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5

【MTMTE】The Teacher And The Student(Percy/BS)

  Perceptor習慣性地踩著校園裡的小徑,步向自己的研究室。其實這路徑比起走正規道路還要遠上一些,土壤甚至是泥濘的,但Percpetor很喜歡這條小徑,綠蔭盎然、人煙稀少。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夠盡量減少交際的機會。於大學教書的這幾年來,他越來越搞不懂自己當初選擇這職業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日日勉強自己掛上笑容,應付無心聽講的學生、虛偽自大的教授們,到底能得到什麼?但事到如今要辭職也難,Perceptor知道校長大概會千方百計逼他留下。
  突然一陣悶響分散了Perceptor的思緒,他四處張望,卻什麼也沒看見,但悶響卻持續不斷,那種拳頭扎扎實實埋入肉中的聲響。突然,Perceptor對事發地點有了個底,他往更前方走去,來到兩棟校舍之間的一個細小巷子,果然看見霸凌現場。
  「喂、你們!」
  兩個高壯的男學生一見到Perceptor,立刻遮著臉落荒而逃。
  「嗚呃……謝謝你啊,老師。」
  Perceptor這才看清倒在地上的男孩是自己的學生BrainstormBrainstorm的衣服髒亂不堪,羊毛背心被扯出一個大大的洞,額頭腫了個包,嘴角淌血。Perceptor拾起早已變形的眼鏡遞給Brainstorm,並將他倚著自己肩膀,慢慢扛了起來。Brainstorm難得一聲不吭,大概是太痛了。Perceptor一面走著,一面側目打量著他的傷勢,同時也注意到他抓著書包的力道之大,彷彿在保護什麼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把Brainstorm安置在研究室的沙發上後,Perceptor拿出醫藥箱。
  「為什麼被揍?」
  「哈哈……老師你連這種時候都這麼開門見山,不先關心我一下嗎?」Brainstorm說完哀叫起來,他一直不是個耐痛的人。
  Perceptor癟嘴瞪了他一眼,口氣不耐的說,「你連這種時候都這麼囉嗦嗎?」
  「你很壞耶,老師。」Brainstorm咧開嘴試著微笑,但嘴角的痛楚構成阻礙,反而形成一個呆滯的表情,「因為我不給他們看書包裡的東西,所以就被揍了。」
  「所以那裡面究竟裝了什麼呢?」Perceptor撥起Brainstorm散亂的瀏海,檢視額頭上的腫包。
  「不行喔,就算老師用這種親切的口氣問我,我也不會說的。」Braisnstorm迎上Perceptor的視線,看見對方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他不禁咯咯笑。
  「不會是在販毒吧你?」
  「你把我看得太貶了吧老師……雖說製毒對我來說很簡單。」
  Perceptor嘆了口氣,闔上醫藥箱。「好了,你就先在這好好休息吧,晚點我會把你送回宿舍。」
  Brainstorm突然無力地抓住Perceptor的手腕,掙扎著將書包地給對方。
  「在我睡覺的時候,要幫我好好保管喔,老師。」
  「不怕我偷看嗎?」
  「老師才不是這麼無聊的人,對吧?」
  Perceptor有時覺得真拿這學生沒轍。


有一點點傲嬌的Percy和(因為痛到不行所以)沒這麼煩人的BS。

2013/04/28

【TFP】一起。(KOBD。架空擬人)


  Breakdown在遊廓(註1)裡是個特別突出的太夫(註2,長相固然出眾,異國人特有的黝黑的膚色使他成為出格的存在。
  十幾年前還是嬰兒的他在遊廓圍牆外被發現,幾年後開始跟隨著當時的太夫Megatorn作見習遊女。學習的過程十分辛苦,Breakdown的才藝並不特別出眾,程度大約只與格子(註3相當,也無法如其他花魁(註4那樣舌燦蓮花,但他特殊的容貌和自然大方的態度仍是吸引了許多客人光臨,因此升格為太夫。
  另一個讓Breakdown顯得特殊的原因是——他至今仍是處子之身。不少客人由於這點獨鍾與他,覺得Breakdown在這個虛浮華靡的遊廓裡有如珍寶,一顰一笑都令人感到無比清新。當然,有時也拗不過仗著自己銀兩飽滿就橫行霸道的客人,對自己身為花魁這點仍是有自知之明的Breakdown,會吞忍著替客人以口或手處理。
  但光是這樣仍不滿足的對象總是大有人在。比方今晚的客人。
  Knock Out拉開拉門時,看見Breakdown坐在疊蓆上,右手臂淌著冉冉鮮血,但望向自己時露出的笑容卻十分燦爛。
  「晚安、醫生。」
  「這次也太嚴重了吧。」對於對方親切的招呼,Knock Out只是點個頭回應。他單膝跪在Breakdown身邊,小心翼翼地捧起受傷的手端詳。「你最近傷得有點頻繁了吧?不是告訴過你要好好保護自己嗎。」
  Breakdown搖搖頭,「那位先生一直摟著我不放,我請他離開,他一氣之下砸了盤子,我不過是被碎片劃傷而已。這點傷不算什麼,反正那位粗魯的客人沒法再進到遊廓了。」
  Knock Out打開醫藥箱,替傷口消毒上藥。
  「⋯⋯為什麼這麼堅持?」沈默了一陣子後Knock Out這麼問,視線並沒有看向Breakdown,「既然不想賣身,那一開始就不該當花魁。」
  「我不想跟不愛的人發生關係。」Breakdown看著Knock Out為自己纏著繃帶的動作那樣溫柔,不禁微笑,「可是我在這裡長大啊,醫生,除了當個花魁我什麼都不會。」
  聽到這裡,Knock Out本來流暢的動作突然頓了頓。這遊廓裡的花魁們幾乎都是他負責診療的,但他對Breakdown的印象特別深刻。面對Breakdown時,他沒辦法擺出他平時那副吊兒啷噹的模樣;與Breakdown談話時,總讓Knock Out格外心疼。
  「如果能逃走就好了。」Breakdown說,「跟心愛的人一起。」
  Knock Out的視線迎上Breakdown的,令他忍不住吻了上去,手指交扣。卻又急忙退開。
  「不行 你知道規矩的,Breakdown⋯⋯Knock Out慌忙地清了清喉嚨,「Breakdown太夫。」
  Breakdown不管。他受夠規矩了。他只愛Knock Out,一輩子都會只愛Knock Out一個人。
  「醫生,我們一起逃走吧!」

***

嗯來點浪漫的。XD
其實很OOC挖災但可愛嘛!

*

1:集中官方認可妓院以圍牆、水溝等所包圍的區域。。
註2:地位最高的娼妓。
註3:地位第二高的娼妓。
註4:娼妓的統稱。

2013/04/08

【TFP】Bad Habit(KOBD)

  「幹。」
  房門都來不及關上髒字就脫口而出。Breakdown知道Knock Out剛剛一定又被Lord Megatron訓話。他在內心嘆口氣。
  「這地方真他媽的待不下去。」Knock Out氣呼呼地躺上床,雙手撐頭翹起二郎腿,「操他媽的。老子哪天真的走人讓你們全都爛在這裡等死!」
  「⋯⋯Knock Out。」Breakdown終於聽不下去,放下資料板,「嗨。」
  正在氣頭上的Knock Out被這突如其來的招呼弄得不知所措,他這才發覺自己回房間後連正眼也沒瞧Breakdown一下。而且,Breakdown最討厭他講髒話了。Breakdown是沒這麼表示過啦但他可清楚的很。
  呃。Knock Out做不出個像樣的笑容,只好尷尬地嗨了回去。
  他們就這麼互看——嚴格來說,是Breakdown用批判的眼神瞪著Knock Out——長達五秒左右。Knock Out一度想做鬼臉緩和氣氛,但他跑了跑邏輯系統後得到Breakdown會因此三天不跟他說話的結論,只好,放棄。
  Knock Out小聲地說句抱歉,Breakdown就轉頭回去繼續自己的工作了。
  一秒、二秒、三秒。
  好吧。
  Knock Out溜下床,用身子蹭蹭Breakdown背上的輪胎,臉湊近偷親他一口。
  「我有說你可以親我嗎?」Breakdown鼓起腮幫子。
  「已經親了咩。」Knock Out雙手環住Breakdown,在他肚子上摸來摸去,「我以後不說髒話了。」
  「⋯⋯⋯⋯⋯⋯⋯偶爾沒關係。」


***

只是想讓KO說髒話而已(滿面笑容)。

2013/03/22

【TFP&MTMTE】Intervention(KO&CD)

Crossover作。
基本上為什麼能Crossover我也解釋不清總之是可以的!(欸)



  「Who’re you?」
  「Chromedome. And you are⋯?」
  「Knock Out.」
  「從來沒聽過。」
  「彼此彼此。」Knock Out瞥了Chromedome一眼,視線不禁落到他胸前的Autobot標誌上。「你知道這什麼地方嗎?」
  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沒,不過對方的身影倒是很清楚。Knock Out端詳著眼前的陌生人,斷了左前臂,仍在淌血。紫色的能量液,與自己不同。Knock Out想著這或許只是個異常鮮明的夢。
  他走上前去,觀察起Chromedome斷肢的切口,看看自己能做些什麼。通常他從不對一個Autobot這樣照顧的,但Chromedome看上去憔悴得可以,再說Knock Out畢竟是個醫官。
  「你是醫生?」Chromedome任憑Knock Out碰觸。他感覺不到任何生理上的痛楚,自己擅自將此解釋為心痛遠勝於一切所致。
  「Decepticon首席醫官。無照的噢。」Knock Out壞心地笑笑,試著嚇  Chromedome想緩和緩和氣氛,對方卻毫不領情,依然是那副憔悴樣。「⋯⋯What happened to you?」
  「我害死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Knock Out開始替他焊接起傷口,「沒能在戰場上保護他,之類的?」
  「我親手殺了他。」Chromedome的聲音有些不穩。「⋯⋯It’s complicated.」
  Chromedome沒有想繼續解釋下去的意思,Knock Out也就不追問了。反正他對Autobots之間的愛恨情仇也不怎麼感興趣。
  「告訴你一件事——如果這能讓你感覺好些的話——我重要的另一半也已經不在了喔。不過不是我造成的就是了。」
  Knock Out說得雲淡風輕。Chormedome忍不住蹙眉看他。「⋯你怎麼能這樣輕易的談這件事?」
  「已經是好一段時間前的事啦。最初得知的時候當然很痛苦,想替他報仇;想離開Decepticons;甚至連一死了之這種念頭都有過。現在想想那時的自己總覺得很可笑。」
  Chromedome聽到這裡,低下頭。Knock Out看著他,空白幾秒。
  「你知道,即使自殺,事情也不會有任何改善。」Knock Out很認真地對Chromedome這麼說,認真到令自己驚訝的地步。勸戒一個Autobot又沒有好處,但他就是忍不住。
  「但我需要被懲罰,」Chromedome壓抑著衝對方大吼的衝動,「我必須被懲罰。不只是Rewind,我還傷害了太多太多人。死的人應該是我,為什麼是其他人?」
  Knock Out停下手邊的工作,看向Chromedome。黃色護目鏡後的光學鏡頭滿是淚水。
  「痛苦的情緒終究會過去的。」Knock Out輕輕覆上Chromedome的手。
  「你怎麼能這麼篤定?」Chromedome咬牙,「你是個Decepticon,傷害別人對你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況且你的夥伴也不是死在你手下!」
  「嘿!不要以為身為Decepticon就沒血沒淚好嘛!」Knock Out用力掐掐Chromedome的手,「你知道我沒能見到他最後一面嗎?連個屍體都沒能找著。過了好一陣子發現他竟然又上線了,滿懷希望地去找他卻發現是某個曾差點解剖他的骯臟人類操縱著他的機體。」
  Knock Out 鬆開對方的手。Chromedome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痛苦的情緒終究會過去的。」Knock Out再次強調。繼續他未完成的治療作業。
  「我不知道⋯⋯」
  「你那個重要的另一半——Rewind對吧?你希望他能永遠活著對吧?」
  「當然。」Chromedome用力點點頭。
  「那他一定也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不論他是否能繼續陪伴著你。」Knock Out焊接起最後一點點傷口,並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果,「你不能讓他失望嘛,是吧?」
  Chromedome的CPU一熱,猛地抱住Knock Out。Knock Out愣了幾秒,拍拍對方的背。
  「一切都會慢慢好轉的。」
  Chromedome只能點頭,什麼話也說不出。


***

可憐的Domey啊雖然錯幾乎都在你身上但還是忍不住想給你秀秀>_<

KO是個很好的傢伙吧XD

2012/11/28

【TFP】Height Difference(SQ/DW)


  「哥。」SkyquakeDreadwing的身後湊了過來,下巴靠在對方肩膀上,看著Dreadwing手中的資料板,「你不會真的想去做這什麼……看起來不太可靠的增高手術吧。」
  「是。」
  「可是你不矮啊。」
  「是喔,」Dreadwing轉過頭來給他個『Oh, come on』的眼神,「從你口中說出來還真有說服力。」
  「你幹嘛一直跟我比!」又不是我想要長得這麼高!雖然沒什麼不好!「你已經比高於平均身高很多了好嗎!」
  「我們是雙胞胎。」Dreadwing無奈地放下資料板,「雙、胞、胎、欸──」
  「雙胞胎又不見得凡事都會完全相同……」
  「先不管那個。」Skyquake搶走資料板扔到一邊,拍拍兄長的手,「我想知道的是,多那麼點身高有什麼實質意義嗎?」
  「高一點總是比較好保護Lord Megatron啊,像你總可以把他護在身後。」
  「所以有我就夠了嘛。」重點是,這麼一來就有理由讓哥哥避開最前線,「而且Lord Megatron也不缺護衛啦。」
  Dreadwing瞪他一眼,「另外,我不想老是要你幫我拿高處的東西……」
  「那是我們家櫃子太高了啦……況且這可以叫人來修改啊,又不是什麼要緊事。」
  「還有就是,我是哥哥耶。」
  「誰規定哥哥要比較高的?」
  「我很在意啊!」翅膀猛地一震,Dreadwing站起身,忿忿不平,「比方說大會的場合,我們分別站在Lord Megatron的兩旁時,那畫面有多……荒唐你知道嘛!我們明明長得一模一樣,可是你那麼高,我卻比Lord Megatron矮了整整一顆頭!」
  Skyquake驚訝地眨眨眼睛,他不知道Dreadwing竟然會介意這種小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我一直覺得Lord Megatron比較放心把任務交給你……」
  「哥你想太多了吧!」Skyquake拉住兄長的手,衝著他笑,「我覺得現在的哥哥就已經很完美了,沒有任何改變的必要。」
  「但是……」
  Skyquake站起身來,Dreadwing習慣性地抬頭望著弟弟的臉,Skyquake每次都覺得這樣的兄長特別可愛。他身子傾前,給Dreadwing一個輕輕的吻。
  「看吧我們身高差正好。」
  Skyquake的滿面笑容讓Dreadwing禁不住把臉別開,CPU轉得飛快。


***

結婚結婚。(?