,隨後又嘆了口氣。
  法蘭西斯燦爛的笑了,幾乎要笑出聲來。當法蘭西斯將臉湊過來時,路德維希感到自己臉上一陣熱。
  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種關係的?路德維希在回應法蘭西斯的吻時苦惱地想著。相較於法蘭西斯的熟練,路德維希只是被動地任由法蘭西斯將舌頭探入他的嘴。
  『唔、唔嗯。』
  『喘不過氣了、純情少年?』法蘭西斯舔著上唇,路德維希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滿足我還得加把勁喔。』
  『滿、滿足什麼啊!?』路德維希羞紅著臉抗議。
  『原來你不想嘗試看看嗎?』法蘭西斯啜了口紅酒,他用更加性感的嗓音補了一句,『Faire l'amour?』
  方才的吻已有些挑起路德維希的性慾,這個字眼更令他忍不住起了反應,他痛恨起自己竟恰巧懂這句法文。
  『你、你在開什麼玩笑啊!?』路德維希有些喘不過氣。
  法蘭西斯見狀感到莫名開心。捉弄純情無比的路德維希真是太有趣了。他用食指挑起路德維希的下頷,臉近到令路德維希忍不住瑟縮起肩膀。
  『真的不想試試看嗎?感覺很美好的喔。』語畢,法蘭西斯起身走至路德維希身旁,在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撫摸起路德維希的褲檔,『況且,這裡都已經硬了呢。』
  路德維希羞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他並沒有推開法蘭西斯,他不想,雖然這情形令自己十分尷尬,但他真的不想。就他閱讀過的五本戀愛小說來看,自己若是不做些什麼就太煞風景了。
  於是他第一次主動地吻了法蘭西斯。

---

不知道該寫德法還是法德於是強制終止XD
愛麗舍組真的好難寫,超難寫的。這篇寫了好久XDrz
不過最近還滿萌愛麗舍的v

2009/05/16

學園黑塔其之一

主線普德,附帶超少許普奧普西匈奧。
キモイセン出沒注意XD

---

  「現在開始發考卷。」羅德里希推推眼鏡,開始一排一排地發下紙張。
  基爾伯特坐在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他閒散地伸直了腿,將椅子向後靠,用後椅腳支撐著。有種想吹口哨的衝動,但礙於場合問題忍了下來。
  羅德里希終於發到最後一排來,透過眼鏡瞪了基爾伯特一眼,基爾伯特邪邪地朝他壞笑了一陣。考卷依序傳下,直到基爾伯特前方的安東尼奧接了考卷並轉過身來,基爾伯特坐正向前接過考卷,但安東尼奧卻苦笑著聳聳肩。
  「沒有考卷了耶,基爾。」安東尼奧的笑容閃耀無比,基爾伯特平時雖然覺得很可愛,但此時卻感到刺眼無比。
  Arschloch!每次發東西本大爺從來沒拿到過!基爾伯特憤怒地拍桌站起,大步走向羅德里希,緊揣他的衣領。
  「你是故意的還是怎樣?講義就算了,模擬考卷也出這種亂子!」基爾伯特不顧全班同學正盯著他看,尤其右後方的伊莉莎白一臉『你再不放下羅德里希就嚐嚐老娘平底鍋的滋味』的表情。
  「這是老師印好吩咐我發的,並不是我負責印的。」羅德里希冷靜地回答,「你有意見的話請直接告訴老師。」
  基爾伯特正想回嘴,但教室的門卻唰地打開,全班不約而同地向門口望去。
  「We、West?」基爾伯特詫異且欣喜地叫了出聲。不論何時何地何種心情之下看到West的感覺總是這麼愉快!
  「哥、」路德維希有些驚訝卻又不是那麼驚訝地問著,「請問你現在在幹什麼?」
  基爾伯特聞言,慌張地放掉羅德里希的衣領,迅速地朝著路德維希的方向小跑步過去,一臉…‥該說是歡欣呢?或者根本是淫穢?
  「太寂寞所以來找哥哥了嗎?」他伸手想抱住弟弟,卻被路德維希一手冷酷地推開。
  「大庭廣眾之下如此寡廉鮮恥。」路德維希語氣嚴正,臉上卻浮起一陣紅暈。他咳了聲嗽,走向羅德里希,「其實我是來送少印的考卷。」
  「原來考卷是你West印的?!」基爾伯特驚訝地倒退三步。那本大爺剛剛不就是罵到West了嗎!?本、本大爺竟然對West……
  「並不是。」路德維希瞥了看似腦中一片混亂的兄長一眼,「是菲利西亞諾印的,直到剛剛他才想起來自己少印了一張,因為怕被羅德里希學長責罵,所以哭著求我幫他送過來。」
  這一番話令羅德里希感到心情複雜,而基爾伯特則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
  「事情就是這樣,打擾學長姐們考試了,不好意思。」路德維希彬彬有禮地退出教室,關上門。
  基爾伯特一臉愉悅地拿著考卷走回座位上。啊啊啊West摸過的考卷,West真是好可愛~
  終於能夠安安靜靜地考試了。除了基爾伯特之外的學生們不約而同地這麼想著。
  對於基爾伯特和路德維希這對兄弟師生們早已見怪不怪,人人都都非常慶幸路德維希一、點、都、不、像基爾伯特。而這或許也是為什麼路德維希會如此受到全校歡迎的原因。

---

本義只是想寫基爾被少發考卷超不憫而已,結果不小心對路德投注太多愛了XDD
而且基爾變成變態了啊XDDDrz

p.s.其之一並不代表接下來的其之二會跟這篇接續。(毆)

2009/05/10

Apple of your eyesv

標題翻譯:你眼中的珍愛ˇ
普德甜文ˇ

---

  路德維希的床邊已經堆滿了一籃又一籃的蘋果,各個種類都有。多半是基爾伯特買來的,剩下的則是基爾伯特逼迫其他人送來的。
  『吃蘋果能治感冒!』基爾伯特指著路德維希擤鼻涕擤到有些紅腫的鼻子這麼說,『全部都吃光光!』
  基爾伯特並沒有考慮到憑路德維希現在的體力根本沒辦法好好進食,光是吃馬鈴薯泥或許都成問題,路德維希必須打起精神才能消化鮮脆的蘋果。但基爾伯特很堅持自我流的蘋果治病說,強逼著路德維希餐餐都要吃一顆以上的蘋果。
  即使路德維希並不討厭蘋果,也終於受不了這種「過度健康」的飲食模式。不能喝啤酒已經讓他度日如年,哥哥又發了瘋似的掌控他的飲食。
  『我不要再吃蘋果了!!』路德維希看到基爾伯特端著一盤精美的兔子蘋果進房時尖叫著。他不常尖叫的。
  『看嘛,很可愛的唷,是兔子唷。』基爾伯特漾著亮麗的笑容插起一隻、哦、一瓣蘋果,『本田教我切的喔,吃嘛吃嘛。』
  路德維希瞪著蘋果、又瞪著基爾伯特,『我、不、要。』
  『你還在發燒,別跟我討價還價!』基爾伯特將蘋果塞進路德維希的嘴裡,『蘋果治發燒。』
  『可是已經吃了一個星期了,』路德維希還是乖乖地吞下了蘋果,『這證明根本沒用嘛!』
  基爾伯特小小地吃了一驚,顯然從來沒注意到這點,『沒、沒關係,反正吃蘋果對身體本來就好。粗眉毛的那傢伙不是說「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嗎?』
  路德維希有點賭氣地看著兄長。兄長絕對能歸類為頭腦靈光的那一類人,但卻意外的沒什麼常識,從小就深知這點的路德維希很難對基爾伯特真正發怒。
  『那也只是一天一顆……』哪有餐餐吃蘋果的?
  基爾伯特放下手中的盤子,有些頹然地坐到床邊的板凳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兄長的舉動,路德維希因發燒引起的頭疼更加嚴重了些。
  『不要哭啦…』路德維希弱弱地癱在床上,『我累了………』
  『我會擔心啊…你都已經發燒這麼多天了……平時的你又這麼健康……』基爾伯特自顧自地吃起蘋果,小小聲地說。
  路德維希看著耍起脾氣的兄長,忍不住歎了長長一口氣。真的很難對兄長生氣。
  『吃就吃啦。』路德維希抓起兄長的手,吃下那已被基爾伯特咬了一半的兔子蘋果。
  基爾伯特趁勢吻了路德維希。
  『哥!這樣會傳染!』路德維希蹙起眉頭。
  『放心啦、我身體很好!』基爾伯特吃吃笑著,擠到路德維希身旁,『就算做愛也沒問題唷!』
  路德維希發燒的頭腦有些難以消化這個句子,直到基爾伯特開始對他上下其手才意識到兄長的意圖。
  不過他實在是沒什麼力氣能推開基爾伯特。

---

跟H1N1並沒有直接關聯,只是之前查普魯士料理時看到「普魯士人相信蘋果能治發燒」這種說法,又看到apple of one's eyes是某某人的珍愛的意思,所以就綜合了這兩個資訊寫了這篇(笑)。
對於最後非得來個糟糕橋段不可的自己感到莫名憂傷XDrz
明明就讓路德主動了些卻還是被基爾吃得死死的啊,可憐的路德XD

2009/05/09

應該是補不完所以貼了

路德維希背靠著牆。
那道牆、混雜了灰黑和血紅、醜惡地矗立在那道隱形的疆界。路德維希每次看到這些幾乎無法壓抑嘔心的衝動。
然而他卻時常靠著這道他願以死來換取它的摧毀的高牆。這是離那個人最近的地方。
縱使這牆隔絕了那個人的樣貌、那個人的聲音、那個人的心跳。那個人的一、切——

但路德維希知道牆的另一邊,那個人正望著他。他就是知道。
他知道那個人正捶打著牆,一聲聲地喚著那讓你心痛不已的名字。

「West」、「West」、「West」、「West」、「West」

路德維希緊靠著牆咬牙忍住眼淚,淚滴卻無可遏止地落下、落下、落下、落下。


「O、s、t」。路德維希斷斷續續地邊哭邊說。


---

滿之前的東西。
看了凌亞給的某首歌詞寫的,雖說很想補成長篇,但因為前因太複雜我懶了(毆)。
而且我不想寫邪惡的阿爾和法蘭西斯XD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