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4

【名字】

沒想到我第一篇APH文竟然是普德呼呼呼呼呼。
悲文喔。

---

01

  Germany並不是一開始就被稱作『Germany』的。


  最初,他被稱作Holy Roman Empire。那時他還小、涉世未深,滿腹雄心壯志,想隻身一人統治歐洲各地;這並不是無稽之談,Holy Roman Empire不以年齡、身形為意,他收復了許多國家,創造了一統的帝國。
  Holy Roman Empire最初是強大的,但在上司一再更替的情形下,Holy Roman Empire逐漸無法維持帝國內部的平衡,帝國內征戰不斷。Holy Roman Empire每況愈下,直到面對France的一戰中,Holy Roman Empire倒下了。

  之後他作為German站了起來。在Prussia的幫助之下。



02

  German對於仍身為Holy Roman Empire時的記憶幾乎毫無印象。十五、六歲的他不斷嘗試著回想以前的記憶,毫無斬獲。
  不過Prussia的存在German是知道的。Prussia對German的關懷讓German掘出了一些埋在心底的畫面片段,他知道Prussia是兒時自己所征服的其中一個國家。
  在自己倒下之後,Prussia逐漸強大,並建立了自己的國土。這些是Prussia告訴German的,接著German對Prussia的印象就是他支援自己再次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國家。

  他一直對Prussia懷著感謝的心情,但他不好意思道謝。German為此懊惱不已。

  「那、那個、Prussia…」
  「幹嘛?」
  「有件事我一直很想對你說,就是、」
  停在這,總是停在這,三秒之後,Prussia就會開口問:「什麼啊、German?」
  German羞赧地低下頭,眼睛瞪著地板,臉紅得像是熟透的蘋果。對此現象極感興趣的Prussia總會興味盎然地蹲下並由下往上盯著German稚氣未脫的紅臉,並笑著搓亂他的頭髮,開玩笑地問German是不是正在哭泣。
  German接著就會大聲抗議並跑回自己房間,碰的一聲摔上門。
  Prussia則會站在原地微笑不已。


  German很喜歡Prussia。



03

  他們生活在一起越久,German就越像Prussia。並非個性,個性方面他們天差地遠,而是處世的方法。German努力地向Prussia學習,Prussia也毫不吝嗇地教導German各方面的知識。尤其是戰爭。Prussia是很強大的國家,這是當時歐洲各國眾所皆知的;腓特烈二世和Prussia的默契絕佳、戰無不勝。
  German對於Prussia的戰鬥力佩服不已,他總是纏著Prussia要他描述他過去每一場輕鬆得勝的戰爭的每一個細節、要他教自己戰術的規劃等等,而Prussia總是一口答應。
  German在那時全心全意地相信Prussia是歐洲最強的國家。


  直到現在,Germany仍後悔那時的自己不該如此自信。



04

  German多了另一個名字。

  「吶、West。」Prussia在某天突然開口說了個German陌生的名字,他困惑地看著對方。
  「誰啊?」
  「你啊。」Prussia彈了German的鼻頭,裂開大大的笑容:「可愛吧,這名字?」
  German有點生氣地撫著自己被弄痛的鼻子,「為什麼是West?我是German啊!」
  「嘛、我覺得這樣叫比較甜蜜啊。」Prussia笑吟吟地望著German,顯然是非常滿意自己為對方想的新稱呼。
  「什麼甜蜜啊笨蛋!!!!!」已不知道多少次這樣漲紅著臉憤怒大叫了,但不可否認的是German的確有點開心。
  Prussia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並一把抱住本來羞恥得要逃回自己房間的German。被如此對待的German臉唰地漲紅起來。
  「幹嘛啦?!」German拳打腳踢設法爭脫令人害臊的擁抱,但Prussia似乎是用了全力擁住不想讓German離開。
  「你以後叫我Ost好不好?」Prussia突然認真地看著German的雙眼,German注意到Prussia特別的紅色瞳孔很漂亮:「你是西、我是東。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特有的稱呼喔,別人不准用。好不好、West?」
  這對名字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只是地理上的分別;即使如此,German不住地點了點頭,並露出一個隱匿的笑容,Prussia注意到了。
  「Ost。」


  「Ost。」
  他一再重複。像是要把這四個字母深深地刻在什麼地方一樣。



04

  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場戰爭捲進各個大國,German也不例外。這次他無法再受到Prussia的庇護,因為Prussia也自顧不暇,但German樂於如此,他終於有了能夠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
  他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不知不覺間他也長得比Prussia要來得高上許多,兩人之間的親密接觸漸漸少了,但German仍崇拜著、喜歡著Prussia。
  German很努力地在戰爭中設法存活,而Prussia一如往常戰無不勝。但Prussia有些不對勁,German很清楚。不過他無法確切地指出那個變質的點,他只知道Prussia不再總是笑口常開了。
  Prussia正一點一滴地因為各國上司間的不歡而被削減力量,但他從沒表現出脆弱的一面,至少在German面前是如此的。除了這之外,仍有某些外在因素正打擊著Prussia。
  German想透過Prussia的上司得知詳情,卻總是被Prussia的笑容杜絕。
  「只是有些累了,」Prussia總是用這句話含糊帶過:「沒事的。」

  某個日子Prussia穿戴好軍服,像往常一樣站在玄關對著German道別。一樣的裝扮、一樣的模式、一樣的笑容。
  使German產生了一個『錯覺』。
  「West,要好好看家喔。」Prussia接過German遞給他的帽子,熟練地戴上。
  「嗯。」
  「Auf Wiedersehen.(註一)」Prussia笑著開了門,跨出門檻,然後關上門。
  不道再見是German的習慣,因為他知道Prussia總是會回來,Vaarwel這個詞對他而言並沒有什麼意義。步回客廳,German突然想起Prussia臨走前似乎忘了說句話,一句他在出門前一定會說的話。


  『Ich komme bald zurück.(註二)』


  German強迫自己相信Prussia只是忘記了。
  並堅信著Prussia一定會回來的『錯覺』。



05

  Prussia沒有回來。
  好幾個星期之後,他從自己的上司手中接過了Prussia的十字架項鏈,然後得知Prussia已死的事實。
  German聽聞這件事時沒有極大的心情起伏,他內心某處明白這遲早會發生。只是這似乎來得有些突然。他向上司詢問Prussia的死因,上司只是淡然地解釋這是同盟國的決定。得知Prussia並非戰死的German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他感到有些生氣。
  他將十字架項鏈放進口袋中,轉身離開上司的辦公室,正要走出門時上司叫住他。
  「你不想知道詳細情形嗎,German?」
  「……您要說我就會聽。」German回過頭,身體有些顫抖,「如果除了Ost被大家稱作『軍國主義罪惡的核心』,並強制將他處死之外,還有任何其他的原因,我願意洗耳恭聽。」(註三)
  German無法壓抑自己的激動,甚至連『Ost』的稱呼都脫口而出。
  「你都知道了?」
  「輿論的力量您應該很清楚。」
  上司安靜地看著從未在自己面前表現如此的German,站起身來按住German的肩頭。
  German向上司道過謝並離開,他回到自己的房間。
  然後他才無聲流淚。



06

  之後又發生了許許多多的擾嚷,總之現在的他是Germany了,大概往後的日子他都會叫作這個名字。
  但他始終是將West當作自己真正的名字,West。其他的名字,也就只是個名詞而已。
  他現在與Prussia一樣習慣戴著十字架項鏈,他特意去訂作了個與Prussia所戴的一模一樣的項鏈,幾乎不拿下。只有三月一日時他才會拿出那個意義非凡的項鏈掛上,作為一種憑悼的舉動。


  「willkommenes Haus, Ost.(註四)」他總望著鏡子裡的項鏈這麼說著。


---

註一:德文的『再見』。

註二:德文的『我很快就會回來』。

註三: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同盟國和蘇聯的領導人經過多次會議,達成共識,即普魯士是德國軍國主義的發源地、德國軍官團和容克貴族的大本營,是德國專制思想及侵略思想的策源地,必須予以消滅。美國總統羅斯福在德黑蘭會議上曾表示「普魯士要讓其盡可能地縮小和削弱」,邱吉爾則認為「普魯士——這個德國軍國主義的罪惡核心必須同德國的其餘部分分離開來」。 雅爾達會議和波茨坦會議確立了將東普魯士併入波蘭和蘇聯,以及在戰後的德國廢除普魯士建制的原則性意見。(重複貼了XP)

註四:德文的『歡迎回來』。

---

再說一次:「去死吧死胖子、去死吧死瘸子。」
聽說我在構思這篇文的時候表情看起來他媽的哀傷。哎唷我很容易陷入這種惆悵的情緒啦XP
阿普並沒有被我寫成笨蛋,甚至把他寫得很威,喜歡笨蛋阿普的觀眾對不起XDD(←沒誠意)

2008/11/16

食物文化

  「這、這是什麼東西啊?」王耀翻閱著擺在會議室裡亞瑟帶來的書,發出了詫異的詢問。
  「沒長眼睛嗎你?」亞瑟一把搶過對方手中的書,義正嚴辭地回答,「當然是食譜啊!看看那一道一道的菜餚多可口啊!」
  「⋯⋯⋯那其實是美食圖鑑吧。」王耀汗顏地從竹簍裡拿出自家出品的食譜,翻到麻婆豆腐那頁伸長了手遞到亞瑟面前,「看看這個,這才叫做食譜。」
  亞瑟斜睨了一眼,不滿地說,「圖片那麼小,文字又這麼多,一點都不好看。」
  「笨蛋!解說詳盡一點才會做得好吃啊!」王耀用手中的書狠狠敲了亞瑟一記,「你看看你那算什麼食譜,根本都是食物的圖片,做法這麼簡略,難怪你做的菜這麼難吃。」
  「什、什麼啊可惡!!!!」被戳到痛點的亞瑟從椅子上跳起來。
  「不然你倒是解釋看看那本被你稱為『食譜』的書有什麼優點嘛。」王耀歪頭輕輕一笑。
  亞瑟本想流利地反駁回去,卻為之語塞,只能唯唯諾諾地解釋,「⋯圖片⋯圖片很漂亮⋯⋯⋯還有⋯⋯⋯你看,這道菜的顏色感覺好好吃⋯⋯⋯」
  王耀只能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亞瑟。


---

這是之前在中國時報副刊上看到的某個有關英國食物為什麼這麼難吃的文章XP
英國人都是以食物看起來美不美、可不可愛來判定好不好痴。
還有人用自己喜歡的顏色來決定要吃什麼,假設喜歡黃色就會覺得咖哩很好吃XDDDD
英國食物難吃不是沒有道理的XD

2008/10/11

這是備忘

10/11完成。

Crowley:
*改名前叫Crawly。
*皇后精選。
*能用舌頭做出極其詭異的事(對不起我的確想歪了。)
*車子是1926年的賓利。
*曼聯。
*A.J.克羅里。(Anthony James  Crowley!)
*交友不慎所以變成惡魔。
*克羅里少爺(這是萌點。)
*愛睡覺雖然沒那個必要。
*吃昂貴餐廳都不需預約。
*大部份的電視節目他都插手過。
*「閃開,你這粗人——」
*從黑色大型駿馬上跌下來。
*不善於應付動物。(我就知道你其實心中存著滿滿的善吧XP)
*「進來啊,天使。」(Oh, No!)
*鴨子!
*他喃喃道,突然覺得孤單極了。
*盆栽。
*哈斯塔是地獄公爵,克羅里連地方議員都不是。
*「別傻了!我看起來像開書店的嗎?」
*他氣急敗壞的掃視店面,想尋找天使,想尋求協助
*有著垂直細縫瞳孔的黃色眼睛。
*痛恨十四世紀。
*「嘿——呵。」
*「阿茲拉斐爾?是你嗎?洋裝很不賴。」
*「呃,」克羅里說,努力縮進座位裡,「嗨⋯⋯呃。」
*克羅里雙手捧著頭。
*他像個傻蛋一樣笑了出來。

Aziraphale:
*第二階智天使(標準配備:火焰劍)→第七階權天使。
修過指甲優雅雙手。(這是萌點。)
*偽裝成書店裡有霉溼味、始終臭臉、開店不準時(或之類的,總之是家糟透了的店)的書店老闆。(這還是萌點。)
*專精預言書。
*窮途末路會賣本書。
*前來建議他把書店賣了的西裝男或墨鏡男只出現一次就再也沒回來過(好恐怖⋯)
*天使絕不是大笨蛋。
*喝醉之後,與他人爭論絕不讓步。
*領帶。
*用紙巾輕拍嘴唇。
毫不客氣的吃了克羅里的天使蛋糕。
*將薄酒萊換成拉斐特酒莊1875年份的酒。
*魔術愛好。
*被綁馬尾的小女孩說他可能是個同性戀
*他把手指乾淨。
*「看路!看路啊!」(指使克羅里)
*把搖滾樂說成咆哮樂。
*「似乎有股龐大的愛意。我沒有更好的說法了,尤其是對(克羅里)。」
*喜歡格紋。
*「我覺得這些小人做的有點過火。」(慢著囧!)
*縹緲的靈氣。
*天使沒有性別之分,除非他們真想盡力弄到。(羞)
*聰明。
*他告訴克羅里,但他吿訴天堂。
*他認識克羅里好幾千年了,他們處得不錯,幾乎可以互相了解。有時候他懷疑,他們兩個共通之處要比跟自己個別的上司多。
*「噢、。」
*嘉禾舞。
*「親愛的小弟。」
*「天啊,」他說,「我上電視了嗎?」
*「不是隨便哪個娘娘腔的南方人,薛德威爾中士,而是那個娘娘腔的南方人。」

是我的錯覺還是小茲(誰)真的很腹黑?

Both:
*「那份協議」約在西元1020年完成。
*敵對了六千多年,多少也成了朋友。(這是萌點。)
*大約六千年來,就只有那張臉一直待在你身邊,你也總會習慣。(這還是萌點。)
*一起餵聖詹姆士公園的水鴨池塘的鴨子。
*西元1793年在巴黎阿茲拉斐爾請克羅里吃過一頓飯,「十一年前」克羅里回請。
*可能都討厭交通管理員,但阿茲拉斐爾更勝一籌。
*麗池大飯店。(衝著飯店感覺就很讓人害羞的約會地點。)
*融洽對飲。(這也是萌點)
*錯誤小孩的教父。
*巴士上層、藝廊、音樂會。(再次、是我的錯覺還是這些地方都有很好的約會氣氛?)
*相視而笑。(這他媽的是萌點啊!)
*他們不會隨隨便便就發新身體給你,他們向來想弄清楚你到底拿舊身體做了什麼。那就像是要跟特別難纏的文具部要枝新筆一樣。
*阿茲拉斐爾猛抓他的手臂。
 「到底怎麼回事?」他說。
 克羅里像條蛇似地泛起微笑。
*阿茲拉斐爾鬆了一口氣。「你知道嗎,克羅里,」他微笑,「我總是說,打從心底深處啊,你其實很⋯⋯」
 「行了,行了,」克羅里急忙打斷,「你幹嘛不去昭告天下?去啊?」
*克羅里一把抓住阿茲拉斐爾的手臂。
*阿茲拉斐爾拍拍克羅里的背。
*克羅里在吉普車裡咒罵,阿茲拉斐爾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他朝克羅里微笑。
 「要是我們這回脫不了身,」他說:「我只想說⋯⋯我明白,你骨子裡有一絲的善。」
 「是噢,」克羅里恨恨地說:「我還真幸運。」
 阿茲拉斐爾伸出手。
 「很高興認識你。」
 克羅里回握。
 「希望我們還能再見面。」他說。「還有⋯⋯阿茲拉斐爾?」
 「是?」
 「記住,我明白,你骨子裡就是個王八蛋,所以值得人喜愛。」
*克羅里站起來,有一點兒踉蹌。他朝坐著的阿茲拉斐爾伸手。
 「來吧,」他說:「我開車,咱們回倫敦去。」
*「讓我挑起你用午餐的欲望吧。」他低聲嘶嘶。
 他們再次光顧麗池酒店,有張桌子十分神祕地空了出來。

設定

小茲小茲v
基本上是完全不照著原著內的人設,要我把阿茲拉斐爾畫得年長一點我怎麼樣就是辦不到OTL
腹黑感是重點(?)。

安東尼vvv(微妙的稱呼)
塗黑好煩,我討厭塗黑XDrz
克羅里不好畫,雖然他在原著中的形象比阿茲拉斐爾鮮明多了⋯

以上,隨時都會有變動的可能性(慢著)。
接著就是四騎士。啊啊啊戰爭姊姊我來了////

2008/10/10

即死

克羅里說:「記住,我明白,你骨子裡就是一個王八蛋,所以值得喜愛。」

喔,惡魔先生,你知道在面對撒旦時對著阿茲拉斐爾說這句話我會認為你是想趁著死(或是說生不如死比較恰當)之前快點告白啊!(崩潰)
(而且還附贈一點傲嬌滿不在乎的成份。)

好預兆的結尾以白話文(?)來解釋就是:

克羅里和阿茲拉斐爾從此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大概就是這樣嘛是不是?(燦笑)

2008/10/08

〈克羅里和阿茲拉斐爾的新年待辦事項〉

原文出處譯文出處


Crowley:
Resolution #1: I must accept that Super-Gluing valuable coins to the sidewalk and then watching events from a nearby café is not proper demonic activity.
Resolution #2: The same applies to rearranging the letters on wayside pulpits.
Resolution #3: Try to come up with something as good as cell phone ringtones, following one last stab at convincing Downstairs that cell phone ringtones are right up there in the whole Human Misery stakes. And iPods. Has anybody Down There even said thank you for iPods? Or "Googling yourself?" Frankly, I deserve some kind of award for "Googling yourself."
Resolution #4: I must encourage greedy people to use the term, "Low-hanging fruit," because that's just like old times.
Resolution #5: This year, I will get a desk near the window.
Resolution #6: I will try to understand why Hell is a no-smoking area. I just think it's ridiculous having to stand around outside the gates, that's all.
Resolution #7: On the orders of Head Office I will encourage the belief in Intelligent Design, because it upsets everyone.
Resolution #8: Stop Googling myself.

一、必須說服自己,用超級強力膠把銅板黏在街道上、然後觀察附近咖啡廳的活動並不是適當的惡魔行為。(第一項就讓我大笑了XD)
二、還有重排路邊講道壇上的文字。
三、嘗試想出一個跟手機鈴聲一樣好的東西,然後最後一次說服地獄的人手機鈴聲就在悲慘的人類世界裡。還有iPod。難道下面沒人對iPod說過謝謝嗎?或者是「Google你自己」?真奇怪,我應該可以為「Google你自己」這件事拿個獎的。
四、必須鼓勵貪婪的人們使用這個術語「Low-hanging fruit」(譯註:快速容易的目標,有如低垂的水果),因為那就跟以前一樣。
五、今年在窗戶旁弄張桌子。(你要幹嘛?)
六、嘗試理解為什麼地獄禁止吸煙。我只是覺得必須站在大門外這點很荒謬而已。
七、根據上級的命令,我會鼓勵人們相信智慧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譯註:認為人類智慧是被設計出來的),因為那會讓所有人都不爽。
八、別再Google我自己了。


Aziraphale:
Resolution #1: Spread peace and love and glad tidings of great joy throughout the world. Also try to get out more.
Resolution #2: I will be charitable to people who use the term "core values," however difficult this may be.
Resolution #3: Notwithstanding Resolution #2 (above), I will redouble my efforts to have the utterance of the phrase "core values" classified as a deadly sin. I believe Himself is with me on this one.
Resolution #4: I will try to be nicer to the customers. They want to buy books; I want to sell them. It can't be that hard. (Memo to self: Regular opening hours? Mark prices on books?)
Resolution #5: I will try to be polite to Gabriel, no matter what the provocation.
Resolution #6: Find out exactly what an "Internet" is.
Resolution #7: Really must resume dancing lessons. Learn the "Galloping Major," the "Gay Gordons," the "Mashed Potatoes." Possibly even the "Twist"?
Resolution #8: Thwart Infernal Wiles (ongoing).
Resolution #9: I will try to understand why Heaven is a non-smoking area.
Resolution #10: On the orders of Head Office I will encourage the belief in Intelligent Design – despite the fact that the human airway crosses the digestive tract. Who thought that was intelligent?
Resolution #11: Feed the ducks.

一、將和平、愛和偉大喜樂的良善訊息傳播到全世界。然後嘗試多弄一些。
二、替那些使用「核心價值」的人施捨仁慈,不論那有多難。
三、在不違反第二條(見上)的情況下,我會加倍努力將「核心價值」的言論標示為最危險的罪孽。我相信他會同意我這點。(譯註:core亦指果核)
四、對顧客好一點。他們想買書;我想賣書給他們。這應該沒那麼難的。(給自己的備忘錄:規律的開店時間?在書上標價錢?)
五、嘗試對加百列好一點,無論對方如何挑釁。(這項讓我大笑不已XD)
六、理解「網際網路」到底是什麼。(又一項讓我大笑不已XD)
七、絕對得重拾舞蹈課程。學會「Galloping Major」(譯註:一首1906年的歌,由George Bastow創作,並用於1971年英國喜劇電影《No Sex Please, We're British》)、「戈頓舞」(Gay Gordons,譯註:一種蘇格蘭土風舞)和「馬鈴薯泥」。或許可考慮「扭扭樂」?
八、阻止地獄詭計(持續中)。
九、嘗試理解為什麼天堂禁煙。(默契?)
十、奉上級命令,我會鼓勵人們相信智慧設計論──雖然人類的氣管跟消化道交錯。誰會相信那是智慧的傑作?
十一、記得餵鴨子。vvv

---

超好笑怎麼會這樣XDDDDD
尼爾蓋曼太強大了XD

2008/10/06

Crowley/Aziraphale中毒

  「你確定這樣不會遭天譴嗎?」阿茲拉斐爾陷入左右為難的狀態,「你知道、我們天差地別。你是惡魔,而我⋯」
  克羅里接下去,「而你是天使。對、我打從伊甸園還在的那時就知道了,我也不可能忘記。」
  「那你確定我們兩個接吻真的不會遭天譴嗎?」

  事實上,剛才在燈光、音樂和一點點酒精的催化之下,氣氛剛好達到適合做一些比牽手更進一步的行為。但阿茲拉斐爾完全毀掉了一切,這讓克羅里忍不住在心中喚了聲上帝。他只敢在心中這麼偷偷地喊,他可沒那麼笨。

  「好吧、你覺得不妥就算了。」克羅里的口氣中並沒有任何抱怨或不耐,但也稱不上體貼。
  阿茲拉斐爾看著克羅里安份地靠進沙發中,感到無所適從。三秒之後他做了個決定,並在暗自向自己的老闆(通常人們習慣叫他「上帝」。)請求諒解,或者希望他根本沒看見。
  接著他主動湊上去,吻著克羅里。後者熱烈的回應。
  克羅里的手輕柔地鑽進阿茲拉斐爾的襯衫。天使的身體很溫暖、很光滑,像是絲綢的觸感。然後他伸手想解開扣子,阿茲拉斐爾強迫自己離開克羅里的嘴唇。
  「唔嗯、你確定這是個好主意嗎?」他臉色紅潤,輕輕地喘息著。蹙著眉的樣子讓克羅里慾火上升。
  誰還管得了這麼多?惡魔心想,並繼續剛才的吻。

---

我不只中毒,我已經病入膏肓了哈哈。
15禁對我而言已經是極限了,我太久沒寫床戲了。練練手感之後再來繼續(喂)。

2008/09/27

JLU-02【For the Man Who Has Everything】

1/32/33/3


這集的開頭本來是Bats和Diana一派輕鬆(笑)的要去Supes的北極基地送生日禮物(為什麼只有他們兩個這就要問製作組了XD),不過到了那裡才發現Supes被Darkseid帶來的某種植物控制了心靈,Bats拼了命喚醒Supes(喔這段真的很萌v),但換做他自己被這植物控制,不過Bats在Diana的幫助下很快就掙脫了,最後是Darkseid自作孽不可活的下場。

其實整片一開始我還以為這兩個人是在約會呢XP由Diana駕駛這點真是說不出的微妙(笑)。
下了船艙往Supes那兒走去的路上,Bats和Diana討論(或者說爭執)帶了什麼禮物那段實在太可愛,Bats那一聲「NO~」真是萌到不行/////(捧頰)。原來Bats認為Supes是the Man who has everything啊,不過我看到片名的第一個想法是:那指的應該是Bruce⋯⋯⋯
Supes內心最渴望的事物其實很容易猜到,不過我要說,他的小孩實在不夠可愛(毆),不過老婆是很正啦,Lois的氪星版v
Supes哭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讓我很火大。
Bats在看到Supes變成這副德性(?)時脫口而出的叫法是Kent,我當下覺得實在是有夠生疏的,但後來他設法要喚回他時卻改口叫他Clark,好萌v想用工具把那植物從Supes身上弄下來但不成,所以生氣地把那工具摔到地上那動作也好萌v我知道他一定很愛他//////
Bats被觸手纏住那幕太糟糕了!!!!!!!(血崩)後來露出愉悅的笑容也讓我覺得好糟糕,製作組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啊(掩面)?
不是Supes幫Bats弄掉觸手讓我有點生氣(喂)。

雖然結尾↑被我寫成這樣不過這整片是很萌的(認真),衝著那聲「NO~」我可以Loop很多次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