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1

這是備忘

10/11完成。

Crowley:
*改名前叫Crawly。
*皇后精選。
*能用舌頭做出極其詭異的事(對不起我的確想歪了。)
*車子是1926年的賓利。
*曼聯。
*A.J.克羅里。(Anthony James  Crowley!)
*交友不慎所以變成惡魔。
*克羅里少爺(這是萌點。)
*愛睡覺雖然沒那個必要。
*吃昂貴餐廳都不需預約。
*大部份的電視節目他都插手過。
*「閃開,你這粗人——」
*從黑色大型駿馬上跌下來。
*不善於應付動物。(我就知道你其實心中存著滿滿的善吧XP)
*「進來啊,天使。」(Oh, No!)
*鴨子!
*他喃喃道,突然覺得孤單極了。
*盆栽。
*哈斯塔是地獄公爵,克羅里連地方議員都不是。
*「別傻了!我看起來像開書店的嗎?」
*他氣急敗壞的掃視店面,想尋找天使,想尋求協助
*有著垂直細縫瞳孔的黃色眼睛。
*痛恨十四世紀。
*「嘿——呵。」
*「阿茲拉斐爾?是你嗎?洋裝很不賴。」
*「呃,」克羅里說,努力縮進座位裡,「嗨⋯⋯呃。」
*克羅里雙手捧著頭。
*他像個傻蛋一樣笑了出來。

Aziraphale:
*第二階智天使(標準配備:火焰劍)→第七階權天使。
修過指甲優雅雙手。(這是萌點。)
*偽裝成書店裡有霉溼味、始終臭臉、開店不準時(或之類的,總之是家糟透了的店)的書店老闆。(這還是萌點。)
*專精預言書。
*窮途末路會賣本書。
*前來建議他把書店賣了的西裝男或墨鏡男只出現一次就再也沒回來過(好恐怖⋯)
*天使絕不是大笨蛋。
*喝醉之後,與他人爭論絕不讓步。
*領帶。
*用紙巾輕拍嘴唇。
毫不客氣的吃了克羅里的天使蛋糕。
*將薄酒萊換成拉斐特酒莊1875年份的酒。
*魔術愛好。
*被綁馬尾的小女孩說他可能是個同性戀
*他把手指乾淨。
*「看路!看路啊!」(指使克羅里)
*把搖滾樂說成咆哮樂。
*「似乎有股龐大的愛意。我沒有更好的說法了,尤其是對(克羅里)。」
*喜歡格紋。
*「我覺得這些小人做的有點過火。」(慢著囧!)
*縹緲的靈氣。
*天使沒有性別之分,除非他們真想盡力弄到。(羞)
*聰明。
*他告訴克羅里,但他吿訴天堂。
*他認識克羅里好幾千年了,他們處得不錯,幾乎可以互相了解。有時候他懷疑,他們兩個共通之處要比跟自己個別的上司多。
*「噢、。」
*嘉禾舞。
*「親愛的小弟。」
*「天啊,」他說,「我上電視了嗎?」
*「不是隨便哪個娘娘腔的南方人,薛德威爾中士,而是那個娘娘腔的南方人。」

是我的錯覺還是小茲(誰)真的很腹黑?

Both:
*「那份協議」約在西元1020年完成。
*敵對了六千多年,多少也成了朋友。(這是萌點。)
*大約六千年來,就只有那張臉一直待在你身邊,你也總會習慣。(這還是萌點。)
*一起餵聖詹姆士公園的水鴨池塘的鴨子。
*西元1793年在巴黎阿茲拉斐爾請克羅里吃過一頓飯,「十一年前」克羅里回請。
*可能都討厭交通管理員,但阿茲拉斐爾更勝一籌。
*麗池大飯店。(衝著飯店感覺就很讓人害羞的約會地點。)
*融洽對飲。(這也是萌點)
*錯誤小孩的教父。
*巴士上層、藝廊、音樂會。(再次、是我的錯覺還是這些地方都有很好的約會氣氛?)
*相視而笑。(這他媽的是萌點啊!)
*他們不會隨隨便便就發新身體給你,他們向來想弄清楚你到底拿舊身體做了什麼。那就像是要跟特別難纏的文具部要枝新筆一樣。
*阿茲拉斐爾猛抓他的手臂。
 「到底怎麼回事?」他說。
 克羅里像條蛇似地泛起微笑。
*阿茲拉斐爾鬆了一口氣。「你知道嗎,克羅里,」他微笑,「我總是說,打從心底深處啊,你其實很⋯⋯」
 「行了,行了,」克羅里急忙打斷,「你幹嘛不去昭告天下?去啊?」
*克羅里一把抓住阿茲拉斐爾的手臂。
*阿茲拉斐爾拍拍克羅里的背。
*克羅里在吉普車裡咒罵,阿茲拉斐爾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他朝克羅里微笑。
 「要是我們這回脫不了身,」他說:「我只想說⋯⋯我明白,你骨子裡有一絲的善。」
 「是噢,」克羅里恨恨地說:「我還真幸運。」
 阿茲拉斐爾伸出手。
 「很高興認識你。」
 克羅里回握。
 「希望我們還能再見面。」他說。「還有⋯⋯阿茲拉斐爾?」
 「是?」
 「記住,我明白,你骨子裡就是個王八蛋,所以值得人喜愛。」
*克羅里站起來,有一點兒踉蹌。他朝坐著的阿茲拉斐爾伸手。
 「來吧,」他說:「我開車,咱們回倫敦去。」
*「讓我挑起你用午餐的欲望吧。」他低聲嘶嘶。
 他們再次光顧麗池酒店,有張桌子十分神祕地空了出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