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3

Valentine's Day

兄弟。甜→悲。

---

「還沒作好啦!」
「有什麼關係,讓我嚐嚐嘛。」
基爾伯特用食指沾了一些金屬盆中的深色巧克力,面露滿足表情地吞下。
「⋯唔。」
見對方反應有些奇怪,路德維希緊張地看著兄長,支支吾吾地開口。
「不、不好吃嗎?」
「嗯⋯該怎麼說⋯⋯」基爾伯特緩緩地拖長語尾,隨後露出狡詐的笑容,他向來都樂於捉弄自己的弟弟。

「太好吃了點。」

路德維希先是愣愣地思考了一下,接著羞紅著臉抗議。
「哥!」
「話說,這巧克力到底是要給誰的?」
「一些朋友。」路德維希將深咖啡色的液體倒進模具中,「還有腓特烈殿下跟哥哥。」
把模具放進冰箱後,路德維希開始清理流理台。基爾伯特斜倚在一旁,看著路德維希的身影。

「吶、West⋯」

「嗯?」
「我要最大塊的喔。」
「以後早點講嘛。我都已經作完了⋯⋯」
「那給我兩塊。」揚起食指和中指,比個勝利手勢,「反正要比別人多啦。」
「哥你真是無理取鬧⋯⋯」
基爾伯特露出笑容,準備離開廚房。
「就這麼說定囉!」他舉起右手,以示告別。

路德維希看著兄長的背影,那彷彿無限遙遠的背影。
他本想追上前去,但卻沒有。

他後悔莫及。

---

遲到的情人節賀文(好啦我本來沒有要寫賀文的意思啦,這篇也苦情過頭根本一點也不情人節)。嗚喔我本來是想寫甜膩膩甜到死的超級甜文,最後又變成這樣。這是阿普的詛咒吧?絕對是的。(明明是自己愛悲情路線)

寫完才去查了一下阿普消失的時間點:
「1947年3月1日,同盟國對德軍事管制最高委員會正式下令廢除普魯士建制。原普魯士邦領土分別被併入波蘭和蘇聯,以及英、法、美、蘇四國佔領區。原普魯士邦政府的財產由盟國和蘇聯共同瓜分。」
跟情人節意外的近啊這是什麼恐怖的巧合?!我還是希望這兄弟倆能好好地在一起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